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江西吴赛英家破人亡土地被强占

民生观察2020年11月14日消息】吴赛英,女,生于1972年7月20日,汉族,住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三庙前乡万安村063号。身份证号:362330197207204183。

现依法控告鄱阳县公安局、三庙前乡人民政府、三庙前乡土地管理所、万安村村民委员会、王新兵、王中杰、周同才、王亮、吴明良、徐云龙、黄逢超、周航、曹权宝、余军林、余章忠、余光佣、余先其、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等人利用其国家公职人员或代为行使国家公职身份,包庇或纵容黑社会人员,依仗其三庙前乡黑恶家族势力,以王新兵、王中杰等为组织领导者,以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等人为固定的骨干成员,进行有组织地通过滥用职权、非法拘禁、寻衅滋事、强占、抢占农田、故意伤害、弄虚作假、伪造证据、颠倒黑白、大搞逼供、谋财害命、毁坏公私财物、抢劫绑架、故意制造命案至今不查,严重造成控告人吴赛英家破人亡,被非法占用农用地。

吴赛英反映证据线索如下:

一、1996年,在万安村村委会会计余先其和原村书记余军林的保护下,余盛举和余庆发丈势欺人借造水沟为名,霸占吴赛英2分8厘农田。

二、2003年,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等人再次霸占吴赛英农田,擅自违法建房,面积特别大,在吴赛英不同意的情况下,吴赛英三翻五次的阻止,余盛举和余庆发二人叫来两家人员对吴赛英进行多次殴打,并打成重伤,天理何在。

三、2005年,万安村原村支部书记余军林和村委会会计余先其以开发新区为由,强征霸占土地,转卖村民土地,与鄱阳县公安局和三庙前乡人民政府不法官员及三庙前乡派出所的不法警察和三庙前乡土地管理所,官官相护、官商勾结、以权谋私,欺压、哄骗村民,2005年6月8日,余先其指使余盛举(余盛举是余先其侄子)为帮凶,拿着一张无乡镇府的公章,也无村委会的公章的通告到处宣传和造声势,将发展大道几公里田地全部霸占,以最低白菜价给村民补偿,以黄金价卖给开发商,想方设法进行贪污。吴赛英承包的农田也在其中。

四、2017年至2018年期间,吴赛英刚满22岁的儿子余章会高中毕业后,发现家里承包的农田被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等人侵占,母亲也多次被这三家人打伤,加上三庙前乡派出所的不法警察颠倒黑白,充当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这三家人的保护伞,反将母亲吴赛英多次拷打,于是就多次到三庙前乡派出所讨个说法,想为母亲讨回公道。后又多次到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家理论,想帮助母亲要回他们霸占的农田和母亲被打的理由。在此期间,吴赛英的儿子余章会多次与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发生肢体冲突,余盛举、亲庆发、余三千曾多次扬言要弄死吴赛英的几子,余章会也曾经多次扬言:如果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不归还他家农田,恢复原状,早晚要与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玩命,杀一个抵一个,杀两个赚一个,至到2018年阴历9月初一晩上10点,吴赛英的儿子余章会在家拿着一把菜刀正准备再次去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家玩命时,被余章会奶奶发现,在余章会奶奶跪地求他不能带菜刀到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家的同时,余章会只好赤手空拳的走到余盛举家拼命的要农田,余章会不但未要回自家承包的农田,反被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活活打死,并将尸体扔进湖城大桥大河里,使余章会丢下性命,再也没有报仇的机会。

五、三庙前乡派出所知道后,将余章会的尸体捞起来之后,余章会的家属发现头部破伤,鲜血粘满了全身,根本不像三庙前乡派出所说的跳河自杀。另外,三庙前乡派出所的不法警察指使不法分子将余章会的尸体捞起来不到一个小时就将余章会尸体强行带走火化了,根本不让鄱阳县公安局来验尸,也不查明余章会的死因如何,这是不是毁灭证据。

六、2020年6月22日,吴赛英再次到余盛举家要霸占的农田时,余盛举给三庙前乡派出所打电话后,三庙前乡派出所赶到后,立即将弱势女子吴赛英反铐起来,大打出手,再次打得头部骨折,胸部骨折,全身青肿。由于三庙前乡派出所的不法警察和三庙前乡人民政府不法官员及万安村不法分子的多次迫害,使吴赛英夫离子散,家破人亡,家庭经济发生重大危机,根本没有钱住院治疗,更无钱来到医院作重点部位检查,只好在门诊作简单检查,买一些合适的药口服止痛而已,幸好有附近的外乡镇的好人送药治疗,为此留下终身后遗症,致使头部前面两岸高低不平。公安机关作出法医司法鉴定为轻微伤,很明鲜的可以看出,什么叫官官相为?什么叫警匪一家,法在哪里呀!

七、多年来,万安村在评低保时,为什么搞关系保,人情保,卖低保,买低保。精准扶贫为什么扶富而不扶贫?吴赛英房子还是破房怎么沒人管?吴赛英家这多年家里几个残疾人,至到现在还不知道低保是怎么领的,中央好政策到了下面就变了,完全是颠倒黑白,弄虚作假,共产党的优越性到了基层一点都看不到。

八、关于吴赛英家一系列灾难,特别是人命关天,三庙前乡人民政府党委书记王中杰、乡长周同才、分管政法书记吴明良、纪委书记王亮等人,身为乡政府的主要领导,为什么置之不理,难道都没有责任吗?特别是王亮,身为乡政府纪委书记,不但不担当,反而还糊弄吴赛英,说些不三不四的话,纯属失职渎职。

九、三庙前乡土地管理所曹权宝失职渎职,欺压人民群众,上下勾结,不但不给弱势群体吴赛英失地证,反而还多次对吴赛英进行威胁,使出欺骗等手段,全村村民都给了失地证,为什么不给吴赛英呢?

十、三庙前乡派出所所长徐云龙和副所长黄逢超及外勤民警周航不但不将吴赛英的儿子余章会死亡案件报送或移交鄱阳县公安局,反而还毁灭证据,威胁吴赛英家属,加上派出所的不法警察还对吴赛英进行铐打,还打伤致残,是派出所办的案子不办,不是派出所办的案子越权违法乱办案,包庇犯罪团伙,纯属不作为,乱作为。

十一、鄱阳县公安局失职,渎职,作为人命关天,不但不到现场验尸,反而压案不查,特别是在2020年6月22日,老案未了,新案又起,吴赛英被三庙前乡派出所打伤致残,鄱阳县公安局不但不立案查处,反而还故意包庇,不使他受到追诉,弄虚作假,违法乱给吴赛英作法医鉴定,明明吴赛英头部和胸部多处被打骨折,明显留下了难以挽回的后遗症,却鉴定为成轻微伤纯属徇私枉法。

为此控告人要求:

一、请求上级办案机关侦破此案,依法追究鄱阳县公安局、三庙前乡人民政府、三庙前乡土地管理所、万安村村民委员会、王新兵、王中杰、周同才、王亮、吴明良、徐云龙、黄逢超、周航、曹权宝、余军林、余章忠、余光佣、余先其、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及其帮凶的刑事责任。

二、依法拆除余盛举、余庆发、余三千等人违法新建大面积的房屋。

三、赔偿受害人一切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吴赛英电话:13694809412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江西吴赛英家破人亡土地被强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