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新聞界能為化解「維吾爾人危機」做什麼

每天接觸《寒冬》關於維吾爾人危機的報道,了解公民社會能在多大程度上受這方面的報道的影響。或許每報道一篇,我們就前進一步。

新聞界能為化解「維吾爾人危機」做什麼

作者:馬可·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

以下評論發表於2019年6月7日「正視中國的暴行,對維吾爾人權危機作出全球性反制」國際會議(Confronting Atrocities in China: The Global Response to the Uyghur Crisis)的「媒體合作」座談會期間。2019年6月6日至7日,該國際會議在華盛頓特區的喬治·華盛頓大學(GWU)艾略特國際事務學院(ESIA)舉行,由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orld Uyghur Congress)主辦,維吾爾人權項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維吾爾裔美國人協會(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和喬治·華盛頓大學的中亞項目(Central Asia Program)協辦,資助方是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座談會由自由亞洲電台維語部主任阿里木·塞依托夫先生(Alim Seytoff)主持,出席座談會的除了筆者外,還有德國記者哈拉德·馬斯先生(Harald Maass)、土耳其記者及華盛頓特區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穆斯塔法·阿克約爾先生(Mustafa Akyol),以及土耳其記者麥爾維·謝布南·歐魯奇女士(Merve Sebnem Oruç)。

先生們、女士們,色蘭(السَّلَامُ عَلَيْكُمْ,意思是祝你平安)!面向這樣一群與會者,我以自己的名義使用這個阿拉伯式問候語,可能聽起來有點居高臨下的感覺,但是請相信,我是真心的。

非常感謝大家給我這個機會在這麼重要的會議上發言,討論中共因新疆維吾爾人民的宗教信仰和種族對其進行殘酷的迫害。

幾十年前,「絕不讓歷史重演(Never again)」這個口號引發了全世界對猶太人遭到種族滅絕的關注,希望類似的事情永遠不要再發生。然而,歷史一再重演,如今正在中國上演。這就是我們永遠不能降低對維吾爾人現狀關注的原因。所幸最近幾個月媒體開始關注此事,將很多維吾爾人的苦難呈現給大眾。但這還不夠,因為中共政府的態度根本沒有轉變,迫使我們大家需要再加把勁。

天安門大屠殺30週年紀念活動剛過去三天,能在這樣一個富有真知灼見、發人深省的會議結束之際發言,我感到無比的榮幸。我衷心感謝主辦方邀請我從世界的另一頭來到這裡,我特別感謝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先生(Dolkun Isa),早在今年1月31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歐洲議會上,他已好意邀請我參加今天的會議並發言。

聽了今天上午感人肺腑的見證,我不知此時說什麼才好,也許很難讓大家感興趣,但我只想說,從今天下午開始,我會一直支持你們。

我是一名意大利專業記者,靠通訊報道為生。今天這個名為「媒體合作」的座談會安排得非常好,專門討論媒體應該如何報道維吾爾人的悲劇。與其他與會人員一樣,我也收到了要求,讓我分享報道這個問題的經驗,以及盡力設想公民社會能在多大程度上借助這方面評論報道的經驗。

另外,今天我以《寒冬》主任的身分和大家交流,談一談維吾爾人的危機,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向大家說明和傳達我的同事們對這個話題的感受和感想。我的同事遍佈三大洲,來自不同的國家,包括主編、副主編、新聞編輯、作者、新聞記者、報料記者、通訊員、撰稿人、網站管理員和翻譯人員,他們孜孜不倦地工作,絞盡腦汁,全天候不間斷地將資訊傳遞給公眾,組合成了一支致力於揭露真相、捍衛自由和正義的出色團隊,我在此對他們每一個人說聲「謝謝!」

請不要誤會,我們並不是英雄,我們只是網絡雜誌工作人員,專門報道中國的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今年5月2日,我們創刊剛滿一週年。我們的報道對象包括所有受中共迫害的宗教團體,我們盡我們所能捍衛所有宗教信仰。事實上,我們堅信,和任何其他政權一樣,中共無權限制信仰自由,無權限制任何信仰的公開表達。

《寒冬》自創刊開始,便與來自不同國家的多位學者、記者以及人權活動人士攜手合作,共同為無法發聲的群體發聲。《寒冬》的獨特之處在於擁有數百名通訊員,遍及中國各省,也就是說,我們發布的材料是由被迫害、被壓制的民族或團體提供的。
許多人對我們不拘一格的工作心存敬意。我之所以自豪地公開這麼說,沒有半點不好意思,不是因為我勇氣可嘉敢發布這些報道,而是因為我們有許多記者和通訊員,他們冒著極大的危險不斷報道中國的人權新聞以及各宗教團體所遭受的迫害,為本刊提供大量的獨家圖片、視頻。所有功勞和榮譽應該歸給他們。

《寒冬》因發布令人震驚的視頻而聲名鵲起,比如首次發布的從內部流出的系列獨家視頻——《新疆又一關押維吾爾人的教育轉化營曝光》,還有反映父母遭關押的新疆維吾爾兒童被囚在所謂的愛心學校、愛心幼兒園,接受中共全日制「再教育」的獨家視頻:《維吾爾兒童被集中洗腦》。

新聞界能為化解「維吾爾人危機」做什麼

記錄宗教迫害

的確,我們的記者工作非常出色,並一如既往地繼續努力:這不是我們自吹自擂,而是中共自己說的。事實上,2018年8月至12月,我們有45名中國大陸供稿人和記者因採稿、拍攝中共在中國大陸迫害宗教信仰、侵犯人權的事件遭到中共政府抓捕。新疆伊犁、哈密等地共22人被抓,其中4人隨後獲釋,其他18人的具體情況不詳,至今下落不明。在這些被捕的人當中,就有那位勇敢拍攝上述反映新疆教育轉化營獨家視頻的記者。新疆教育轉化營關押著至少有100萬維吾爾人,他們只因是信徒,是少數民族,便遭此厄運,很多人遭到了酷刑。

被抓捕的45人都被關押、提審過,罪名基本上都是「洩露國家機密」或「涉及境外勢力滲透」。有些記者被送到「法制教育中心」接受強制洗腦。所幸總共有23人被關押一段時間(有的人被關押一個月),隨後就被釋放了,但所有人目前都被嚴密監視,致使他們無法再為《寒冬》工作。另外的22人仍被關押,但我們不知道他們的命運會如何,連他們在哪兒都不知道。請記住:大多數失蹤的記者都是因為報道維吾爾人受壓迫而在新疆的抓捕行動中被捕的,即使有些記者並非維吾爾人。

在此我還要強調,有些被抓捕的人,警察根本找不到他們向《寒冬》發過材料的證據。這很重要,因為我們知道《寒冬》,尤其是我們的記者和通訊員,已成為中共的目標。還有其他記者也被捕了,只是目前我們還不知道確切數字。

對中共而言,記錄中國的宗教迫害是嚴重的「犯罪」,但如果把這些記錄材料放到《寒冬》的網站上,則罪加一等,「有罪的」記者命運自然就會變得更加多舛。

因此,我就此次座談會指定的主題來聊聊我的第一手工作經驗。在報道中國的宗教迫害這個領域中,尤其是維吾爾人的悲慘遭遇方面,報道新聞的工作不是最重要的,而溝通的工作則往往才是最重要的。就好比你能生產最好的產品,但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向公眾兜售你的產品,就會浪費時間和金錢。如今這一點無人不知,特別是政界人士,他們在溝通時面臨的難處比在工作時面臨的難處更大。因此,雜誌、電視、電台和互聯網都是戰略工具。也許你只是學者或活動人士,團體雖小,但如果你知道如何跟公眾溝通,一樣可以取得大的成就。現在,通過帶高清攝像頭的智能手機(但請不要用華為或中興)、平板電腦和互聯網,就能達到跟媒體一樣,非常簡單。

《寒冬》「嘗試」

下面我舉三個例子,並表達我的謝意和敬意。第一個例子是2018年12月由美國紐約市約瑟夫·羅特先生(Yosef Roth)和科比·約翰遜女士(Corby Johnson)這兩位非維吾爾人士共同創立的「維吾爾集會」(Uyghur Rally),這個團體雖小,成效卻不錯。雖然錢不多,但他們為達到目標不斷努力,更重要的是,他們知道如何吸引媒體注意,為他們的公開活動和快閃迅速擴大影響力。

第二個例子是孜巴·木拉提女士(Ziba Murat),她現已退休的母親古麗仙·阿巴斯醫生(Dr. Gulshan Abbas)醫術精湛,卻被送進中共稱之為「新疆維吾爾族職業培訓學校」的教育轉化營,隨後失蹤。她決定為媽媽做點事情,便通過一些普通朋友聯繫到《寒冬》,交給我們一篇措詞簡單優美的個人見證文章。今年母親節當天,我們非常樂意地為她發表了這篇文章

第三個例子是我們《寒冬》。前面提過,我們的記者和通訊員工作非常出色,但如果沒有眾多朋友的響應和支持,那麼關注《寒冬》的只有一些業餘活動人士和學者,不會像現在有那麼大的一個讀者群體。我在此列舉一些朋友,他們是: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維吾爾人權項目、維吾爾裔美國人協會、自由亞洲電台、香港自由新聞(Hong Kong Free Press)、《大紀元》、捍衛自由聯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人權無國界(Human Rights Without Frontiers)、歐洲信仰自由聯盟(European Federation for Freedom of Belief)、歐洲宗教自由宗教間論壇(European Interreligious Forum for Religious Freedom)、國際宗教自由圓桌論壇(InternationalReli gious Freedom Roundtable)、國際難民宗教自由觀察站(International Observatory of Religious Liberty of Refugee)、亞洲新聞通訊社(AsiaNews)、對華援助協會(ChinaAid)、意大利瑪麗亞廣播電台(Radio Maria)。

我歸納總結一下。我們就像大衛一樣在對抗歌利亞。但是若我們有優秀的報道,有巧妙的溝通,那麼在某種程度上,「歌利亞」在原地躊躇時就會遭到打擊。請記住,我們45名記者和供稿人就是因為他們優秀的報道和巧妙的溝通讓中共抓狂才遭到抓捕的。常言道,團結就是力量。如果我們眾志成城,如果我們聯成網絡,我們的小股力量就會倍增。為了揭露真相,為了捍衛自由和正義,也為了做好工作,《寒冬》「嘗試」把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士(新聞記者、學者、活動人士和流亡人士)以及不同宗教(甚至是無神論者)凝聚在一起。恕我直言,這個嘗試就是一個模板,應該普及和複製。作為公民社會中的一員,我們每一個人,不管是不是公眾人物,不管出不出名,都可以開始通過這種簡單方式,實實際際地為化解維吾爾人危機做點什麼。

我當然不是穆斯林,也不是維吾爾人,但我目睹他們天天遭受的苦難,已學會了愛護維吾爾穆斯林同胞。這是公民社會的另一項任務:公民社會應當成為新聞的放大器,讓我們每天早晨一睜開眼就能讀到這些新聞。公民社會必須壯大我們的隊伍,必須震撼沉默的人、喚醒昏睡中的人,不應該永遠只會聽命於主子。今天要達到這個並不難:通過郵件列表、博客、視頻博客、社交媒體以及良好的傳統社交活動和口口相傳。與所有極權主義政權一樣,中共害怕老百姓,害怕言論自由,害怕新聞自由,害怕心明眼亮的公民社會。沒有讀者,新聞記者就什麼都不是,只有讀者理解他的用心後站起來採取行動,他才是真正的新聞記者。

謝謝大家!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新聞界能為化解「維吾爾人危機」做什麼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