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朱民泽:历史关头勿做民族的背叛者

朱民泽:历史关头勿做民族的背叛者
 
 
 
国务卿庞培欧上周在加州尼克松图书馆的反共演讲,让反对中共和海内外自由民主人士备感振奋,认为等了这么多年,美国终于认清中共本质,开始带领自由世界对抗习近平的「新暴政」,反共大业有美国这个最强大的外援,迎来了最好时期。
 
点评:马列劣质文化入侵东亚大地已逾百年。共产党祸乱中华亦已百年,中共建政七十年,美国绥靖四十年。如今终于迎来了国际反共的大潮流,当然使得海内外华人鼓舞振奋。如此大好形势,应该告慰过去几十年为中国民主自由牺牲的人们。正如陆游的诗句:“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所谓“崖山之后无华夏”。宋以后,蒙古人,满洲人,日本人,马列人相继入侵中华大地。汉人与各族人民遭受欺凌,华夏文明和文化备受摧残。
 
近代中国,如果没有西方人的出现,革命党人是难以“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中华民族的遗憾在于,鞑虏已除,马列又侵。蒙古人、满洲人、日本人是武力殖民;马列人既是武力殖民,又是思想殖民。中国大陆人至今还是奴隶,因为他们还在一直重复地高唱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中国近代史证明,如果没有外部力量的出现,此前革命党人是不可能革命成功的,此后中国大陆也难实现宪政民主的社会转型的。如果没有宪政文明和普世价值在中华大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中国人就无法真正做一个自由的人。
 
庞培欧讲话除了反映美国的改变,也把希望寄托在中国人民身上,他说:「我们还必须与中国人民进行接触,并赋予他们力量,……他们是充满活力、热爱自由的人民,与中国共产党完全不同」,自由世界要同中国人民一道,改变——实际是推翻中共。
  
点评:这是正确的改变,务实的做法。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不等同人民。这是基本常识,但国内很多人至今还是混淆不清。
 
庞培欧不再笼统地提中国,把中共和中国人民切割,将反共希望寄托在中国人民的觉醒和反抗上,这是美国对华政策近期发生的最明显变化。川普政府的高官谈到中国时,都把矛头对准中共,集中火力攻击中共,为的是让中国人民理解和放心,美国打击的是中共,而非中国,美国热爱中国和中国人民,所以你们该和自由世界一起,反抗中共这个「恶霸」。
 
点评:这样无关痛痒的小骂,其目的是为了掩饰后面为中共涂脂抹粉地外宣。作者企图论证一个关键问题:中共短期内是垮不了的。言外之意,就是希望海外华人不要折腾;美国也不要和中共做无谓的对抗。美国而应该继续保持与中共接触,温水煮青蛙式的慢慢地中毒衰败下去。
 
美国政府的「用心良苦」——假如真的如它宣称的那样,中国人民真的听得进去,起来改造或反抗中共?我知道一些同道对此很乐观,对中国人民反抗暴政的决心很有信心,我也希望如此,然而,实际恐怕不是这样。
最近我反复说,美国将中共和中国人民区分开来的做法有些晚了。我看到受邀参加庞培欧演讲、被庞称为「中国民主之父」的魏京生先生接受采访时也说有点晚了,不过他还是很有信心。我不知他这个信心是真有信心,还只是出于鼓舞士气,反正我对中国人民能否起来反共不大有信心。
我说的中国人民是指整体。至于个别或部分中国人民,我从来不怀疑他们的反共决心和勇气,对于他们,我是只有敬佩的份,同时为他们吶喊和助威,但如果说大多数中国人民也有反共之心,特别是想起来反共,我无论如何也不信的。
 
点评:这种唱衰民主运动的论调,目的是为了强调中共的死而不僵,溃而不崩。如此论调,有些人早几年就在说了。其实,他们都不懂一些生活常识。如果一个事物真溃烂了,怎么可能不崩呢?不崩,是因为溃得不够,烂得不彻底罢了。
 
这种“灭民运士气,长独裁威风”的说辞,才是邓聿文行文的真正目的。此处再次证明作者根本不懂历史。当年陈胜吴广起义,他们只是行走在大泽乡的一群劳役,起义是极少数的几个人发动起来的。晚清爆发的革命,也是极少数活跃在海外的革命党人发动起来的。反共一样,不可能期待并寄希望于大多数大陆民众。一旦时机产生,只要有一个人呐喊,或揭竿而起,或借突发事件,很快就会风起云涌,一呼百应。齐奥塞斯库的灭亡就是因为有一个人在广场上勇敢地喊了一嗓子!
 
因此,邓聿文的此种论调,如果不是糊涂的就是别有用心。
 
的确,许多中国人包括中共队伍中的部分党员,对中共、对习近平、对中国政府,是有各种各样的不满,有些人还从不满走向反抗,特别是在目前这种大好形势的鼓舞下。然而也要看到,针对各种具体问题的不满,对整体中的多数来说,还没上升到一个抽象的针对中共的不满,即对中共的邪恶有一个本质认识,没有这样一个认识升华过程,是很难催生出反抗之心的,即使有这个认识,到具体的反抗行动,也有一个过程。
 一些人的乐观在于,随着外部环境恶化和各种反共信息传播,加上经济不景气,终将带来的人民生活水平下降,会日积月累,触发变局和促进人民的反抗之心,因此,等待的只是时间。10年、20年之后的事情不好说,但在未来几年尤其当下,指望由于美国的反共而民意也反共,我还没看到这种苗头。
 
点评:篡改历史,宣扬仇恨,洗脑教育,信息封锁,这是中共对付老百姓的四大手段。看来,对海外华人,甚至对不少华裔学者也起了很大的作用。中国大陆很多民众看不清中共的罪恶本质,有糊涂的、错误的认识,正是中共的四大手段起了一定的作用。
 
当明朝将领袁崇焕在北京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京城市民争先恐后地抢着吃他的肉的时候;当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被推向北京菜市口斩首示众,北京市民为了表达所谓的“爱皇主义”,纷纷向六君子吐口水、扔白菜梆子的时候;当革命党人被屠杀在绍兴街头,民众争先恐后地去吃人血馒头的时候,这些所谓的民意毫无意义,完全不能说明政权是强大的,民意基础是牢固的。清末,当中国绝大多数民众还是糊涂的,愚昧的,助纣为虐的时候,最后辛亥革命不还是成功地推翻了满清统治吗?其实,历史不是广大普通民众书写的,而是极少数民族英雄推动的。 
 
同样,未来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不能指望大陆受共产党思想殖民的普通民众。邓聿文要求民众等待时机,这是在变着法子劝告人们,不要去努力倒共,不要和美国政要一同起舞,遥相呼应。这正是中共实行的一种缓兵之计的策略。如果海外华人学者还帮中共实行这种手段,那是华人学界的糊涂虫,有可能堕落成华人败类,那是不可不警惕的。
 
不妨做个简单计算。中共有9000多万党员,连刚开除党籍的任志强都曾自称「忠诚的共产党员」。我的意思是很多反对派曾经或现在仍然是党员,那么如果把中共作为一个整体反,显然这也是庞培欧的意思,逻辑上就把中共推到人民的对立面。
然而问题在于,这9000多万党员的绝大多数不在人民之列吗?假如他们不算人民,连同受他们影响或牵连的家属和亲人都排除在人民之外,人民还剩下什么?前些天在媒体曝出美国拟禁止中共党员赴美的消息后,有人算出美国打击的对象涉及2.7亿人以上,如再扣除16岁以下这部分人(在政治上这个群体基本不发生作用,因为他们未成年),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和亲人在中国人口中所占比例估计高达三分之一,如果他们排除在人民之外,从力量对比来说,非党员的三分之二可能远不是这三分之一党员及其关联人的对手。
 
点评: 中共有9000万党员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当年,北宋有上亿的汉人,也挡不住几万蒙古铁骑;明末,朱氏子孙有好几百万之众,也没有挡住十万满洲人入关。就算中共是一个有2.7忆人的巨大群体,就能论证中共坚不可摧吗?“非党员的三分之二可能远不是这三分之一党员及其关联人的对手“,这是书呆子不懂历史的混账话。按此逻辑,大泽乡的800劳役能是几十万秦军的对手吗?历史事实又如何,秦军不是最后被打败了吗?如今中国大陆的教科书里,竟然把这个历史事件给删除了。既然中共如此强大,但又在害怕什么呢?
 
严重的问题其实还在于,在党国这么多年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洗脑下,我没看到人民的大多数有反抗意愿,不仅没有,他们中的多数还拥护和支持这个政权。普通民众对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被关闭的反应已显示这点。不要把民众对政权的支持,认为是中共故意塑造出的虚假现象,如果反对派不承认这个现实,还是会碰壁的。
美国对反共大业的支持是好事,但这只是给了一个外部条件,如何撬动民意并把它驱赶出中共阵营,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点评:美国能给自由,但不管吃饭。不少华人学者,由于来美后生存艰难,就经不住中共糖衣炮弹的侵袭。为五斗米而折了腰,被收买拉拢,明里暗里地替中共干脏活了。如是,吃美国的饭,砸美国的锅;暗自享受美国的福利,却公开为共产党唱赞歌。这些人在北美华人学界里混,真是可怜可耻,可悲可叹。
 
美国民主自由的宽松环境,让一些忘恩负义之徒有了可乘之机。作者为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再比如,中国战略智库的李伟东,前几年因为生病,在纽约做了个手术,因为得到哥伦比亚大学某知名教授的帮助,减免了好几十万美金的医疗费。如今,他公开反美,为中共洗地,为独裁帮腔。2020美国大选临近,李伟东在推特上竟然公开辱骂支持川普的华人是一群贱货。北美华人群体撕裂的如此厉害,都是一些两头混的人在蓄意胡搅蛮缠,混淆是非的结果。
 
成都人有多少人去看热闹的?这就能证明中共有民意基础了?就有民意支持了?写出这样的文字来,简直是笑话。
 
原载:世界日报
 
点评:《世界日报》作为北美重要华文报刊,竟然刊登这样烂文,北美华人也是醉了。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朱民泽:历史关头勿做民族的背叛者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