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投诉:西安市碑林区政府以违法卑劣行径逼迫居民搬迁

我们是西安市碑林区东木头市、柏树林全体维权居民。投诉如下:
2019816日一大早,西安市碑林区政府拆迁指挥部,出动警察、警车、广播车和数十名保安,在东木头市街南侧和柏树林街西侧布起警戒线,护卫数十个民工在人行道上砌隔离墙,隔断这两条街居民、商铺与外界的通道,严重影响了商铺的经营和居民的出入。在此前两天,政府拆迁指挥部拆毁了这两条路交汇处的垃圾站和公共厕所,严重影响了居民、店员和行人的生活和卫生。政府的这些行径是在大部分居民没有签拆迁协议的情况下进行的,这是对居民房产所有权、居住权、经营权的公然侵犯。随后这些天,警察、保安的车辆停在街道旁,政府雇佣的保安人员列队“巡逻”,拆迁办人员守在各院或各家大门口,不断“做工作”,纠缠房主、居民签协议,搅扰得我们不得安宁。区政府这一系列做法,就是要逼迫我们房主和居民搬迁。
拆迁指挥部说这个项目是陕西省、西安市党委、政府确定的重点建设项目,是西安市碑林区的重大文化工程、生态工程、民生工程、城市改造工程。要拆迁居民1299户,单位9个。
我们认为碑林区政府拆迁指挥部这次逼迫我们拆迁,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1,西安碑林是陕西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我们紧靠碑林的地块也属于整体保护街区,不允许任意大拆大建,这在国家的法规中早已明文规定。这次拆迁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什么工程项目?要确定,要说清。碑林区拆迁指挥部给我们发的文字材料说是西安碑林博物馆改扩建工程,又说是要建文化广场,建古文化一条街。但没有给我们出示省、市党和政府的项目批文,也没有出示西安市政府的规划文件和图纸;
2,建文化广场、文化一条街,不是个紧要工程,应该先安置,后拆迁。指挥部却先拆迁,要把近万居民迁到城外十多公里远的东郊等驾坡,说是给居民建安置楼的地点叫幸福林,有居民到幸福林查看,还是个大坑。政府说是我们搬迁后三十个月内领到安置房,西安市许多遭拆迁的居民、村民,搬迁后几年、十多年住不上安置房,我们不能相信政府的承诺,不愿再遭这个难。
3,拆迁补偿安置问题。这里的居民分为公房户和私房户。政府规定,住公房的如要房屋安置,先要交购房款,每平方米1500元;对私房户先要对私房评估,私房拆一补偿一点二,门面房拆一补偿一点三,但不保证安置门面房。政府对我们的私房评估价压得很低,用一些“优惠”、“奖励”条件引诱我们签协议。其中严重的问题是:许多临街的房屋在三四十年前国家政策还不许个人经营商业、饮食业、手工业等,是住房,当年办理《房产证》时填写的是“住房”,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这些临街的房屋才逐渐改为商业性经营房,成为许多门面房主维生的主要收入。这次政府规定按《房产证》填写的房屋用途进行补偿,使许多临街的经营多年的门面房被当做住房进行补偿安置,这不符合事实,使临街的门面房户受到很大的损失,有些门面房户连生活都难以维持。
我们大部分居民和房主至今都没有签《搬迁协议》,政府就用砌墙阻断的手段逼迫我们搬迁,这是政府惯用的手段,很可能断水断电、垃圾堵门、雇佣流氓打手骚扰恐吓殴打等政府二十多年来在多处多次使用的手段会接踵而来。
我们这个街区位于西安市城墙以内,交通便利,商业繁华,二十多年来,政府一直没有中断对我们这里地块的觊觎。早在1995年,西安市委书记崔林涛就要将我们这一片居民拆迁,给市委建家属院,将居民迁到南郊的明德门,出面执行的是西安市政府工程处的官员李德顺,把居民欺负扎咧。由于居民的反对、上访,此企图没有得逞。
二十多年来,政府变换名堂,不断要对我们这里拆迁,我们就没有安生过。这一次是从2019年春天开始的,搞了个碑林改扩建工程,领导小组组长是市长李明远。我们从20196月起上访:碑林区政府、陕西省政府上访多次,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局、国家文物局上访两次。20197月,陕西省文物局曾召集我们上访代表听取意见,说研究后在一个月内给我们答复。我们就等省文物局的答复,结果等来的不是省文物局的答复,而是碑林区政府拆迁指挥部逼迫我们搬迁的行动。
西安市碑林区东木头市、柏树林全体维权居民
2019828
投诉:西安市碑林区政府以违法卑劣行径逼迫居民搬迁
投诉:西安市碑林区政府以违法卑劣行径逼迫居民搬迁
投诉:西安市碑林区政府以违法卑劣行径逼迫居民搬迁
投诉:西安市碑林区政府以违法卑劣行径逼迫居民搬迁
投诉:西安市碑林区政府以违法卑劣行径逼迫居民搬迁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投诉:西安市碑林区政府以违法卑劣行径逼迫居民搬迁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