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中国数字版“老大哥”瞄准企业界

中国正将海量公共和私有数据输入一个庞大数据库,意在加强对近14亿人口的控制。

而企业界已成为最大目标。

据官方媒体、政府文件和专家表示,北京正不断集聚现分散在各政府机构和行业协会的数据——包括法院判决、薪资数据、环境记录、侵权行为、甚至员工中有多少党员——并将其用以给企业及企业运营者评分。

得分低的公司可能会被禁止借贷或完成其他基本任务。其所有人和高管的银行账户可能会被冻结或被禁止出行。

这不只针对中国企业。在发给企业的信函中,官员们威胁美国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和达美航空(Delta Air Lines),如不顺从北京的意愿,他们的记录上将留下污点。联邦快递可能会面临类似惩罚。

中国称之为社会信用体系。到明年,中国领导人希望开始一项着眼于个体奖惩机制的宏大的全国计划。计划旨在照搬美国及其他地方常见的信用得分体系,并在一个执法不一致的国家驯服人们的行为。

公民自由意志主义者警告,这将制造一个闯入中国人日常生活的数字版“老大哥”。不过该体系尚未大规模落实到个体身上。

而对于许多企业,社会信用已成为生活中的一个事实。9月份,中国中央经济规划机构宣布已完成第一期对3300万家企业的评估,给他们的打分从好到差为1到4分不等。中国希望通过利用自身不断加强的大数据和自动化技能,某一天能使其成为全国性的管理手段,帮助中共保持企业界的秩序。

“它是要影响企业的决策,使其遵循中共的意愿,”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研究员萨曼莎·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说。

现年30岁的某丝绸厂所有人的女儿洛伦·费(Loren Fei)已被列入企业及企业主黑名单。她表示,因为父亲付不起账单,她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丢了工作,也无法出行。

“我家人真的想要还钱,但这个体系让这变得不可能,”洛伦·费说。

当局在测试用该系统作为强迫手段,让外企接受中共政治观点。

据《纽约时报》查阅的一封发给联合航空的信,中国民航局官员去年曾致函联合、达美和美国航空,表示如果它们的网站不将澳门、香港和台湾列为中国的一部分,其信用评分可能受影响。得分低可能会导致被调查,银行账户可能会被冻结,本地员工流动受限或受到其他惩罚。

联合、达美和美国航空代表确认已更改网站内容,但拒绝专门就此事置评。

社会信用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试图加强国家控制的一个方面。当局另外还在安装人脸识别技术及其他监控系统,以压制异议、制止犯罪。他们在对媒体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并采取行动使党在企业和课堂上发挥更大作用。

中国数字版“老大哥”瞄准企业界
中国政府威胁要把联邦快递列入它认为不可靠的外国公司和人员名单。 REUTERS

如应用于企业,社会信用体系将给中国带来相当大的益处。虽然采取了威权主义的统治方式,中共在确保企业守法方面一直效果不佳。政府部门之间相互竞争、效率低下,阻碍了执法。地方政府也会袒护强大的企业。结果造成污染泛滥、违反劳动法行为猖獗及其他问题。

例如,洛伦·费表示,急于发展经济的地方政府多年来一直纵容她家的丝绸厂违反环保规定。工厂后因环保原因被关闭。

但专家表示,如果数据不准确或惩罚措施破坏性过分强,企业几乎无处申诉。

“统一奖惩系统显著增加了这样的潜在风险,一项违规行为会在你营业期间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直到你遭到雪崩式的处罚,让你无法运营,直到你解决这件事,”策纬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的数字研究主管肯德拉·舍费尔(Kendra Schaefer)说,该公司最近发布了一份关于社会信用的报告

外国公司表示担心会受到商业合作伙伴的拖累。例如,德国巴斯夫化学公司(BASF)有责任确保其中国合作伙伴保持环保合规。

“他们向我们的供应链施加压力,要求我们解决环境挑战,”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首席代表、巴斯夫驻中国首席代表伍德克 (Jörg Wuttke)说。“这是一个明显的转变,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外国企业还担心,社会信用可能成为中美贸易战的武器。在上月的一份报告中,欧盟商会提到陷入这场贸易战的美国物流公司联邦快递(FedEx)。中国政府威胁将联邦快递列入其认为不可靠的外国公司和人员名单,称联邦快递扣留华为货物的行为违法。其中使用的措辞和社会信用很类似。

中国官员没有公布这份名单,也没有说将采取什么措施,但他们表示将平等对待所有公司。

中国六年前就开始详细阐述其建立社会信用体系的雄心,声称到2020年有望实现这一目标。尽管一些批评人士将其视为一种完全的社会控制形式,但它最初被设想为一种工具,用来管理这个大大小小的违法行为往往不会带来任何后果的国家。中国当局通常通过警察来施加社会控制,他们正在建立更严厉的独立系统,包括人脸扫描和DNA记录等生物特征数据。

但无论如何,事实证明社会信用很难用于个人。中国央行取消了将中国两大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广受欢迎的电子支付系统纳入数据收集的计划。只有很有限的一些地方进行了试点。

即使在这些地方,计划也没有产生什么影响。在访问中国东部的社会信用试点城市荣成期间,官员们表示,良好的信用分数能带来更快捷的入院就医手续,更容易获得贷款。但医院工作人员和教师表示,社会信用并未影响他们的工作方式。许多居民说不知道它的存在。

“我可能在什么地方听说过,我觉得这不关我的事,和我们村的生活没什么关系,”店主梁晓丽(音)说。此外,她还说,“我真的不在乎。干嘛要在乎?”

居民的奖励基于他们是否保持城市卫生等因素。官员们拿着记录板收集数据,分发自我评估表格。他们把得分最高的市民的照片贴在公告栏上。这些杰出人物很多时候都与当地的共产党领导人有关。荣成官员梁华英(音)说,他们得分是因为他们经常出现在官方活动中。

事实证明,该体系更适合于确保良好的商业行为。

社会信用体系汇集了不同部委和地方政府长期收集的各种黑名单,允许当局广泛、持续地惩罚违法者。但是,尽管中国正在构建一个全国性的社会信用体系,仍有数十个市级体系使用不同的评分方法。

丝绸厂所有人的女儿洛伦·费在2017年底出差时发现自己也在这个系统里,当时她买不到回家的火车票。然后她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了。她最终丢掉了金融分析师的工作。

洛伦·费曾代表她的父亲签署贷款协议。她已退休的母亲也在黑名单上,因为她是股东。她每月的退休金已被冻结。这个家庭目前负债几十万美元。如今在网上销售商品的洛伦·费说,她现在的收入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一。

她在网上建立了一个社区,里面的人都有和她一样的情况。一名男子告诉她,他曾是一名公务员,但在被列入黑名单后被迫辞职。

洛伦·费说,这是不公平的。“没有人想成为一个不诚实的人,”她说。

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Post Views: 59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中国数字版“老大哥”瞄准企业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