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陈秋实:一个不想当记者的演说家不是好律师

一位曾经在中国演说类电视节目中斩获佳绩的年轻法律人——陈秋实看到了大陆媒体在此次香港”反送中“民主运动中的缺席,自己主动承担起了向大陆民众理性解读香港民运的任务。如今他在中国大陆被全面禁声,但人身自由律师从业资格尚在。

陈秋实:一个不想当记者的演说家不是好律师

陈秋实最后被迫提前离开香港(视频截图)

“香港够呛能再去了。接下来我自己其实思路也很乱的,我也不知道究竟做什么是适合的…… “,说这番话的是曾经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节目的第二名–陈秋实律师。在接通电话时,他向德国之声表示,现在不方便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

综合中国媒体的信息,陈秋实1985年9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法学学士学位。2013年通过国家司法考试,2014年获得法律职业资格证。曾先后就职于黑龙江电视台北京节目制作中心等单位。有演员助理、配音员、记者、电视编导、电视主持人、舞台剧、影视剧演员等多种行业的工作经验,目前就职于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主要执业方向为影视娱乐、传媒、互联网领域的法律业务,被称作”文艺律师”。

2014年末,陈秋实参加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节目,在节目中的五篇演讲作品《大东北》、《法治中国》、《男女中国》、《大国风范》、《语言的力量》得到广泛传播,网络总点击量超过1亿5千万,获得当季亚军。

穿上黄马甲的自媒体

今年8月,随着香港”反送中”事件愈演愈烈,暴力不断升级。陈秋实通过他录制的各种小视频,正式进入了公众的视野。8月中旬,他带着手机和一件代表媒体记者身份的黄马甲只身一人前往香港,想以个人视角探究香港”反送中”示威的原因和本质。

刚刚抵达香港时,观察到香港社会生活”小日子仍在继续”,依然”其乐融融”的陈秋实在视频中直接指出:针对香港的事情,内地和香港的媒体报道有着”天壤之别”,差异巨大。陈秋实观察到比如那位眼睛被打伤的女孩,香港媒体说她是被警察的橡皮子弹打伤的。而大陆的媒体说她是被自己的猪队友打伤的。那位在机场被打的付国豪,大陆媒体说他是环球时报的记者,而香港媒体说他是国保特工。元朗车站那些穿着白衣服拿棍子打人的那些人,大陆媒体说他们是爱国青年,香港的媒体怀疑他们是黑社会收了钱。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陈秋实认为,在如此乱杂的大环境下,就更加需要学习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道理,要收集足够多的信息进行交叉比对,才能够尽可能的还原事情的真相。

在香港几天的时间里, 陈秋实参加了建制派和民主派各自举行的示威游行活动,和参加游行示威的香港民众进行直接交流。他发现,香港民主派和建制派在观念上虽然存在着巨大的冲突,但他们似乎也又一些共识。视频中,陈秋实观察到,两派的绝大多数人认为香港其实依旧是一个安定繁荣的幸福城市。香港仍然是投资大陆经济的主力军,民众的医疗教育养老成本依然比较低。每年依旧有很多大陆的富豪或是中产阶级申请移民香港,或来香港生孩子、打疫苗、买保险。

陈秋实:一个不想当记者的演说家不是好律师

陈秋实:面对香港此次”反送中”运动,大陆人经常会想什么事情都是钱的问题,都是经济性的问题

在视频中,他指出,面对香港此次”反送中”运动,大陆人经常会想什么事情都是钱的问题,都是经济性的问题。但他也分析称,其实经济型的因素在香港的街头民主政治当中确实占据一定的比例,但并不是绝对。许多大陆网友说香港是吃饱了撑的才要搞民主,对此陈秋实表示:”这么理解也可以,因为香港确实已经不存在吃不上饭的穷人。”

向大陆民众解释”和理非”、”勇武”和”不割席”

陈秋实在香港期间发出的视频中,向大陆民众解释了”和理非”、”勇武”和”不割席”这三个此次香港民主运动中的关键词。亲身体验了8月18,香港民主派”流水席”式示威活动的他,也尝试了解建制派示威活动的人员规模和组成结构。本来打算在香港停留更长时间,在当时大陆媒体几乎集体缺席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动现场的情况下,向大陆民众以理性态度解释香港此轮民主运动的陈秋实,8月20日晚间在香港机场录制了此次出行的最后一个视频,指出当前”压力真的很大”,中国大陆公安局、司法局、律师协会以及他就职的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都在给他打电话,要求他离开香港这个”敏感的地方”,称”你再不回来谁也保不了你”。而且他的同事和领导也可能要受牵连,承担”管理不力”的责任。

陈秋实:一个不想当记者的演说家不是好律师

陈秋实:如此重大的历史时刻,普通话媒体不应该缺席

陈秋实在视频中表示,此次来香港的初心,就是如此重大的历史时刻,普通话的媒体是不应该缺席的。在没有采访到林郑月娥本人以及黑衣人、白衣人的情况下,他走的太匆忙,”太多的题都没有做”。律师事务所的同事曾劝诫他,律师就应该好好做业务。陈秋实在视频中回应称:香港事件的本身是因为一部法律到底该不该通过。香港人纠缠的始终是警察的执法是否合乎规范,立委的选举是否符合法定的程序,香港基本法是否得到了贯彻执行,中英联合声明这样法律的规范性的条文是否得到了贯彻实施。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法律上。所以说香港的问题本质上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而是一个法律问题。他在离开香港时录制视频问道:”作为一个法律人,面对现在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法律性冲突和纠纷,我们不到前线来调查一下,研究一下。我们能指望谁来研究?指望抖音网红和快手大哥来研究?”

自己去香港的后果

而从之后发生的事情来看,中国当局并不喜欢他作为公民记者的研究结果。9月3日,陈秋实向德国之声表示,他的微博,抖音,公众号,快手等所有自媒体以及社交媒体的账号已经全部被消号。目前从中国大陆的公开渠道已经看不到他发布的任何视频。离开香港前,他曾经担心回到大陆后自己辛苦3年考下的律师证就不属于他了。

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的律师证没有被扣押或取消。他就职的背景隆安律师事务所专业人员编制内也仍然有他的名字。陈求实律师向德国之声表示:”目前律师证保住了,还是可以从事律师职业的。但其它后面的事情就不知道怎么样了。也许要等到国庆之后,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大多时间在北京生活的陈秋实如今能做的就是继续工作和陪伴家人。

转自:DW

Post Views: 32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陈秋实:一个不想当记者的演说家不是好律师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