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戴耀廷:双普选意识正趋向港人命运自主意识

因煽惑罪被判入狱的香港大学法律副教授戴耀廷不久前获保释,准备明年二月的上诉聆讯。他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反修例运动的扩展,反对派人士在争取重启政改,落实双普选的诉求中,有迹象显示他们已有更深层次的命运自主意识,这种超越“高度自治”的主体意识将会贯穿在未来的抗争运动中。

戴耀廷认为,反修例运动已转化为争取双普选运动,如果港府和中央回避双普选问题,运动难以停止,即使近期缓和下来后仍有机会在不久的将来重燃战火。

戴耀廷在2014年“雨伞运动”后对于中央政府作出让步还抱有一线希望,现在看到北京对反修例运动的强硬态度,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林郑正式撤回修例后,提出的四大行动措施没有得到反对派阵营的积极回应,特首下区对话的举动被认为作秀,未能产生正面反应,反对派的焦点集中在五大诉求上,因此建制和泛民两大阵营的博弈仍在炽热状态。

他说,抗争运动会以不同的形态持续下去,和理非和勇武结合是常态。街头的激进行动是否会冷静下来,要看10月4日区议会参选报名开始后反对派采取何种策略,只要是对民主派胜选区议会有利的方式,抗争模式可能会相应调整。“风云计划”已经完成,约30名“风云战士”将参选区议会,而反修例运动发生后出现了很多自愿参选的反对派人士,基本已填满452个席位的竞选位置,形势对民主派有利。今年的区议会选举实际上是一次变相公投,对反修例和五大诉求支持与否将成为参选人政纲的分水岭,政治将会压倒民生事务成为选举的指标。

如何解决目前的运动僵局?戴耀廷坚定地表示,林郑一定要辞职,这对中央来说其实是好事,如果中央同意她辞职,便意味着对香港的政策有改变。林郑迄今没有辞职,是因为中央不让她辞职,说明还没有想好调整对香港的政策。如果中央要林郑辞职,就意味著有了别的政策选项。路线的选择无非是一硬一软,更强硬的的路线,可以选何君尧做特首,或者重新任用梁振英。软的路线可以是重提普选日程,时间可能推到2027,起码可以争取多一些时间。他希望林郑自己主动辞职,就可以逼北京做决定,化被动为主动。

戴耀廷在研究中发现,争取双普选的诉求已经有一种深入发展的趋势,就是香港的集体命运意识超越了双普选,民众的要求变得更多更广泛,未必是港独诉求,大家都隐隐约约感到了一种比双普选更深层次的诉求形态,隐含着香港人命运自主的诉求,这种主体意识不断凝聚着,积累到一定程度后,运动的发展方向可能改变。

戴耀廷说,眼下特区政府的管治越来越艰难,香港问题已经国际化,也涉及中国内部的政治斗争,按常理推测和中共的本赉,中共内部一定会有不同声音,不是明斗也有暗涌。中共在未来几年,会更加不稳,经济向下走,可以估计,在未来2-3年,香港下一波抗争会再次爆发。

戴耀廷谈到了一种香港未来可能具备的独特形态的地位,国际社会促成和认可的特殊地位。他说,如果中国政治剧变,香港如何定位自己?香港过去没有很强的命运自主意识,现在有了,未来几年这种意识会更强,香港人要争取的不单止是双普选的问题了。香港未来或可确立一个独特的,而不是独立于中国的国际地位,也不是中英联合声明确立的,而是一种诺贝尔奖得主Paul Romer称为charter city(宪章城市)的概念。这种地位可以由中国认可,或是得到国际社会认可。

戴耀廷说,“宪章城市”的产生条件必须是:1)中国发生了制度变更;2)香港人有了很强的主体意识。除了“宪章城市”,当中国政治制度出现根本改变时,还可以选择联邦制或者邦联制。因此中共必须认识到,在发展到这个不可逆转的节点之前,给香港人双普选,这是聪明的做法。

戴耀廷认为美国国会最终通过《香港民主人权法》的机会很高,但是即使法案通过后,也不会有即时的影响,象征意义多些,还要看美国的行政部门如何执行,可能要视乎国际局势和中美关系的变化,执行中存在缓冲地带,但是从心里上会产生“寒蝉效应”,对香港的官员有影响,例如选举主任要慎重考虑是否DQ参选人等。

转自:博讯

Post Views: 57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戴耀廷:双普选意识正趋向港人命运自主意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