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余东海:儒马不两立(微言集)

 余东海:儒马不两立(微言集)
 
(1)马家有党无国。正常国家自有内外双重责任:对内,要为其国民的生存、发展、安全、健康、幸福和可持续发展履行相应责任;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要为全人类的安全、健康、幸福和可持续发展承担必要责任。而极权之国不仅不负责任,而且是“负”责任,在国内不断制造人道灾难,在国际不断制造各种麻烦。
 
(2)看到无名氏的一句话:“啥叫觉悟高,韭菜赞镰刀。”大赞。短短十个字,把蚂主义信仰、无产阶级道德、社会主义觉悟、共产主义精神都概括进来了。弱势群体对马列主义的信奉、支持和赞扬,都是韭菜对镰刀的赞成。镰刀固然罪恶深重,韭菜也是自作自受。韭菜与镰刀,相辅相成,一拍即合。
 
(3)接受马家教育,人生识字糊涂始就是必然的。马学的洗脑从小学乃至幼儿园就开始了。凡是脑袋被洗过的人,多少都会受到不良影响,轻则浆糊化,重则邪恶化。要恢复正常,需要正知正见的洗礼和培养。就像喝从小狼奶而在狼群里长大的孩子,要去除狼性,大不易。唯物主义、社会主义信仰和党性,就是狼性。
 
(4)马学虽不精深,确实博大,自圆其说,自成体系,迷惑性非常大。其阶级斗争、计划经济、剩余价值、无产阶级革命和专政等等学说之错误不难发现,其虵蜖主义共产主义之错误颇难发现,其唯物主义之错误最难发现。不少学者批马批毛,立足点还是唯物主义或虵蜖主义。甚至一些儒家学者也认为马哲无误。
 
(5)马家是哲学物本位,政治党本位,经济公有制;儒家是哲学仁本位,政治民本位,经济私有制。马家是害民害国害天下亡天下,儒家是利民利国利天下救天下。两家本质矛盾,不可调和。儒马之间不仅是华夷之别,更是圣贼人禽之别。东晋时王与马可以共天下,东海曰儒与马不可能共天下。《后出师表》有一句名言: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东海曰,儒马不两立。
 
(6)论及儒马的时候,有三个误会颇为流行:一是将公天下与公有制划等号,一是将大同理想与共产主义相比附,一是认为儒家的政治道路也是、至少接近社会主义,皆大惑大谬。这三个问题不解决,终身入不了儒学之门也。
 
(7)儒马并信、并重的人,轻则思想混乱,重则精神分裂;政治上儒法并重或儒马并用,必然导致官心民心混乱,国家精神分裂。盖儒与法或儒与马,道德规范、价值标准、政治立场无不相反相悖相互矛盾。这是正与邪、善与恶、华与夷、圣与贼、人与禽、文明与野蛮的矛盾,具有不可调和性。
 
(8)钱逊先生千古。钱先生“儒马结合,相互转化”的观点,在学界和体制内儒学界颇为流行。我持异议,两年前曾作一文《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钱先生大贤之后,纵不同意我,当能容忍我剖肝输胆的真话直言。可惜再也没有当面请教的机会了,甚感遗憾。
 
(9)马家以有产无产分阶级,权力归资产阶级固然不对,归无产阶级更加不行。没有良好的文化教育和制度制约,有产无产,都会缺德。在马家框架中,无产阶级掌握权力,更会迅速变成特权资产阶级,腐败无止境。儒家以有德无德分阶层,权力归有德阶层,即文化道德精英群体。儒家政治选贤与能,就是要选举出那样道德挂帅,德才兼备的精英群体,即君子集团。只有君子在上形成君子集团,才能真正权为民所用,把权力用于敬天保民,富之教之。富之,是利物之用,厚民之生,让无产者富起来,至少享有福利保障;教之,是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制之以法,让多数人道德化,至少守住法律底线。唯有君子集团,才能建设礼乐制度;唯有礼乐制度,可以最大程度地将敬天保民落到实处。
 
(10)特色自由派喜欢栽赃,或把历史上法家的罪栽给儒家,或把现实中马家的恶栽给儒家。儒家成了最大的背锅侠,替法家、马家背着太多的锅。指马为儒又特别荒唐。儒家于民国伊始即退出政治领域,四九之后更退出一切领域,反孔反儒空前彻底,还让儒家为各种问题担责,岂有此理!
 
(11)对于儒生来说,坚持以儒立身,以圣贤境界为最高道德追求;期盼以儒立国,以王道政治为最高政治追求,是理所当然、份所当为的。借用拿破仑的话说,不想当圣贤不追求王道的儒生不是好儒生。当然,个人成不了圣贤,退而求其次,成为正人君子也不错;政治追不到王道,退而求其次,实践自由民主也不坏。
 
2020-10-20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余东海:儒马不两立(微言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