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余东海:极权暴政比无政府更可怕

余东海:极权暴政比无政府更可怕
 
应该划掉谁,谁来划掉它?
 
微信圈看到这样一个视频:
 
一个小学生,正在将黑板上的词逐一划掉。首先是“手机”、“零食”、“平板”等,然后是“朋友”、“兄弟”、“姐妹”,接下来是“外公”、“外婆”,划到“爷爷”、“奶奶”时已很纠结了,剩下“爸爸”、“妈妈”时,他挣扎了很久,擦了擦眼泪,将“妈妈”划掉,只留下“爸爸”……最后,再次掩面痛哭。
 
有人说:“如果是我孩子,我会教他像孙悟空一样画一个圈,将黑板上所有的词保护起来,圈外再写上老师名字,然后,狠狠地,一笔勾销。”
 
东海曰:这种老师就是典型的邪师恶知识。不过,老师罪责虽大,也是三帮之罪。凶手和罪魁祸首是老师背后的邪恶,那才是最应该划掉的。只有坚决、彻底、干净地把它划掉,“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兄弟”、“姐妹”、“朋友”才有救,残剩的“爸爸”才有救,圈外的“老师”才有救,孩子才有救。
 
谁来划掉它?如何划掉它?这是这个时代的核心问题,是天道和历史放在所有正人、正常人和正义力量面前的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2020-10-23
 
 
道理的力量
 
 
儒家的内在力量,包括道德的力量和道理的力量。儒理易理义理,一切合乎天道、顺乎天理之理,都可以称为道理,也可以称为真理。真理包括道德真理、社会真理和科学真理。把本之于天理的种种真理、本之于仁道的种种道理讲透了,它们就会自发产生潜移默化的力量。
 
例如因果律,是儒佛道共法,但儒家的讲法特别实在、正确。明白了儒家因果律,就会明白邪恶是一种害人害己、没有赢家的自戕,即使从功利角度,也很容易对邪恶产生免疫力。这仅仅是东海千律之一。百论千律围绕五观,有机组合成仁本主义体系。故长久阅读东海文章著作,思想、精神和心地想不好起来都不可能。
 
2020-10-22
 
路在我方
 
 
前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前不久在港媒刊文,连问13次“路在何方?”并重复了9次“我们仍然站在十字路口”。文章从经济角度谈中国的前途,认为在公私合营的舆论再度兴起的背景下,左的错误对中国的发展危害性最大。
 
有学者分析,厉有为的言论代表党内自由派的想法。东海以为,党内没有自由派,把自由派改为右派,此言才能成立。厉以宁对左派回潮的反对,“承认民营经济是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私人财产和公共财产一样都神圣不可侵犯”等主张,“战略性重大问题的突破”的建议,都没有突破社会主义的框架。
 
然路在何方这个提问很有现实意义。东海曰,路不在左方,也不在右方。路不在北方,北方殖入的马路已经走绝。路在何方?路在东方,在我方。汲取传统中华文明和西方人本文明精华的现代仁本主义,是最适合中国也最适合人类的光明大道。
 
2020-10-22
 
神本、人本和仁本
 
 
或说:
 
“120多年的实践告诉我们,此路不通,因为中华文明和欧美文明压根就是两码事。当然,你也许会用普世价值的观点来反驳我,这里我先不和你争论到底存不存在普世价值,我想先请你看一下当代那些推行了“普世的宪政民主”的阿拉伯国家吧,我不说它们出现了灾难,但至少可以说效果不佳,”
 
东海曰:阿拉伯世界宪政民主特别难以实现,实现了,品质也不高,关键在于文化。宪政民主和欧美文明的文化基础是人本主义,阿拉伯世界的文化主流是恶性神本主义,即极端主义宗教。两者正邪有别,格格不入。
 
中华文明的文化基础是儒家即仁本主义文化,与人本主义没有冲突,可以并行不悖或交集兼容。注意,120多年的实践与儒家无关。对于儒家,民国是彻底架空,共和国是相悖而行。
 
2020-10-24
 
文明与野蛮的冲突
 
 
《戎小捷:从文明冲突的角度审视法国教师被斩首事件》一文认为,法国的斩首事件和鱼唇事件属于同一个性质: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所提供的解决办法是大家都先从红线上退后一步,然后交流、沟通,达成伟大的妥协。东海期期以为不可,《议报》编者按言之有理:
 
“如果坚持“文化多元”到把“宗教信仰自由”和“宗教不宽容”看成是两种应该互相妥协的文化,显然是过份的。同样,把奉行自由至上的价值观和奉行专制独裁的价值观归结为没有优劣之分的“文明冲突”显然也是错误的。”
 
特补充曰,文化有正邪善恶之别。文化多元应该是正善文化的多元,不能把极权主义、极端主义文化视为多元中的一元。西方自由主义与马家极权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之间的冲突,是文明与野蛮、正善与邪恶的冲突,具有原则性和不可调和性。从思想上、政治上对两极主义进行严厉批判和清算,是儒家仁本主义文化和西方人本主义文明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和人道使命!
 
 
2020-10-25
 

极权暴政比无政府更可怕
 
 
东海律曰:王道政府优于民主政府,民主政府优于夷狄政府,夷狄政府优于无政府,无政府优于极权政府。极权政府制造人道主义灾难能力之强,对人命和人心的危害之大,是三界内任何邪恶势力望尘莫及的。
 
王道最好,上不封顶;极权最坏,下无底线。如果无政府是丛林化,极权政府就是监狱化地狱化。丛林有望产生自发秩序,黑狱只有把人变成囚徒和鬼的恶序。
 
二程言:“礼一失则为夷狄,再失则为禽兽”云,极权主义不是一失再失的失礼,而是完全反天逆礼,反天道天理之常,逆礼之精神而动,故导致广大官民豺狼化魔鬼化,比一般禽兽厉害千万倍。
 
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极权主义才具有一定程度的可取性,那就是:若非实行极权主义,人民将灭绝,民族将灭族。然而,古今中西所有事实无不证明,对人民和民族危害最大、最有可能带来灭顶之灾的,恰恰是极权暴政。
 
王道和民主都是好政府,两种政府领导之下取得的统一,都是良性的。良性的统一当然优于分裂。但比分裂更坏的是极权的统一,那是黑狱的扩大化。黑狱扩大的过程和结果,都是人民和国家的灾难。
 
2020-10-28
 
 
利他利己无不诚
 
 
有儒友说:
 
“‘诚’的内涵还包括没有一丝为己之念(妄念),没有一丝为己考虑之心,包括名利等等。名利获得是上天根据德性赐予的,不是求来的。夹杂一丝妄念都影响德性,影响威德的建立。”
将名心利欲和一切私心私欲视为不诚和妄念,否定利己而唯讲利他,相当利他主义,可谓儒皮墨心准墨家。将私心私欲视为不诚,是对诚字的误解。
 
《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诚是天道的本然,致力于诚是人道的原则。诚的人,不用勉强就遵循中道,不用思考就有得于道,自然而然地符合中道原则,这是圣人。致力于诚的人,选择了善就牢固把握着。
 
诚者天之道的诚,形容“性与天道”,即指“性与天道”,即《中庸》开头的天和性。故这个诚具有超越性,超越于利己利他的思想、理念和精神。也就是说,诚自身无己无他,没有自他之别,没有利己利他的思想、理念、精神。思想、理念、精神是“性与天道”的作用和现象,而非“性与天道”本身。
 
诚者即圣人,天性全体大用,该利己时利己,该利他时利他,利他无碍利己,利己无碍利他,而且可以更好地利他。这都是不勉而中、从容中道的表现。立足于中道,自立与自利毫无矛盾,立人与利人相辅相成,都是诚的作用和诚之的表现,利他利己都出于诚,利他利己无不诚。
 
或谓利己非善,或谓利己非善非恶,无记。东海曰,都不对。只要不损人,利己就是善;只要发而中节,七情六欲就是善。情与欲、利己之心都是良知天性的发用。没有七情六欲就非人,没有食欲生命无法延续,没有色欲人类无法延续,人不利己社会亦无法延续。那才叫天诛地灭。
 
 
2020-10-29
 

孙氏何尝非乱臣
 
 
《周鲁:洪杨之乱,抑或太平天国?》说:“吾国自古以来,皆重正名一事,然洪、杨起事,迄今已逾百六十年,其名尚有争议,而其实之争议更甚,由此可知其干系之大。曾钱何以深斥之,孙毛及另四人何以盛誉之?其中原委,大可深究,非深明国史者不可作答。”
 
东海简答如下:洪杨之乱是恶性神本主义与汉族主义、极权主义与民粹主义勾结苟合而成的造反作乱运动,具有反传统、反社会、反文明、反正道、反人类的五反特征。凡正人君子,必然深斥之;凡乱臣贼子,必然盛誉之。孙氏虽比m正派,然于中华文化和文明,亦不可不谓之乱臣也。
 
2020-10-29
 
 
中华标准
 
 
中华文明自有文化、政治和制度标准,文化为中道,即中庸之道、孔孟之道;政治为王道,近悦远来,天下归往;制度为礼制,礼乐刑政兼备。中华文明的核心要求是三统并建,道统高于政统。
 
这个文明标准具有历史的超越性,不为现实而贬,不为功利而降,不因时代升降、人心向背而改变。历代儒家王朝政统品质参差和晚期毁坏,无碍于道统的中正,也不影响这个标准的正确。
 
我们不会因为美国文明强大,就降低标准,认自由政治为王道,认美国和发达国家为中华。我们也不能因为清朝政统欠正,就否定中华三统,认三民政治为王道。
 
所谓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虽有好坏之别,皆非民有、非中华,皆属乱世。不同在于,“民国”为初级乱,小乱世;“共和国”为超级乱,大乱大邪大恶之世。认“共和国”为中华,无异认贼作父;认“民国”为中华,仿佛将杂乱小人抬举为圣贤君子,亦不实而非礼。
 
2020-10-29
 
 
呼吁美国:为了全人类,消灭小金朝
 
 
浏览了小金朝最新宣传片:《全世界进入金正恩时代,享受社会主义荣华富贵》,不由得哭笑不得,厌恶之极。国家贫困落后,贫富极端悬殊,人民食不果腹,人种都已退化,于世界毫无贡献,而且是国际上三个最大的麻烦制造者之一。居然好意思说什么人民利益、人民尊严和荣华富贵,无耻之耻无耻矣。
 
有一篇题为《谁是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的文章指出,中国是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没错,中国人民代价最重,间接的姑不论,直接的代价是数十万人的生命,几十亿美元的战争贷款。朝鲜人民同样惨重,受苦挨饿、饱受奴役至今。主导出兵者因此绝后,也是惨输。小金朝是唯一的赢家。
 
除了祸害其国内人民,更让我担心的是,小金朝会给中国带来巨大的麻烦乃至灾难,比如核污染,比如翻脸无情又绝路无望的时候核武攻击中国。把这么一个东西扶持起来,不仅给中朝两国人民制造了巨大持久的麻烦,而且后患无穷,恶果莫测!但愿我的忧虑是多余的。
 
这样的邪党暴君是不可能改良的,也是很难从内部推翻的。无论是为了小金朝人民,还是为了人类的安全、尊严、前途和命运,都应该及早消灭之!如果中国是王道政治和正常国家,自有责任及早斩其首灭其党。可惜现在中国被马帮窃据,自身难保。美国作为自由大国和当代霸主,就应该负起责任来,犁庭扫穴。
 
 
2020-10-29余东海于南宁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余东海:极权暴政比无政府更可怕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