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9月9日-9月15日)

编者:曾发起多场大规模“反送中”游行的“民阵”原计划本周日再次举行游行,但遭警方禁止。成千上万的示威者仍然于周日下午从铜锣湾游行到中环抗议,下午5时许冲突升级,警方施放多枚催泪弹驱散示威者,水炮车多次发射水柱和蓝色液体,示威者一度把汽油弹扔向水炮车。香港由“修例”而引发的“反送中”社会运动持续了百日,然而,港府似乎并没有倾听民意,若港府仍然罔顾民意不回应市民的合理诉求,撕裂的香港社会将愈发无法弥合。

本周媒体人张贾龙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执行逮捕;龙克海因言论被以涉“寻衅滋事罪”起诉;沈爱斌因网络言论被以涉寻衅滋事监视居住,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公民因言获罪,再次表明中共试图阻挡人们独立的思想和灵魂的自由,企图阻断民间传播真相的途径。

本周日是是人权律师江天勇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2年刑满释放但被软禁无自由的第200天;本周人权律师、非暴力运动的倡导者唐荆陵出狱仅4个月遭遇强迫失踪,10天后虽然重获自由,但被剥夺了出境的权利。良心犯虽刑满出狱,但仍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不仅被限制人身自由,被剥夺自由迁徙的权利、出入境的权利、自由会友的权利、言论自由的权利,等等,这样的现状是大多数良心犯在出狱后都面临的处境,尤其要引起各界的高度关注。

本周谢文飞、刘水分别披露了被警察传唤、骚扰的情况,蔺其磊律师被传讯只因好友郭飞雄来访,随着中共十一庆典的来临,如此公民被骚扰、威胁、传唤的个案会越来越多。

虽然,中共的权力金字塔中,统治者高高占据着最顶端,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所有权力,似乎牢不可破。然而,它的权力来自于每一个人的服从,尤其是处在金字塔最底端的普通百姓是牢牢的不可或缺的权力地基,倘若公民都不服从,那么地基的坍塌将直接动摇统治者的权力。诚然,这也许会是一个漫长的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那么公民不服从就从争取言论自由权利、人身自由权利、宗教信仰权利、集会自由权利、结社自由权利等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开始。

一、知名媒体人张贾龙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2019年8月12日被贵州警方带走的知名媒体人、前腾讯网编辑张贾龙,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羁押一个月后遭到逮捕。张贾龙被羁押后,律师了解到当局抓捕张贾龙竟然是因为他2017年之前的一些言论。

2019年被视为政治敏感年,进入2019年后中共当局加强了对民间的管控,并对异见群体再次严厉镇压,从抓捕“新生代”的三名编辑,到重判“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12年有期徒刑,再到“长沙富能”的三名工作人员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种种迹象表明中共试图利用统治机器压制仅存的一点社会空间,以达到一统意识形态的目的。

二、甘肃籍网友龙克海因网络言论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起诉。甘肃省徽县嘉陵镇嘉陵村人龙克海,因在推特及脸书等社交媒体上发布批评中共言论,于2019年3月4日被陕西省宝鸡市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抓捕,关押在宝鸡市渭滨区看守所。目前龙克海一案已经被起诉至宝鸡市渭滨区法院。

警方指他在微信朋友圈转发抹黑中共以及党的领导人的言论,并且对他的微信朋友圈进行大量截屏作为拘留他的证据。同时,警方还试图以威胁他的家人、朋友向其施压,逼他认罪,但龙克海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在行使公民正当的言论自由权利。

三、江苏维权人士沈爱斌因推特言论被监视居住。江苏省无锡市维权人士沈爱斌因推特上的言论,于9月3日被梁溪公安分局以寻衅滋事为由在居所实施监视居住。其被要求,未经执行机关批谁不得会见他人或能信,不得离开被执行监视居住的处所,在传讯的时候及时到案。

沈爱斌只因转发了一些推文,即被列为犯罪嫌疑人监视居住,显然是适用法律不当,是对沈爱斌多年来坚持维护人权的打压迫害。无锡当局的行为不仅剥夺了沈爱斌言论自由权利,同时也剥夺了其人身自由权利。

四、转发王江松教授遭整肃图片 多个微信群被封劳工专家王江松教授被撤销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的消息引起多方关注,其国家社科基金专案疑因研究劳工问题被当作敏感事件被撤销并追回款项。该研究项目被撤销的背后原因,据称是因为有三个评审专家认为,其研究成果有严重政治问题,整体上对该研究成果给予零分。中国公民运动网的一篇报道图片被国内网友传至微信群,导致所有转发此图片的微信群被封。其中包括王江松本人的微信号被指“传播恶性谣言”遭禁,刘四仿的微信号被指“传播恶性谣言”遭封。

中共肆无忌惮地剥夺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不仅禁言、查封微信,还对推特用户严厉审查。近日,多名知名批评政府人士被要求在推特上禁言、自行销帐号、清空所有推特内容。警方威胁称:否则,将会带来严重后果,轻者会影响工作及日常生活,重则会被投进监狱。高压之下,民间社会噤若寒蝉。

五、程渊被羁押50余天,妻子施明磊就被株连迫害控告无果。长沙富能三名NGO工作人员程渊、刘永泽、吴葛健雄被羁押超过50天,近日,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就被株连监视居住及银行账户被冻结向有关部门提出控告,然而却一直得不到明确答复。长沙富能NGO工作人员程渊被抓捕后,哥哥程浩还因前往长沙了解弟弟程渊的情况及坚持发声被两次传唤。

在中共治下,遭受迫害的远不止良心犯自己,还会株连其亲属,程渊的妻子施明磊与程渊的日常工作没有任何关联,然而却同样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被没收手机、电脑,被冻结用于基本生活的银行账户,中共在强力维护其专制统治之下,正在将所有坚守良知的公民逼成反抗者。

六、信访成网上逃犯?山东访民李玉中秋节在北京被抓捕;上海访民孙洪琴被刑拘。2019年9月13日下午,山东上访维权人士李玉前往北京公民王玉琴家中,准备陪伴王玉琴过中秋节,不料刚到王玉琴的家中即被丰台区公安分局蒲黄榆派出所警察带走,警方称李玉是网上逃犯,要押回山东刑事拘留;9月10号上海访民孙洪琴去北京中南海送控告材料时被抓,9月12号被刑事拘留,罪名为“寻衅滋事”。

李玉是山东省枣庄上访维权人士,2008年遭遇强拆时李玉25岁,走上维权之路后被殴打、监控、拘留、关黑监狱成为家常便饭。2014年六四期间,李玉怀抱尚不满周岁的孩子因纪念六四在北京被抓捕后判刑4年,李玉曾被带15斤的脚镣,将其手铐与脚镣连在一起,被单独囚禁共64天,有时一天吃不上一口东西;孙洪琴曾因法院枉法裁判、房屋被强拆而上访维权17年,在维权的过程中17次被拘留,无数次被关黑监狱,多次被精神病,是上海地区重点稳控人员。

她们的遭遇只是众多上访维权人士的缩影,上访维权是一条没有结果看不到尽头的路,也许合理诉求一生都得不到解决,反而还会遭受更多的迫害。但是为了争取做人的基本权利,正如李玉曾说过的那样,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和我一样没有人权,所以不管多难我也会坚持走下去。

七、十一临近 各地数十名疫苗受害者家长遭遇强迫失踪。随着十一敏感日的临近,各地因疫苗致残的疫苗受害者家属遭到维稳,广东、甘肃、浙江、江苏、江西、湖北、河南、河北、重庆、内蒙、山东、福建、黑龙江、吉林等地数十名疫苗受害者家属遭遇强迫失踪。

由于政府监管不利,疫苗事故屡屡发生,而发生疫苗事故后有关部门反而对依法维权的疫苗受害者实施打压迫害。今年两会期间被抓捕的“疫苗宝宝之家”发起人何方美至今仍被羁押,与何方美同期遭到抓捕的周宏春案件没有新的进展,另一位狂犬病疫苗受害者谭华,自2018年9月3日在北京被绑架回上海后下落不明,她的母亲随后也与外界失去联系,目前仍没有母女两人的进一步消息。

八、非暴力运动倡导者唐荆陵失踪10天后被谴送回湖北老家。非暴力倡导者、人权活动人士唐荆陵于8月29日下午15:10左右在广州与外界失去联系后,外界一直无法与其直接联系。在遭遇强迫失踪10天后,唐荆陵于9月8日晚被谴送回户籍地湖北省荆州老家。重获自由的唐荆陵披露了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被剥夺自由迁徙权及出境权的经过。

唐荆陵刚出狱仅4个月再次遭到强迫失踪,此前的2011年网传茉莉花革命期间唐荆陵曾被强迫失踪近6个月,期间遭到多种酷刑及不人道对待。强迫失踪现象在中国已经成为政府打压异见者的一种常规手段,国际社会及民间组织应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制止、谴责任何形式的强迫失踪。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Post Views: 61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9月9日-9月15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