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国际特赦组织: 港警对示威者滥用暴力与酷刑

随着香港警民之间的暴力冲突越演越烈,示威者指控警察滥用暴力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导致社会紧张氛围攀升。 国际特赦组织在9月5日到12日之间在香港进行了实地访谈,发现警方在逮捕及扣留示威者期间,运用不同方式虐待示威者。

在香港警民之间的紧张氛围持续升高之际,国际特赦组织周四 (9月19日) 发布一个新的调查报告,显示香港警方在逮捕及审问示威者时,运用过度暴力的手段对待示威者。 大多数的示威者被暴力对待后,伤势都严重到必须住院治疗。

国际特赦组织东亚办事处主任轲霖 (Nicholas Bequelin) 在报告中表示,全球各地透过直播目睹香港警方用粗暴的方式管制现场人群,然而警方对示威者各种虐待及侵权的行为,却很难被公开。

自“反送中”运动开始至今,已有超过1300名香港人被捕。 而国际特赦组织发现,随着警方运用粗暴手段对付示威者的频率越来越高,这也迫使示威者开始采取暴力手段回应,但国际特赦组织强调,大部分示威者在抗争期间仍是抱持“和理非非”的原则。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调查,警察暴力大部分发生在示威者遭逮捕前及遭逮捕的当下,但受访者也分享了不少他们在被扣留期间,遭警察殴打或是透过其他手段虐待的情况。 在不少情况中,警察似乎会因为示威者回嘴或不配合他们而用殴打或虐打当作惩罚。

国际特赦组织: 港警对示威者滥用暴力与酷刑

香港警方过去数周在驱散示威者时,使用武力及暴力手段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而国际特赦组织认为这可能是导致示威者也决定使用暴力的一个重要因素。

一名来自新界的男子告诉国际特赦组织,他在八月被逮捕后,因为拒绝回答问题,而遭数名香港警察带到另一个房间,并遭受严重殴打。 警察甚至警告如果他试图保护自己的话,他们便会打断他的手。 他向国际特赦组织表示:“我感觉到我的脚很大力的撞击到一个东西,接着一名警方将我翻转成正面朝上,并将膝盖狠狠压在我胸口。 我的骨头感到剧烈疼痛且无法呼吸。 我试图大喊,但因为我无法呼吸,所以我没办法说话。 ”

此外,当他被制伏在地上时,警方强迫他打开眼睛,并用激光笔直接射向他的眼睛,并质问他:“你是不是很喜欢用激光笔射向我们?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叙述,这明显是因为有些示威者在抗争现场用激光笔射向警方,所以警察在扣留期间以相同方式来报复他们。 这名男子后来因骨折与内出血而住院数天。

其他拷问与虐待方式

另一名八月在香港深水埗被捕的男子告诉国际特赦组织,逮捕他的警察不断要求他将手机解锁让他们检查,他拒绝配合,警察便威胁要“电击他的生殖器”。 此外,他也目睹警察用激光笔射向另一名男子的眼睛长达20秒,并对该名男子说:“如果你这么爱用激光笔射向警察,你为何不这样对待自己? ”

国际特赦组织在检视所有的访谈内容后,总结出几乎所有遭逮捕的示威者在过程中,都有被警方用警棍及拳头殴打的情况。 一名七月在上环遭逮捕的年轻女性向国际特赦组织表示,她在被警方追捕的过程中,遭警察从后方用警棍殴打,而警察在她双手被束带固定住后,仍继续用警棍殴打她。

国际特赦组织: 港警对示威者滥用暴力与酷刑

国际特赦组织呼吁香港政府尽速针对警察暴力展开公正且独立的调查。

另一名八月在尖沙咀被逮捕的男子则形容,警察在追捕他的过程中,从后方用警棍打他的脖子与肩膀。 他表示:“我当时被打倒在地,而三名警察立即跳到我身上,将我的脸狠狠按在地上。 下一秒,他们开始踢我的脸。 他们不断压在我身上,导致我开始呼吸困难,左边肋骨也开始剧烈疼痛。 他们不断叫我闭嘴且不要出声。 ”

根据就医纪录,该名男子最后因肋骨骨折及其他伤势而住院两天。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统计,85%的受访者在遭警察虐待后,都必须住院治疗伤势。 国际特赦组织的轲霖表示:“我们的访谈显示警方不断在示威者遭制伏或关押后,持续运用暴力手段对待他们。 这显示他们运用不当手段对待示威者,而这已违反了国际人权法。 ”

此外,国际特赦组织透过访问也发现,香港警察在示威者遭关押的过程中后刻意延迟他们寻求律师协助或就医。 该组织强调,让示威者能实时寻求律师协助或就医,能防止示威者受虐或遭不当对待。 轲霖强调:“针对外界指控香港警察滥用暴力的情况,从我们的调查结果可以发现,香港警察已经无力改善,所以国际特赦组织在此要求香港政府立即展开独立且公正的调查,并向涉事者提出告诉。 对于包含监警会在内的现有机制,香港社会已失去信任。 ”

转自:DW

Post Views: 52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国际特赦组织: 港警对示威者滥用暴力与酷刑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