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余东海:马帮和马云

 
 余东海:马帮和马云
 
 
 
不受制约的权力固然可恨,不受制约的资本同样可恶。这次美国大选就让我们充分领教了华尔街和硅谷的猖獗,领教了资本与媒体结合而产生的巨大力量。
 
东海《美国大选的三点启发》其一就是警惕资本与权力、资本与媒体的勾结。在新王道时代,权力和资本必须严格隔离,并且各自受到严密的礼法制约。王道政治不仅要“政教分离”,还要“政资分离”;不仅要“把权力关进笼子”,还要“把资本关进笼子”。
 
故权力垄断要反,资本垄断也要反。互联网垄断是科技垄断、资本垄断、媒体垄断的统一,反互联网垄断已成为国际惯例。欧美有法治宪政,互联网垄断有限,然欧美国家仍然保持对谷歌、亚马逊等巨头一定程度的警惕,反垄断调查不断,让这些巨头背上数亿乃至数十亿欧元的罚单甚至面临被拆分的命运。
 
现中国的垄断具有多重性,以权力垄断和权力资本垄断为主。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质上就是权力市场经济,特权资本主义,权力获得资本支持,资本获得特权加持。资本可善可恶,未必恶性,但权力资本的恶性具有先天性。权力资本垄断比一般资本垄断更可恶,更可怕!
 
所谓的国有企业如两桶油、电信、银行、能源电力等等,就是权力资本的典型,某些民营企业如阿里巴巴们则属于准权力资本。
 
马云曾说:“商业就是最大的公益。”商业要成为公益,首先必须关到笼子里去,否则很容易变成公害。故良制良法之下的商业才是公益,也不是最大的。最大的公益应该是儒家教育。以新王道和礼制把两者结合起来,可以将一个国家的五度提到最高程度。五度者,文明度、自由度、和谐度、富强度、幸福度也。
 
马云无疑是现中国最大的资本家,马爸爸的下贱儿女熙熙攘攘无数无量。对于马云来说,马帮惹不得;对于民众来说,马云也惹不得。在极权社会,正义、异议人士若被权力封杀,道在人心,虽死犹荣;若被资本封杀,那就含冤莫白、白死一场了。故江湖有言:宁可得罪马家帮,不可得罪马家云。
 
日前东海在《关天茶舍》发帖《马云毕竟是浮云—–关于孙大午先生和马云》,赞美大午的同时齿冷了一下马云。想不到,不仅该贴发不出来,原来的大量帖子也被瞬间清空。这让我小小地领教了一下资本的力量,可见对马云的维护、对资本的敬畏已经深入网络从业人员的下意识。
 
更可怕的是,权力以资本的面目出现,借助科技的力量,把异议、正义、真理之声限制在极小范围内或让它悄悄消失。异议者以为民众无知,对真理正义不感兴趣,殊不知绝大多数民众根本无闻。十几年来,一些故人相遇,以为我噤声了。其实我十几年来一直努力发声,只是风沙猖獗,声音传播范围非常有限,而且大多只能发于海外,国内绝大多数人无缘聆听。
 
不过,权力和资本,力量虽然大,终究也有限。在特权面前,最大的资本也是浮云;在历史面前,在良知天理和圣贤君子面前,最大的特权也是浮云。然世人普遍高估了权力和资本的力量,它们也往往高估了自己,连李白都感叹:“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浮云蔽日,只能是表面性、局部性和短暂性的。浮云若蔽日,权力和资本若与儒家为敌,与君子为敌,就是反良知天理之常,反历史而动,衰败和灭亡就是命运的必然。有儒联曰:岂有浮云能蔽日,终将东海驾长风。对儒家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2020-11-21余东海于南宁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余东海:马帮和马云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