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成都访民打报警电话:特快专递丢了没人管

民生观察2020年11月20日消息】居住在成都市金牛区的钟星福,今年52岁。在改革开放的早期,属于抓住了机会实现了勤劳致富的快乐青年。但是2007年的一个偶遇,彻底改写了他的人生轨迹,从一个衣食无忧的富裕业主,成为了喊冤十五年的职业访民。依法维权抗争到现在,从一个民告官案件,变成50多个行政诉讼官司,而且还是没有希望和尽头的漫长路程。

2007年4月11日,钟星福在成都市成华区公安局旁,与卖淫店女老板调侃了几句,没有达成交易便迅速离开。离开没有走多远便被老板等人追上来,痛快的将钟星福殴打了一顿。司法签鉴定是轻伤构成了故意伤害罪。

在事件的处理中,由于公安人员明显偏袒,对刑事犯罪者并没有采用任何法律措施。对此,钟星福极度不满,开始了秘密的调查取证。艰难困苦的调查过程和结果,令钟星福大吃一惊,原来这个卖淫店的投资者,有成华分局的工作人员参与支持。

为此自2007年7月以后,钟星福就暴力伤害一事,以及围绕此事发生的行政乱作为问题,持续多年、多地、多机构的上访喊冤。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司法系统,各级信访机构、居住地、户籍地、以及社区居委会,都知道钟星福的案情、事件和相关内幕真相,但是就是没有人愿意出面,妥善处理事件真相,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行政违法问题。在有些人想用补偿十万堵嘴巴,没有达成共识的几年里,直到2019年9月,在四川省走完所有的行政诉讼程序后,钟星福启动了北京上访喊冤的跨省控诉过程。

进入2020年,突如其来的武汉病毒,打乱了钟星福亲自去北京递交诉讼的进程,加上最高院开启了接受信件和电子邮件办理非接触诉讼业务的窗口,钟星福便改用全球特快专递,将自己的行政诉讼再审请求和证据材料,一并邮寄到了北京最高院。

耐心等待最高院答复的钟星福,数月也没有收到最高院的回复函件,便于11月10日绕过成都地方的监控阻拦和干预,在12日来到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中心,询问和督促再审立案情况。工作人员先说没有立案,再说没有受理。怒不可遏的钟星福便要求退还邮寄的再审材料。工作人员不经意的说“没有收到邮寄来的再审材料。”这么一说更叫钟星福吃惊和愤怒,他马上拨打报警电话说“私人贵重物品丢失下落不明。”

勉强赶到最高院信访接待服务大厅的110巡警,询问了事情的前后经过,再核实了最高院工作人员签署的签收证据,便对钟星福提供了两个解决方案。第一,向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督查机构进行投诉举报,要求最高院督查机构予以答复处理;第二,马上要求最高院信访接待中心调查是谁取走了材料?材料目前又在什么地方?在钟星福再三催促和逼迫下,最高院才有人告诉钟星福和警察“材料丢失了!”不能也不想继续忍受的钟星福便说“是你们故意销毁了吧?!你们这是犯罪!你们这是违法!”

最后在警察的协调下,最高院信访接待处工作人员答应,就此事件展开内部调查,在未来的时期一定给钟星福一个满意的结果和处理方案。钟星福认为此事没完,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不满意就会继续抗争下去。

成都访民打报警电话:特快专递丢了没人管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成都访民打报警电话:特快专递丢了没人管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