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民生观察:没有民权就不会有民生

民生观察:没有民权就不会有民生

据中共官媒“人民日报”9月15日报道,浙江省开化县马金镇霞山村所辖的樟丰登自然村村民郑守岗家因洪涝灾害致房屋墙体严重倾斜,多处裂缝,存在严重安全隐患,因此向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申请改建房屋,结果两年无果,致使全家无家可归两年。虽然近日中共纪检部门因此追查相关部门责任人,将11人处理,但是由此暴露出来的中国底层民众存在的民生问题却是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现象,大量未受到关注民众依然是民生无着,挣扎于衣食无保居无定所的状态。民生观察对中共当局在极力对外宣称重视民生下,却让大量民众民生无保,基本生存面临严重困境的现实表示严重关注,并严正指出:中国社会若不落实民权,一切的民生都是空谈,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官媒披露:2017年6月,开化县遭遇特大洪水,马金镇霞山村因洪水受灾严重,该村所辖的樟丰登自然村村民郑守岗家的房屋墙体严重倾斜,多处裂缝,存在严重安全隐患。那是上世纪60年代为安置新安江移民建造的低矮泥土房,因灾后无法居住,村委会协调其寄宿邻家。

 

洪水退去的两年里,郑守岗一直在跑危旧房建设的审批手续。村委会干部告诉他,县规划局答复说建房手续暂时批不了,理由是樟丰登自然村未纳入霞山村村庄规划范围,让再等等。

 

马金镇政府在发现樟丰登自然村被村庄规划遗漏的情况后,即向县规划局提出申请,要求调整规划。县规划局以调整需上报县规划委员会审批为由,暂不予调整。截至2018年底,马金镇政府先后4次以相同事由向县规划局递交申请,郑守岗也向12345市长热线反映情况,但县规划局均未予调整。

 

郑守岗感到危旧农房建设审批无望,一家四口又不能长期寄宿,无奈之下着手建房。“对于郑守岗未取得审批就建房的行为,在发现开挖地基时,我们就进行了制止。2018年8月还发出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但其一家四口受灾后一直无房可住,县规划局的审批又迟迟下不来,拆除不切实际。”马金镇国土所所长表示。

 

导致村民危房无法改建的原因,官媒归结为是,基层官员敷衍塞责不愿为民担当。“有的干部一点都不愿意为群众担当,连一片树叶掉下来都怕砸到脑袋。”开化县政协副主席、马金镇党委书记说。

 

记者了解到,在村庄规划编制遗漏樟丰登自然村和规划调整的过程中,马金镇镇村两级相关干部只履行签字程序,未调查核实;县规划局个别干部官僚习气严重、敷衍塞责,没有把受灾群众装在心里,在长达两年时间、镇政府多次申请的情况下,仍拒不调整村庄规划。

 

这一系列不正确履行职责,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行为,直接侵害了受灾群众的切身利益,导致问题长时间得不到解决,最终使得受灾群众迟迟不能申请建房,寄宿邻家长达两年多时间。

 

从官媒报道受灾村民两年无法获得盖房批准来看,村民民生问题是官僚的不作为造成,而官僚不作为却是权力没有监督所致,是权力的肆意惰政、懒政,而之所以权力敢于惰政、懒政,则是因为权力不是来自民众授予,权力不需对民众负责,权力与民生没有直接关系,权力只对授予它权力方负责,所以可以不顾及民生。导致这种权力无视民生的根本原由却是没有落实人民主权,即民众没有享有自己作主的权利,没有掌握自己命运,没有得到民权,不能约束主导公权力,也就是民众没有对执政者的选举权、监督权与罢免权。

 

正是因为民权没有落实,公权才肆意怠政,才使关系民众基本生存权的居住权悬置两年。而这种状况绝不是所谓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空头口号所能归结,更不是宣讲批判这种所谓主义就能化解。

 

看看今年夏天,中国南北广大地区遭遇洪涝灾害,中共当局居然没有相应救援措施,一些地方的受灾民众只获得一瓶矿泉水的救助,广大民众陷入水深命危的困局中,民生处于毫无保障状态。

 

中共多年来向世界打着改善民生的幌子,到处树立民生招牌,以民生来搪塞任何制度改革的要求,而事实上,中国广大地区民众民生并无切实改善,就是大张旗鼓的扶贫,也未能根本性改变中国民生困局。归结原因就是,民生问题若无民权的保障,必然难以落实改善,更难以持久改善。

 

从人类历史来看,民权才是约束公权的利器,一个国家若无民权保障,那么公权是必然肆无忌惮,民众基本生存就没有依托,最终民生就成为空谈。所以,中国当下一切民生问题,都是因为民权没有落实所致,而要根本解决中国的民生问题,就必须首先落实民权。

 

民生观察  2019年9月15日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民生观察:没有民权就不会有民生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