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云南冤民撒义琼维权遭打压

民生观察2019年9月12日消息】2012年3月29日云南发生了一起多人强奸12岁幼女案,并毒打被迫卖淫,受害人家属报案后,其中只有两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而其余犯罪嫌疑人至今逍遥法外。为此,受害人家属多年来不停上访申诉,却接连遭受打压迫害,至今求告无门。

撒义琼,女,回族,1971年出生,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人。其女儿小梦(化名)出生于1998年10月15日,曾在云南省昆明市西坝新村文武小学念书。

2012年3月29日下午,当时年仅12岁的小梦放学时不见踪影,撒义琼到处寻找,怎么也无法找到女儿。4月1日撒义琼到辖区东路桥派出所报案。警方以无法找到不予立案,叫她自己找。之后,撒义琼多次到女儿所在的文武小学找老师和校长追问女儿的下落无果。校长王金福答复:两三天就能找到人,叫撒义琼放心,你女儿吃得好,穿的好,打扮得很漂亮。之后,撒义琼每天都到学校追问校长王金福女儿的下落,但始终没有任何消息。

撒义琼说,后来得知,女儿被校长王金福串通勾结有组织黑社会卖淫集团罗志(女)、郑长军(男)、屈利(女)3人在学校门口诱骗,绑架,毒打后,用面包车强制押到某宾馆,由屈利等人按倒在床上,把女儿衣服扒光,屈利等人按住女儿手脚被郑长军强奸,当时女儿拼死挣扎。他们开的房间是在三、四楼,女儿的呼救声传到一楼后,宾馆老板听到呼救声,敲门追问郑长军,屈利等人,他们回答是闹着玩的。之后女儿被强奸卖淫集团逼迫毒打带到各地卖淫长达半年,期间陈海虹把女儿威胁逼迫到云南嵩明县,被犯罪分子胡如云用车把女儿拉到嵩明县一家新朋友宾馆,用绳捆绑住后强奸2次。当时女儿拼死挣扎,被胡如云拳打脚踢。随即女儿又被歌厅老板张少华指使陈海虹等多人用各种野蛮手段毒打被迫卖淫。把脸打流血还用酒倒在脸上。

撒义琼继续说,直到同年8月13日早上,校长王金福才通知嵩明县卖淫集团放人,叫小梦先回家再说。当天早上9点多,一全家人赶到女儿通知接她的地方昆明北部客运站等待。看见一个女人用摩托车把女儿拉来扔下就跑,怎么追也追不上。女儿回家后哭诉这半年来被囚禁,毒打,被胁迫强奸无偿卖淫所发生的一切悲惨遭遇,整个人身心、精神全部被摧毁,一直在惶恐不安和精神恍惚中度过。回到家后女儿每晚夜里都会大哭大叫, 这一人为的严重犯罪行为给女儿及她全家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痛苦,损失,一家人罄竹难书。

为此,撒义琼带着女儿到案发地富海派出所报案。因女儿知道他们的窝藏地,8月17日富海派出所抓捕了强奸犯卖淫集团郑长军,屈利,王金福,胡如云,张少华,陈海虹等,其中郑长军,屈利,2人被刑拘后羁押在看守所,可其余悲抓捕的人没给予应有的任何惩罚。2012年9月24日,郑长军,屈利被当地检察院批捕。2013年5日13日,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徇私枉法,判处郑长军有期徒刑7年,屈利有期徒刑4年;对身心,精神严重受到摧毁,伤害的小梦却不作出任何公道说法;对勾结强奸卖淫集团的文武小学校长王金福,强奸女儿2次的胡如云,用各种野蛮手段指使陈海虹等多人毒打胁迫女儿卖淫的老板张少华等多人也没缉拿归案,致使罪犯至今仍然逍遥法外。

因对当地法院判决不公,撒义琼只好多次进京上访,反遭云南当局判刑两年。撒义琼说,“在云南昆明市监狱服刑期间我遭受了无穷无尽的酷刑,两次关禁闭室被扒的丝毫不挂,惨绝人寰的酷刑,被狱警用精神药物注射导致我昏迷几天几夜 ,终将我原本健康的身体彻底摧毁。出狱后我多次到国家信访局,中纪委,检察院,公安部反映,均不受理,答复不是他们受理范围 。我流落北京街头,向路人到处喊冤讲述司法不公,被北京市各派出所以维稳之名,不分是非曲直拘留13次,并被数百次限制人身自由 ,公权力继续违法加害我。我尝尽了人间冷漠、无助、打击、囚禁、恐惧、失望、绝望、寒冷、酷暑、饥饿、伤痛、愤怒、仇恨、威胁和折磨,我恳请各界人道主义政府、各媒体、各律师团体、各社会民间组织团体,伸出正义援助之手,使我女儿八年的冤屈得以昭雪,拜谢。”

撒义琼现如今孤身一人流浪在北京,冤案无人受理,无任何生活经济来源的她,经常有一餐没一餐,维权无望的同时,还频频接到当地维稳人员的威胁电话,生命也已遭到了严重威胁。

撒义琼电话:15187045290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云南冤民撒义琼维权遭打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