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廖亦武:反对遣返政治犯

(对于我个人,这也算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缩小版,而对于达成遣返杨伟协议的中加两国政府,却是香港《逃犯条例》修订的全球扩大版。众所周知,好几位加拿大人在中国监狱里,等待解救)

廖亦武:反对遣返政治犯
杨伟(前排右一) 

六四底层政治犯的访谈故事集《子弹鸦片》中,只有两人侥幸逃出中国,一个是余志坚,2017年客死他乡;一个是杨伟,我在四川省第三监狱的难友,如今即将被加拿大移民局遣返回中国,住多伦多的流亡作家盛雪昨天告之,杨伟在监狱给她打求救电话,说移民局已经买好2019年8月28日的遣返机票。

1998年6月,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中美关系解冻,中国国内政治氛围一度宽松,于是北京、武汉、成都、杭州、西安等地,在著名异议分子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等的策划、串通下,公开组建“中国民主党”,并不约而同,向各地政府民政部门提出民间党团登记申请,还积极筹备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之后,遭到残酷镇压,徐文立等人被捕重判,四川省也比照北京,将“中国民主党四川分部”骨干分子刘贤斌、佘万宝、胡明君、王森、李必丰等被捕重判,杨伟是官方指令抓捕重判的数十名民主党人中,唯一的漏网之鱼。

廖亦武:反对遣返政治犯

记得1999年开春的一天,已在国内逃窜数月的杨伟突然敲门。我从猫眼中看见是他,可一开门,他已下楼。我们一前一后到了黄忠小区墙外的茶园,觉得不踏实,又转到附近的火锅店,在包间坐定。他和盘托出逃离中国的计划,我说风险太大了吧。他说威哥,你算有点名气,警察对你当然客气,我是个啥呀?上次落他们手中,倒吊几个小时,然后把住脑袋,一个劲儿撞墙,直到满脸血满头包昏迷过去。我的脑子不行了,经常记不住事,拼命记吧,一会儿就又旋又晕。再也不能落在他们手里了。

我无话可说了,就掏几百人民币硬塞过去。没料到,几天后,他真的用假身份证参加一个旅游团,抵达泰国曼谷。之后脱团奔美国驻泰大使馆,由于语言不通、身份不明,被警卫拦截。于是野狗一般流落异国街头,某一天饿昏倒,被泰国僧人救起,带进了寺庙。

之前他曾在成都近郊郫县潜伏了几日,我听到的版本是,某个黄昏他意外撞见乡村出殡,死者和他年龄差不多,于是灵机一动,尾随到底。终于从死者父母手上,花100块买了死者来不及注销的《身份证》。再花200块,雇专业违法人员换成自己的照片。当时中国比较落后,还没有联机、联网或人脸识别这些高级玩意儿,所以就轻松搞定了。

他在泰国曼谷滞留了四年,其间多次向我求援,我转而向纽约的中国人权主席刘青,还有已被放逐到罗德岛的徐文立求援,终于让联合国难民署确定了他的前六四政治犯身份。加拿大接纳了他。尘埃落定那天,他还给我打电话,我的老电话不用了,他又辗转找到作家汪建辉转达。

一眨眼又是多年,他渺无音讯。四川省第三监狱曾经集中关押了20多名六四政治犯,这些年都过得窝囊,不少人坚持六四信念,二进宫、三进宫,比如许万平、李必丰、佘万宝、刘贤斌、陈卫等等。只有杨伟,好歹出去了,所以他经常成为大伙儿的话题,自由当然是好东西。

廖亦武:反对遣返政治犯

可世事难料,在我2011年7月逃出中国之后,流亡作家盛雪从万里之外的加拿大传来消息,说杨伟出手伤人,被关进监狱了。她还传来了探监的照片。杨伟满面浮肿,精神恍惚,令我无比心疼。江湖迢遥,文人别无长物,只能用心写写他。在《子弹鸦片》这本书中,不仅有他的单篇,而且在开篇的两万字长文中,也提到和他的一段对话:

      唉,你这样的小小六四政治犯,跑哪儿呢?

    只要没独裁,跑哪儿都一样。

    你还会为中国的民主奋斗吗?

    我会学英语,为自己的生计奋斗。

    你会消失在茫茫人流中吗?

    暂时还不会。但有一天会。你我这种坐过牢的,早晚都会消失在茫茫人流中。

他没有消失在茫茫人流中。1999,我们在天安门大屠杀10周年见了最后一面,2019,在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他将被加拿大遣返回中国。我不知道他在异国他乡到底犯了什么事,因何坐牢,为什么一个政治难民,不能在加拿大得到依法处理;但我知道他在四川旧案未结,依据目前中国的倒退情况,一旦遣返,他这辈子就只有消失在独裁监狱。

所以我反对遣返杨伟,反对遣返任何一个政治犯,无论出于什么理由,加拿大政府这种助纣为虐、践踏人权的先例不能开。

中国流亡作家 德国书业和平奖2012年获得者:廖亦武

2019年8月24日

转自:民主中国

Post Views: 37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廖亦武:反对遣返政治犯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