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天津老兵赵玉军被堵门威胁

民生观察2019年9月4日消息】本网获悉,天津访民赵玉军今天被当地数名警察堵在屋内,涉嫌阻止他去北京上访,并限制其人身自由,这样会严重影响赵玉军与合作方洽谈签订的合同,会给他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堵门的警察扬言:只要赵玉军出门就抓他。

赵玉军,男,1970年2月7日出生,汉族,退伍老兵,住天津市津南区北闸口镇吕坨子村一区14号。年青时的赵玉军积极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自觉履行服兵役的义务,1989年光荣地参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山西大同28军82师51369部队三营五连一名战士。在部队赵玉军积极要求进步,曾担任代理排长,退伍回地方后却受到当地政府的打压,军人退伍档案也被地方政府“丢失”。

2004年,在北闸口镇吕坨子村村委会的关爱和照顾下,赵玉军承包了坨子村一队四大撒北头2.1亩土地。为了响应党和政府“种植经济林木,发展地方经济”的号召,赵玉军购买了大株枣、杏、桃等果树,在4.5亩人口承包地上栽种了998棵。三年后,绝大多数果树挂枝结果,每年的果树收入在约15000元。后因自然和人为原因,损失了400多棵。十年后,剩下500多棵果树,每棵售价在400元左右。

2006年,因城里孩子们没有见过猪马牛羊、鸡鹅鸭鸟,为了拓展孩子们的视野,丰富孩子们的生活,赵玉军在承包的2.1亩土地上又办起了生态养殖基地。随着收入的增多,投入的增大,生态养殖基地规模扩大了,风景美化了。

与此同时,赵玉军还在亲朋好友的支持和帮助下,自主创业,大展宏图,做起工程承包之活。赵玉军通过诚实合法劳动,花费18.5万元承包了2000多平方米的8大厂房的拆迁,获得了大量渣土;同时还收集别人处理的废弃渣土。所有渣土聚集在八十多亩的4大厂房区域内,共40多万立方。

因军人性格耿直和拆迁补偿存在猫腻,赵玉军不愿和北闸口镇人民政府和北闸口派出所吕涛、徐伟等腐败分子为伍,更不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地侵吞国家扩建唐津高速工程资金,腐败分子们气急败坏,同黑社会相互勾结,通过各种手段,大肆捏造证据,对赵玉军百般诬告陷害,使其身受牢狱之灾。

2010年当地政府找黑社会、综合执法人员对赵玉军进行绑架、纵火、投毒、砸车、砸门窗玻璃、对大门通电等等一系列迫害,这些行为都有报警记录。        

2013年4月左右,北闸口镇政府勾结黑社会人员, 开始拉赵玉军所拥有的渣土。赵玉军报警后,北闸口派出所警察以保护赵玉军安全为名,将其软禁控制在派出所长达15天。40多万立方的渣土,被北闸口镇政府和北闸口派出所,以每立方25元的价格卖了1000多万,其1000多万的钱款都被他们合伙私分了,赵玉军未得一分。
    
2013年11月10日,赵玉军被天津市公安局津南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17日被逮捕。2014年10月8日,津南区法院以盗窃罪之名,将赵玉军判刑两年,刑期自2013年11月10日起至2015年11月9日止。随后赵玉军由津南区看守所转入监狱服刑。

之后无论是在看守所羁押和监狱服刑期间,还是在释放后,赵玉军一直在不停的上诉和控告,但至今未果。

在看守所羁押和监狱服刑期间,天津市津南区北闸口镇人民政府、津南区人民法院、北闸口镇派出所和天津市城建集团有限公司,在未经赵玉军同意和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其居住和出租的280多平方的房屋非法拆迁了,其财产被非法处理了,栽种的果树也被毁了,给他和家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为此,赵玉军多次前往国家信访局投诉控告,但案件却被移交给天津市信访部门,最后又被踢回津南区信访部门,多年来当地政府一直不处理此事,对他不管不问。

赵玉军曾表示,北闸口镇党委书记付国起曾允许他去北京上访,对此他有录音为证。

但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赵玉军每次去北京上访,都会遭到北闸口镇政府信访办的截访,并遭到信访办主任徐作福和北闸口派出所民警高利臣的殴打。

此次,赵玉军欲前往北京,又被当地维稳人员堵门威胁,他请求网友和媒体给予关注和转发!

赵玉军电话:13622139792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天津老兵赵玉军被堵门威胁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