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探访王藏家的揪心经历:以“保护”为名的人权侵害究竟几时停止?

 

[编者按]日前我们收到匿名网友递送的探访王藏家的经历,感谢这名网友对王藏夫妻言论自由案件的关注,感谢网友对王藏一家老人和孩子受严重监控一事的关心。本文标题为编者所加。我们想质问的是:以“保护”为名的人权侵害到底几时停止?我们强烈抗议对王藏夫妻言论自由权利的迫害!我们要求立即释放王藏夫妻!立即停止对老人和孩子的严重监控! 

在王藏辩护律师卢思位的帮助下,我周五(2020/11/6)下午顺利找到位于楚雄江岸尚品小区王藏家的楼下。现场有辆中型面包车,旁边有遮阳伞、茶桌、水杯、凳子等物品。也许几个月的24小时看守,这些人有所松懈了?我走到面包车旁时瞄了一眼,扫到有人躺在车内,可能在睡觉或是玩手机,既然无人盘查阻拦,我径直走到单元门前。稍等了一会儿,我刚才通过电话的王藏的母亲带着留在家里的两个双胞胎孩子打开门禁走了出来。孩子们的奶奶领我到面包车,对我说需要来客登记,叫醒了车内的俩人。

两人以疫情防控为名,称需要做核酸检测才可以进到王藏家中。我口头答应去做检测,在他们登记之后得以上楼。上楼期间我从奶奶口中得知大孙子二孙女现在在楚雄古镇小学上学。两个小孙子都已四岁,没上幼儿园,就是她在家自己带。

刚刚坐定,我还没有把我拿来给孩子们的玩具打开,那两人已经上楼敲门,说经过请示领导,领导说必须先做完核酸检测后才能进门。我问那就是说现在就必须要去核酸检测?对方说是。

下了楼后,奶奶追上来说要带俩孙子陪我上医院做检测。这时已有其中的一个看守贴身跟踪。

坐了几站公交后,到达楚雄人民医院已是下午三点多。挂了号到发烧专科,医生告知早八至中二才能做核酸检测,上午做检测下午拿结果。交了110大元后只能等明天再来。

照片是医院外奶奶带王藏两个双胞胎孩子的样子。

因为始终有人贴身跟着,我也不好跟奶奶细聊。简单问了老人的身体,她说自己有三高症,每天都要吃药,不吃药就浑身不舒服。我劝她不要送我了,奶奶坚持送我回旅馆,顺道带我参观了彝人古镇。奶奶路上说她们住的六楼是收不到快递的,所有快递都被看守运到公安局去了,据说现在有三大车了。

到了晚间七点多钟,我接到老人家打来电话,她说非常不好意思,我大老远来看她们没喝口水就必须得走,她说等明天下午拿到检测结果,让我一定到家吃饭。她还说叫了在昆明工作的小儿子一起过来陪我。老人真是古道热肠!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拿到阴性结果,赶到王藏家楼下,又是一番扫描登记请示扯皮耽搁。我看出来自我来后,明显看守人数增加了,增加到五人左右。有个插曲说一下。我四点多刚到时,我拿出阴性证明说这样可以上去了吧?几个看守说等一下等一下。原来是刚才看守的头领跟随王藏大儿子到小区门口,试图阻止孩子到小区外的篮球场地打篮球。过了几分钟,我看到孩子抹着泪不情愿地抱着篮球回来了。看守头领声称因我昨天说今天要四点过来上楼,所以他不能分身去“保护”孩子出门打篮球,然后孩子还“逆反”地与他吵嘴并发生拉扯。

我明白了怎么回事后,没有理睬看守头领,走到远处劝孩子说一会儿我陪你去打篮球。孩子听了我的话,往家走准备上楼。走到楼门口时,看守头领居然还抱怨和呵斥起孩子来了,孩子急了跟他顶嘴。我冲着头领说你没有资格对孩子这种态度。我说我不想跟你争辩,你赶紧登记完了,我还要上楼。

上楼后奶奶说昨天她给昆明的儿子打完电话后,警察马上就知道了,还问他是怎么回事。奶奶说小儿子三点可以出来,大概五点多就到了。

坐了十几分钟,我把昨天的玩具打开给孩子,陪他们玩了一会儿。我看老大窝在一边情绪低落。我说趁现在天亮,我陪你去打篮球吧。征得奶奶同意,我们下楼准备往外走。不料看守过来直接说现在不可以出小区。为何?因为他们要吃饭了,吃饭期间没有人手“可以保护你们的安全”。那在哪里玩篮球?就在小区里面玩就行了。小区里面都停满了车,玩篮球砸到车怎么办?那我们不管。这时头领还拿出执法录像仪,还要掏警官证,说,你要讲法吗,那咱们就按法律来。

我没搭理他。我把孩子往小区南边带,那里有个走车的门是封闭的,形成了一块小场地,练练拍球过人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孩子这时说这里没有篮球架啊,他还说了五点要去外面场地的原因,是因为他跟同学约好的,要在那里组队打球。在我们说话的十步开外,一名看守若即若离。

我跟孩子提议,由我去外面场地,跟他同学解释他不能到场的原因。可是孩子看了地图后还是说不清场地在哪里。然后我提醒他这些看守就是没有人性的机器,而作为整天接触这些机器的人,比如你,最好避免跟他们发生冲突,因为这些人不会跟你讲道理,而当你把他们惹恼了时,你还有可能受到暴力侵害,这样的话我认为是不值得的。我看孩子被我说动了,我接着问,要不就在这里玩玩带球过人?孩子说他没情绪玩了。那我们回家去?好吧。那一会儿吃完饭可以去玩吗?那时天黑了啊,怎么玩?那个场地有灯的。哦?是个灯光球场?对啊。那行,吃完饭我陪你去玩。好。

刚上楼没多久,王藏的兄弟来了。饭菜上桌,我们简单聊了聊他在昆明的工作,我介绍了我到昆明想谈的项目。奶奶做了6个菜,都是亲自做的,鸡鸭鱼肉荤素搭配,有饭有汤,非常美味。真是辛苦老人家了!饭前奶奶到外面接了个电话。饭后她才讲这里公安局要求她和她小儿子晚八点到公安局报到,他们有事要问。

我说您儿子一个去不行吗?不行啊。这么过分?没办法啊。

七点四十楼下看守上门要求奶奶和小儿子自行去公安局,同时要求我马上离开。

第二天早上九点半多,等我终于偷偷和老人家联系上后,才得知昨晚上她们俩被扣留到晚上十点,最后被迫写下除直系亲属外再也不与外面的人见面联系的声明并签字摁手印后才得以离开。老人家说小儿子第二天昆明还有事,他当夜就走了。她自己晚上都失眠了,因为对方威胁如果不按声明做事,那他们就要把四个孩子送去孤儿院,把老人送回老家去。老人哭着说,这些孩子本来就可怜,要真被送孤儿院,可怎么好啊?

探访王藏家的揪心经历:以“保护”为名的人权侵害究竟几时停止?

探访王藏家的揪心经历:以“保护”为名的人权侵害究竟几时停止?

探访王藏家的揪心经历:以“保护”为名的人权侵害究竟几时停止?

探访王藏家的揪心经历:以“保护”为名的人权侵害究竟几时停止?

探访王藏家的揪心经历:以“保护”为名的人权侵害究竟几时停止?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探访王藏家的揪心经历:以“保护”为名的人权侵害究竟几时停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