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赵艳法官擅自决定不予回避,宋会春向郑铁中院申请复议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本网获悉:201995日上午,宋会春向郑铁中院提交了《复议申请书》,请求依法撤销法官赵艳擅自作出的自己不予回避的决定。
2019815日上午九点,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简称郑铁中院)公开审理宋会春诉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政府行政赔偿案。宋会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五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申请赵艳法官回避。理由很清楚:
201312月,中原区政府隐瞒了其未取得规划用地许可证的情况下,与宋会春签订了动1-061《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因中原区政府未能取得规划用地许可证,导致签约五年多未能建成安置房。拆迁户所期待的安置房遥遥无期。宋会春认为,既然安置房遥遥无期,即合同的目的未能实现,向郑铁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解除合同。
一审郑铁中院判宋会春败诉。二审河南省高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解除行政合同。为此,宋会春向郑铁中院提起了行政赔偿诉讼。
宋会春发现,赵艳法官是行政赔偿案的主审法官,又是行政合同案的一审合议庭成员之一。因行政合同案的一审判决被河南省高院撤销,故赵艳对此错案负有一定的责任。
本案行政赔偿案系行政合同案的后续,且两案有因果关系。赵艳既是行政合同案的法官,又是本案的法官,即,赵艳法官在行政合同案的一审被撤销后,再继续担任行政合同案的后续案件的法官,无异于自己审理自己的案件,有悖于程序公正原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五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赵艳法官应当回避。
宋会春申请赵艳法官回避。但赵艳法官未休庭,也未经合议庭合议,直接由自己决定自己不予回避,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五条第三款有关“审判人员的回避,由院长决定”的规定。
宋会春向省高院反映,郑铁中院冀汇涛庭长竟然如此答复:“我们院里的法官也不多,如果都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审理案件了。”
宋会春对冀汇涛庭长的答复不满,于是向郑铁中院提交了《复议申请书》,希望郑铁中院依法作出复议决定,并请求明确告知,法官少就可以不回避的法律依据。
宋会春手机:15617973992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赵艳法官擅自决定不予回避,宋会春向郑铁中院申请复议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