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胡少江:中国政府炮打李嘉诚和香港商业精英的三个内在逻辑

香港「反送中」的抗议示威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天,中国政府在陷入四面楚歌之际,突然开始左右开弓,一方面继续通过「黑警」野蛮镇压示威者,另一方面展开了对香港商业精英的抨击,香港富豪李嘉诚则首当其冲。中共中央政法委上周首先在微博发难,批评李嘉诚最近发表的关于平和解决香港困局的呼吁是「纵容犯罪」,《人民日报》则进一步指责李嘉诚和香港地产商人「只会打自己的算盘、囤地居奇」,似乎要将香港社会矛盾激化的责任推给商业精英们。

北京政府一反其在统战活动中惯用的温和语调,公开怒怼李嘉诚和香港商业精英,这种恼羞成怒的反常行为自然有著其内在的逻辑。首先,它是对香港商业精英在一百多天的抗议活动中没有主动地为北京站台表示强烈不满。自从特区政府在北京的授意和鼓励下发起修改《逃犯条例》的立法程序以来,香港的商业精英们不仅没有与政府站在一起,反而暗中甚至公开地对街头的抗议者表示理解和同情,这使得只习惯于香港商人对自己唯唯诺诺的「北大人」怒火中烧。

更让北京无法忍受的是,当中央要员亲自到深圳召见香港商业精英们进行训话、强迫他们公开表态之后,虽然有不少人被迫站出来做了一些应景似的表态,但是他们显然表现得十分勉强。而李嘉诚的两次公开表态,则是不愠不火、不偏不倚。李嘉诚并没有附和北京的暴烈语调,也没有对学生大加杀伐,而是一方面恳切地要求学生「体谅大局」,另一方面请求政府对香港社会「未来的主人网开一面」。这种人性化的呼吁,显然得罪了主张坚决镇压的北京当局。

其次,中国政府及其代理人在此次抗议中感受到自己在香港社会空前地不得人心。但是惯于垄断权力的本性决定了他们无法理解公民社会对政治权利的天然诉求,而是自作聪明,以为所有的香港人都如同被他们的宣传机器洗过脑的相当一部分大陆民众一样,不过是一群只满足于温饱诉求的经济动物,以为香港市民的不满是纯经济性质的。他们认为,只要推出李嘉诚和其他富豪对香港的住房困境负责,就能转移市民愤怒的目标,从而为陷入政治危机的政府解套。

第三,从更深层次的逻辑看,北京政府攻击香港企业家是共产党在心底深处不信任甚至敌视私营经济的自然表达。共产党的本质是垄断一切权力和一切资源,他们对任何自己无法控制的社会力量都不放心、不信任。他们对知识分子不放心,因为知识分子是他们控制民众思想的障碍;他们对私营企业家们也不放心,因为私营经济的存在使得他们无法通过垄断公民的生活资源来达到完全彻底的垄断。只有当经济被他们窒息到威胁自己生存的时候,他们才会迫不得已地利用私营经济来挽救危机,但一旦条件成熟,他们仇视资本的面目就会表露无遗。

这些政治逻辑正是驱使中央政府当前拿李嘉诚和香港地产商开刀的真正原因,可以想像,北京的如意算盘还包括通过对香港富豪的恐吓为大陆的国有企业加快步伐进驻香港开锣鸣道。不过,这些都只不过是北京政府的如意算盘而已。已经觉醒的香港市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政治诉求,他们还更清楚地知道,与香港社会的商业精英和普通市民之间现存的矛盾相比,对一个现代的香港公民社会而言,最凶险、最邪恶的敌人是千方百计垄断一切政治权力和社会资源的中国执政党。

转自:RFA

Post Views: 55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胡少江:中国政府炮打李嘉诚和香港商业精英的三个内在逻辑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