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民生观察评论:民营企业家李怀庆遭重判20年的警示

民生观察评论:民营企业家李怀庆遭重判20年的警示

民生观察评论:民营企业家李怀庆遭重判20年的警示
 
2020年11月20日上午,重庆民营企业家李怀庆被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一审判处20年重刑。李怀庆的妻子包艳在推特上惊呼“好黑暗的天呀! 强烈抗议重庆当局的这一无耻迫害诬陷行径!”
 
民营企业家李怀庆被如此重判,的确超出了外界普遍预估,震惊的不仅是他妻子与家人,也使整个关注民营企业界命运人士失色。因为从整个案子办理来看,重庆执法当局深文周纳蓄意构陷手段昭然。
 
从案件透露出来的各方信息来看,直接起因是,李怀庆在几年前加入了清华大学博士刘鹏飞创建的名为“环球实报”的微信群,后群主遭到抓捕判刑,重庆公安曾要求李怀庆出具材料举报群主,但遭到李怀庆的拒绝,因此与警方发生争执,得罪了重庆市公安局长邓恢林。随之重庆当局展开对李怀庆及其公司的打压。2018年1月24日,中共在全国发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后,李怀庆于1月31日被重庆警方以“涉黑”罪名抓捕,并于2月12日被重庆江北区公安分局以“虚假诉讼罪”逮捕。2019年1月,被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以非法拘禁罪、诈骗罪、敲诈勒索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同期还拘押了李怀庆公司的多名员工,并将早已离职的员工也拘押起来。李怀庆被羁押期间,遭到剥夺律师会见,亲人通讯联系等等权利,且他儿子与妻子也被拘押审问。
 
2020年6月8日重庆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时,李怀庆当庭控诉:“ 公安机关在提审过程中威胁我,你再不交代,我们就要把你老婆抓进来,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想怎么摸就怎么摸。还要把你的儿子也转进来,重新审讯(之前已经无罪释放)。”“为诱使我承认莫须有的罪名,公安机关办案人员说,只要承认了,就马上放你的员工离开。我当时心软了,我的员工都是老实人,都很好,其中还有小孩、瘫痪的母亲,我为了(他们)被迫承认了很多莫须有的罪名,结果公安机关并没有如约执行,反而就此将我们打成了恶势力团伙,我对不起我的员工和他们的家人。”“公安机关为凑足证据,对案卷调查进行东拼西凑,有的所谓几百万诈骗款项,明显就是张冠李戴随意捏造。更为可恨的是,在提讯时,由公安机关从我公司拿走的原始单据,在提讯的时候还向我出示过,但在提交给法院的证据中就找不到了,因为那些证据对我有利。”—-
 
另据不同被告人当庭分别表示,重庆公安机关已预设情节提示的方式诱供。所有员工被捕的时候为2018年1月31日,而大多涉案内容均发生在2015年之前,所以被告人对于很多公安机关提出的“犯罪事实”均记不清楚。于是,重庆公安机关便以创造性思维,开创了预设情节提示法。他们预设情节,然后提示被告人按照预设情节做肯定的回答,并作为犯罪事实记录在案。被告人田浩甚至被威胁“你都进来了,不承认是走不掉的,你承认恐吓打人最多几个月就可以出去了”,被告人出于对自由的渴望只得承认,没想到几个月却变成了羁押2年多后的重判。
 
李怀庆原为重庆富华典当公司董事长,为人仗义,多年来一直资助大凉山地区的贫困儿童,也帮助家境困难的昔日战友;他是“随手公益”志愿者,多年来也参与救助尘肺病工友的“大爱清尘”活动。据不完全统计,李怀庆前后捐款近三十万元。
 
中共当局对民营企业家、公益慈善人士李怀庆及其公司采取如此公然构陷的残酷打压,不仅显示着中共当局枉顾法制,践踏人权,肆意剥夺民营企业主人身自由权、财产权、经营权、公民言论自由等等基本宪法权利,而且预报着中共在系统性地清除民营企业中信奉自由市场原则、敢于承担社会责任、热心公益、有社会良心的“异类”,在大刀阔斧地整顿抢占民营企业领地,强力推展国进民退。
 
中共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展所谓改革开放以来,民营企业在艰难中得到一定的发展,一批民营企业家随之成长起来。由于民营企业在中共极权主义与国有企业挤压中生长的特殊性,民营企业主对现代自由市场经济规则与自身生命财产安全有深切忧虑,为此一些民营企业主从经济发展规律中体会到现代文明自由价值与规则的可贵,从而生发出对现代普世文明价值的认同,对宪政民主法治人权的向往,有的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参与到一些现代文明价值探讨行列,甚至主动参与社会公益,承担社会责任。这些由经济发展而养成现代自由市场精神进而推广到对社会普世文明认知的民营企业主,是中国经济的支柱,同时也是中国走向现代文明的动力,然而,这却是中共极权延续的“敌人”。
 
极权主义赖以延续的根本是控制社会一切资源。几十年来中国社会的发展所产生的民营企业事实上削弱着中共对资源的控制,而民营企业主信奉的自由市场规则与极权主义掌管主导一切原则背道而驰。中共极权统治集团要想加固自身统治以延续特权,从中共十八大后祭出了国进民退方针,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人”,而将民营企业当作外人,对民营企业展开全面收服与剿灭的两手清理整顿。收服,就是将那些与极权勾兑,深陷于权钱交易,成为极权奴化盘剥社会工具,且甘愿作极权的奴狗,听命于极权摆布的企业主及其企业,采取公私合营,使其全面受控于国有名义下的权力所有,达成民企的国有化。剿灭,就是对那些信奉现代市场原则,拥有普世价值理念,不甘愿甚至拒绝接受极权摆布奴役,不听命实现国有化的民营企业主及其企业的彻底铲除。今天李怀庆被重判,正是中共针对民营企业的收与剿国策体现。
 
大家应该看到,最近两年来,中共随着统治危机的日益加深,对民营企业主打压清剿力度也在相应加大,类似李怀庆事件接连发生,如北京当局今年3月抓捕重判任志强,9月抓捕出版人耿萧男夫妇,11月拘押河北孙大午和家人及其企业高管。这一系列事件,其实贯穿着中共清剿民营企业以达成全面控制社会资源来巩固极权统治的国策。所以,今天重判李怀庆遭重判20年事件,其实预警着中共对民营企业严酷镇压的风暴劲刮,预警着中国民营企业主及其企业的命运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民生观察  2020年11月20日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民生观察评论:民营企业家李怀庆遭重判20年的警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