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戴耀廷:更包容勇武 不信仇恨灭仇恨 昔强调承担罪责 今感“不被捕”亦合理

第一次反修例游行在3月底举行,只得1.2万人参与,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也在其中,其后他因占中九人案身在牢狱,只能做个抽离的旁观者。他在监狱栏栅内观看整场运动,仍为一幕幕抗争所触动。曾主张爱与和平、承担刑责,戴耀廷如今不讳言自己对勇武的包容有提升,甚至觉得示威者强调“不被捕”,在公民抗命框架而言亦属合理。

戴耀廷自2013年起成了“推销员”,主力推广“公民抗命”理念,但在79日占领运动后,香港5年来陷于社运低潮,谈得最多的是“无力感”;直至6月12日早上,示威者如潮水涌出了夏悫道,发展超出了这个推销员的估计。戴耀廷相信,无力感与低潮都是假象,能量积累至爆发,扩散地区甚至广于占领运动,亦因没有长期占领的消耗,最终走得更远。数算下来,由6月9日至今,这场运动已走了81日,比占领运动79天长。

最令戴耀廷深刻的是7月1日冲击立法会一幕,他说假如自己身在现场,大抵也会呼吁不要冲击,而最后抗争者回头高呼“一齐走”,只读文字仍令他感动落泪。社会急速变化,戴耀廷说,曾经强调爱与和平是因香港社会保守,连破坏物件亦是暴力,然而随着政府变得更不公义,公众的包容度亦提高,他亦是其中一员。

引著作:非暴力抗争有198种

他曾经期盼香港能以非暴力手法争取民主,却未竟全功,最终出现了勇武一翼。与此同时,他认为“和理非”策略上可争取更多支持,抗争手法尚有不少想像,并引用非暴力抗争学者Gene Sharp著作,由演讲、派传单到裸身抗争,方式多达198种,甚至他相信在民间力量愈加巨大之时,未来或有更多方法出现。

专制下公民抗命条件太苛刻

占运强调承担罪责,今次反修例示威者则说“不被捕”,是否仍属公民抗命?戴耀廷说,公民抗命著作大多来自欧美民主社会,要合理化公民抗命,条件自然更多;“香港法院引用贺辅明勋爵谈公民抗命,用的是英国标准、民主社会下的标准;但香港并非民主社会,而是专制社会,那些条件其实太苛刻”;在他看来,现时做法在公民抗命理论而言仍属合理,“身在不公义的社会,可以合理化许多抗争行为”。

戴耀廷笑道,年轻一代在这场运动中,无论是灵活程度,以至对香港的爱,都远超上一代。然而令他担心的,亦包括示威者对前线警察的仇恨,他明白那源于手足被打等原因,但相信纵是向天鸣枪的警察,背后也恐惧得很,冀示威者能针对制度暴力,“仇恨不能消灭仇恨,还是那句,只有爱才能消灭仇恨”。

转自:明报

Post Views: 16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戴耀廷:更包容勇武 不信仇恨灭仇恨 昔强调承担罪责 今感“不被捕”亦合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