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真普选”没戏 – 北京强硬回应港人诉求

刚刚过去的周末,中国官媒《人民日报》发表社评称,”双普选“是香港反对派和激进分子的终极诉求,是借“民主”幌子“反中乱港”的明证。而于此同时,香港示威者也继续坚守”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立场。

这篇题为《何为民主的真正意义》 的评论写道:”修例风波发生以来,反对派和一些激进分子提出了五项诉求,而终极诉求就是实行’双普选’。但实际上,他们想要的不是稳健的民主,而是激进的民主;不是造福香港的民主,而是为一己私利的民主;不是中央主权之下地方行政区域的民主,而是回避中央主权的独立政治实体的民主。”评论称,示威者的诉求”不仅与民主的真谛格格不入,更触碰到了’三条底线’。” 按照北京的说法,所谓”三条底线”就是”绝对不能允许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绝对不能允许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绝对不能允许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

“真普选”没戏 – 北京强硬回应港人诉求

9月22日,香港再度发生警民冲突。

九月三日,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杨光就已明确表示:”香港的普选制度必须始终坚持一个基本的原则,那就是它必须符合香港的政治地位”。””他们(反对派)想要的普选制度,就是要超出《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能够选出一个可以代表他们立场、可以不对中央政府负责的行政长官,从而为他们夺取香港的最高管治权铺平道路,”他还这样表示。”有这种想法的人,是打错了算盘。”

北京官方口吻日趋强硬的同时,香港示威者周末也再度打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横幅,以示他们坚持到底的决心。《基本法》中虽明确规定”双普选”是”最终目的”,但在如何以及何时实现这一最终目标方面则语焉不详,这也就为日后旷日持久的争论和危机埋下了伏笔。香港政治学家郑宇硕对德国之声表示:”香港人要求直接选举行政长官和立法议员是理所当然的要求,因为这是基本的人权。而近三个月送中条例引发的争执更使香港人认识到,他们必须有一个由港人选举、对港人负责的行政长官, 而一个只会听命于北京的行政长官是不会保护香港人利益的。这也是这场危机给香港人最大的教训。”

“真普选”没戏 – 北京强硬回应港人诉求

政治学者郑宇硕:以条件不成熟为由拒绝普选,显然很难令港人信服。

主权回归22年以来,香港一直在实行着一套较为复杂的选举方式。比如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由来自不同界别的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立法会议员选举半数席位为一般选民选举直接选举产生,另外一半席位称作”功能组别”的代表。郑宇硕表示,在香港实现普选的问题上,中央政府一直在采取拖字诀,声称”条件成熟”时方可实现双普选,但却拒绝说明何为”成熟条件”。郑宇硕认为,香港是一个发达的国际大都会,以条件不成熟为借口拒绝普选,显然很难让港人信服。

1997年香港主权回归中国之后,围绕实现民主和直接选举的争论就从未平息过,而中央政府和香港民主派在此问题的分歧也日趋明显,那么,双方在普选问题上还存在调和的可能性吗?郑宇硕教授对此并不乐观。他说:”即便是香港民主运动的成员也都清楚,北京在可预见的将来是不会给港人民主权利的。但香港人的一个基本感受是,我现在还有机会表达自己的诉求,明天可能连这种机会都没有了。这就是目前大家的普遍心态。”

转自:DW

Post Views: 42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真普选”没戏 – 北京强硬回应港人诉求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