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维权评论:武汉公民勇破禁忌状告政府

评论员:霍立群 

湖北武汉公民姚青,家住汉口江大路,于1022日上午将2份行政起诉状通过邮政挂号信方式寄往武汉市中级法院。起诉状中,姚青状告中共武汉市政府在武汉肺炎期间发布的第1号、第12号通告违法。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2020123日发布第1号通告,要求“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2020210日发布第12号通告称,为了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决定自即日起在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 

另外,武汉市民张海于1019日分别向中共武汉市、湖北省两级政府邮寄了一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在武汉疫情期间“瞒报、谎报确诊、死亡、疑似病的公职员姓名及职务”方面的信息。这是他第五次向政府提交控告或申请材料,之前的每一次都石沉大海,等待他的只有警察无尽的骚扰和各级法院视若无睹的冷漠。张海的父亲张立发是今年一月份到武汉治疗骨折却意外感染新冠病毒,在短短十五天内离世。张海不愿意在官员陪同下领取骨灰,父亲的骨灰瓮至今停放在武汉殡仪馆无法安葬。

从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新闻发布会时所透露的信息分析,武汉市与湖北省官方应该早就知晓疫情的严重性,但是,苦于无权发布疫情真相,所以,只能刻意遮掩。另外,在民意的压力之下,虽然将时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和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免职,但是,迄今为止,仍然未能启动追责程序,中央督查组对李文亮医生案的调查结果也明显是避重就轻,侮辱公众的智商。 

回想在武汉新冠肺炎暴发期间,武汉市民被强制足不出户两个多月,基本生活不能得到保障,政府与商贩勾结哄抬食品物价,强迫人们吃天价的白菜和萝卜;多人因没有能力购买口罩,在大街上被羞辱和殴打;为阻止人们流动,政府私自挖坑、拉线却没有任何警示,让死者横尸街头。带头与这些不公进行争论的人,却被以“闹事”为由抓捕。

疫情发生,在良性的社会制度下,政府给人们及时有效的信息和引导,人们会配合做好预防和应对,但腐败无能的政府采取的无人性强硬防疫措施,还不忘趁火打动,这是对人的身心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造成严重的破坏。中共自始致终都在隐瞒疫情真相,对待市民如同对待家禽,说关禁不容纷说,造成武汉哀嚎一片。无人不为这场人为的灾难而悲愤,伤痛已经难以愈合。更不能让人接受的是,尸骨未寒,为中共歌功颂德的表彰大会已经上演。这是官方的套路,政府就是这样视民众如蝼蚁。武汉肺炎死亡人数、感染人数、以及经济损失,至今仍然是国家机密,任何想为疫情受害者寻求公义的都会被恐吓、骚扰、抓捕。在强压下,社会表现一片详和,但疫情带来的恐惧和不安已经扎根于中国人的心理,据传甚至有人跳楼自杀。因为没有真相,谣言四起。

但也有敢于站出来说真话的,像李文亮、许志永、张展、陈秋实,还有端点星的陈玫和蔡伟等。继张海之后,武汉公民姚青此时公开其法律行动,这对政府来说是破坏强压下的社会稳定,但对公民社会和受害者而言则是巨大的鼓舞。在武汉肺炎之前,姚青参与维权是因一年前当地建地铁,造成她的房子出现损毁,到社区理论时,社区负责人推卸责任且发生口角,随后被政府的十几个人围殴。姚青因此失去工作,维权过程中,不同部门互相推诿敷衍导致她患上抑郁和焦虑症。 

唯有公开真相才会给民众以勇气和智慧,公民社会的建设不能凭一己之力,需要千千万万公民来共同努力挣取。现在有张海、姚青、为女儿田雨曦讨说法的杨女士,相信名单会越来越长,很多人还没有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走出。对于此次的立案以及案情的进展,无人报有希望。张海表示,姚青能够走出这一步,其实是为千千万万肺炎受害者发声。代理律师陆妙卿也认为,政府强制居民留在家里根本没有法律依据,程序也违法。她与姚青都表示,打这场官司,赔偿只是次要的。 

公众看重的是这个站出来说话的勇气,打破这个禁区。李文亮留下的遗训依稀在耳边“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不让人说话会死人的!” 

20201030

维权评论:武汉公民勇破禁忌状告政府
维权评论:武汉公民勇破禁忌状告政府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维权评论:武汉公民勇破禁忌状告政府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