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中共黑名單夢魘:幼兒到老人加入即成「危險人物」永不撤銷

異議人士、宗教信徒,任何被政府視為「危險分子」的人都會被列入黑名單,受到滋擾,就連7歲孩童和垂死老人也不例外。

中共黑名單夢魘:幼兒到老人加入即成「危險人物」永不撤銷
中共黑名單(合成圖)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中共正在廣泛收集香港爭取民主的示威者的身分信息,他們其中一些人已經在政府的「黑名單」上。擔心被政府「秋後算賬」的憂慮正在活動人士中蔓延。

德國之聲9月20日報道,一個名為「香港解密」的網站公布了香港近百名爭取民主的示威者、記者及政界人士的個人信息。文章指出,「該網站(「香港解密」)將個人簡介主要分為這三大類,上面有他們的大頭照、出生日期、電話號碼、社交媒體帳號、居住地址及其『劣跡』」。

「這個可疑的網站曝光後,數個中國官媒紛紛在微博(中國受歡迎的社交平台)分享相關訊息,」文章報道說,「他們鼓勵中國網民廣為轉發該網站信息,並呼籲中國網民一起逼這些名單上的人『摘下面罩,揭露身分』。雖然目前尚不清楚是誰向『香港解密』洩露了這些信息,但香港沙田區議員趙柱幫在個人臉書專頁上表示,有一名受害者(身分被『香港解密』暴露的人)向他表示,他認定自己的信息是由中國公安洩露出來的。」

中國官媒《人民日報》9月18日發布評論,表示港府正在推行所謂的《禁蒙面法》,並稱示威者應該「不畏懼公開面孔」。香港親中共政府的議員似乎也贊同那個觀點,並且聲稱禁止抗議期間蒙面,會幫助結束香港的混亂。

種種跡象表明,在中共多種方式的推進下,一個香港版的「黑名單」體系即將成形。那麼在大陸,這個業已成形的「黑名單」懲罰制度是怎樣運作的呢?

哪些人會被列入黑名單,什麼時候會被列入黑名單,一旦列入會持續多久,這些問題中國大眾都很難知曉。被從「黑名單」上移除的條件是什麼,上「黑名單」是否有年齡限制,從一些信徒的經歷中或許可見一斑。

7歲孩童也上黑名單

1996年,福建省一處呼喊派聚會點被警方查抄,警察在聚會點搜到一張受浸信徒的名單。據政府內部人士透露,時隔23年,政府再次要求調查名單上的所有人,包括當時只有7歲的孩子(現已30歲)。

「政府的黑名單沒那麼容易取消,只要發現名單上的人現在還有聚會的,抓住了就別想再出來了。」另一政府內部人士透露。

6月,湖北省一位年近九旬的癱瘓老人遭到警方盤問,原因是他是重生派信徒並且4年前聚會時被抓過,當年他因年齡太大免於牢獄之災,但從此就上了黑名單,直到6月他被警察問話兩天後去世。

一位鄰居告訴《寒冬》,這位老人病得很重,長期臥床,從去年開始生活就不能自理了。「就這樣中共還來騷擾他。」這位鄰居感到震驚,對政府殘忍的做法很不理解。

永遠被視作「危險人物」

2019年春節剛過,于女士就被僱主解聘回家。因為警察警告這名僱主不許聘用于女士,否則將會受到牽連。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于女士13年前曾經參加過全能神教會的聚會,被舉報後上了政府的黑名單。

雖然她此後沒有再參加任何宗教活動,但仍多次被調查。警方甚至要求于女士的家人拍下其上班時的視頻,並把錄像發給他們。在乘坐高鐵時被警察翻包,車票、身分證被警察拍照是常有的事。由於不願再碰到這樣的麻煩,于女士寧願待在本地。

在另一個案例中,遼寧撫順市的一位居民18年前為了身體健康練了幾天法輪功,得知政府打擊法輪功後,她就沒再想過練法輪功了,即便如此,警方還是反覆訊問她關於法輪功的事,還逼她簽署保證書,確認她已經退出法輪功。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位女士仍然在政府的黑名單上,仍屬於被調查的對象。警方最近一次到她家查問是今年5月,此前警察幾次到她家時還會對其無故搜家。

可見,在中共看來,任何人只要曾經被政府定為有「不軌」行為,就會永遠被視作「危險人物」,列入「黑名單」。上「黑名單」容易,下「黑名單」卻很難。

在大陸,被政府定為「製造麻煩的人」列入黑名單意味著出行受限;失去工作機會;被長期監視、管控;每逢重要政府會議和重大事件紀念日(如天安門大屠殺紀念日)必被以「維穩」的名義嚴加控制;親屬、子女遭到「特殊」待遇,比如不能到政府機關從業、不能被軍隊錄取等。顯然,香港示威人士一旦被掌握身分信息,情況會更糟糕。

隨著政府的鎮壓行動愈演愈烈,走上香港街頭的人們,即使是孩童,也完全有理由戴上面罩,掩蓋身分。《寒冬》每天都在報道中國大陸異議人士和宗教信徒遭受迫害的實證,這些實證就是香港示威者這麼做的充分理由。

 

寒冬記者  王安陽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中共黑名單夢魘:幼兒到老人加入即成「危險人物」永不撤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