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黑龙江城管勾结社会人员违法强拆

民生观察2020年11月9日消息】庞晓娟是黑龙江齐齐哈尔隆翔商亭租赁有限公司的副经理。2002年其公司承接市城管局申请立项的政府招商项目(净菜上市)工程,为实施该政府项目,经过市政府审批同意。此后由于市与区城管之间多年的协调失败而互相争权、争钱、争地盘,最后导致市政府项目夭折,给其公司造成严重损失。

市政府、市城管局、铁锋区协商,将其部分商亭安置在铁锋区保卫路“城乡结合部”,有四个商亭就安置在龙沙区春虹街,由市城管局负责每年换占道许可手续,2013年行政审批权利下放,占道证应由各区更换,其公司商亭来源历史遗留问题,不能与私搭乱建的棚亭相提并论应安置解决。由于商亭网点的安置协商时间长达四年半之久,给企业造成一定的困难,致使公司天天面临动迁,年年面临拆扒,十几年来没有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

2019年3月22日,铁锋区城管局拆扒春红街,将庞晓娟的公司商亭违法强拆故意砸碎,情形惨不忍睹!铁锋区城管局没有下发任何法律文书,以及法律部门裁定的有效法律文书。投资人李国全向其要求拿有效文书,却被城管勾结多名没有穿服装的青年人打倒,现场四人的手机被抢,录制的现场视频被城管等人给删除,录像机内存卡给拿走,至今不归还!现场其中三人被打住院,十天后城管向派出所提供的执法记录仪被剪辑多个片段,至今没有一个部门人员出面为此事负责!

以下为庞晓娟的情况反映:
一、2018年9月,龙沙区城管和铁锋区城管联合下发通知,拟拆迁“春虹”街商亭,我公司正式向齐齐哈尔市“城管局”提交申请,一直在等待协调解决没有任何答复!
2019年3月13日我公司已经向铁锋区城管现场“办公室”提交公司及相关部门的证据,并在我公司四个商亭上贴上商亭情况说明(有照片为证据)。

二、2019年3月22日,在事前铁锋区政府没有下发任何公告、通知、没履行任何强制拆除的法律程序的情况下,铁锋区城管综合执法局几十人带着铲车和数十名社会人员对春虹街的商亭予以强制拆除,我公司四个商亭全部毁损。我和公司的投资人李国权,与铁锋城管交涉,铁锋城管不但不予理睬,反而唆使一伙未着装的人员将李国权按到地上,围住李国权对其拳打脚踢,李国权已经68多岁的人了,哪架得住一群青壮年的围殴,我们拍摄现场情况的手机也被铁锋城管的人抢走了4部,录制的现场内容被强行删除,我们的包也被铁锋城管的人抢走了,手提兜里面的录像机的内存卡也被抢走,至今未还;

三、我女儿坐在车里亲眼看见父母被众人围打,我女儿坐在车里也被也被数名城管和社会人在车外围攻恐吓,被多人强行拉下车,手机被城管抢走,互相撕扯连打带吓,精神上被恐吓突发心脏病,被120急救车救走了;
我和李国权后来被多名社会人员强行带到城管“临时办公室”软禁起来,被多人控制不让出门;
由于现场其中有一老人张雨的父亲被打吐血,被120救护车救走,我着急去医院了解情况,向屋内看管的人员请示去医院,却两次被多名社会人员围攻,其中一男子将李国权锁喉,我上去施救,被高个子(不着装)打倒昏迷,没有人救护,我要求去医院看病,城管队员和社会人员不同意我出门,我被迫报警110!民航路派出所的民警赶到,我们才有机会出门,我现场向公安民警指认几名打人者,但警察当场并没有抓人。
由于我女儿病情危急,120需要家属到场,在120救护车坚持下,我们老两口才随救护车被带离现场。除了我们一家三口被打伤之外,还有一个老人在现场被打的吐血,也被急救到医院。

四、我们离开后,该辖区派出所的警察经与铁锋区城管沟通,下午两点左右将我们被抢走的包、手机才要回,但我们手机中拍摄的城管与社会其它暴力强拆、打人的视频都被铁锋城管删除,现在的视频是现场其它角度在场人隐蔽拍的,当时他们围追堵截想抢没抢到,以及手机没解开锁没来得及删除的部分才得以保留,而录像机的内存卡至今没有归还给我们。

城管和社会群体他们抢手机的目的就是掩盖违法执法行为,铁锋城管暴力强拆,事前没有做出强制拆除的行政决定,没有依法送达有效法律裁定,没有给予被拆迁方申辩、陈述的程序,事中对被拆迁业主围殴、抢手机、抢包,事后对被打伤的被拆迁业主没有说法,还以删除手机视频等手段意图蒙混过关。试问,这哪里是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哪里是国家机关的执法!

为首的王队长简直比街头的混混、流氓还穷凶极恶,他们拿着国家的工资,行使着人民赋予的权力,就可以这样胡作非为吗?

从中央到地方天天宣传扫黑除恶,改善营商环境,那些报纸上的黑恶势力我没见过,但今时今日的铁锋城管的所做所为就是黑、就是恶,他们的黑、恶包裹在国家公权力的外衣下,危害远胜那些为非做歹的流氓、恶霸。我们3月22日多次给“环境建设监督管理局”打电话投诉,回答等待解决,我说:城管已经开始拆扒了,公司损失严重请求援助……可是至今没有回复!

五、当年我和老伴在外地挣钱,回家乡投资政府项目“招商引资”,我是抱着为家乡的发展尽一分力的美好愿望回来的,2002年的87万元,首批投放商亭40个,一项就六十万元。对于我们全家来说那是毕生的心血,谁知道这个政府项目如此的害人,自打这个项目承接以来,就因为市、区两级城管的纠纷,商亭无法如期按点落地,通过信访、告状,好不容易给安排落地了一部分,又今天拆,明天扒的不得消停。

不是我们不配合政府工作,可你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啊,毕竟我公司的商亭不是私搭乱建的个人行为,即使拆扒,可以给遗留其它空地保留,也不应该“土匪性的损毁”,那是我为政府项目投资的产物,是实施政府项目产生的历史遗留问题。

六、从2018年至2019年3月11日我多次找市城管局,没有得到答复之后,2019年3月13日上午,我正式向齐哈尔市“环境建设监督管理局”提交反应材料,多次去问询协调结果,答复只是等待(10个、15个、20个工作)至今未得到答复;3月22日上午,商亭面临被拆,我给接待我们的(董同志)打电话说明情况,回答还是等到20个工作日才能答复。
我们保护商亭不让城管拆,三人被打住院,四部手机被抢,现场录像被城管和社会人给删除(我有其它隐性手机,保留了拆扒、打人现场)。

七、政府项目、铁锋区政府“招商引资”,多年来,外地投资人面临政府项目夭折的损失,面临铁锋区城管原大队长严明勾结社会收费群体的欺负长达八年,导致公司直接经济损失,请上级领导查明事实,还我以公道!

我代表投资人请求:
1、严惩参与城管打人的工作人员和参与打人的社会人员,并支付受害者的全额赔偿以及被打人员的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害等各项人身损害赔偿;
2、责令铁锋城管全额赔偿因其违法强制拆除,给我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四个商亭的直接损失和租金损失);
3、公开登报向我公司赔礼道歉;
4、依法追究相关工作“此事件的负责人”及参与打人、抢劫的行政责任、刑事责任;
5、追究城管执法毁灭原始证据的违法行为,城管向派出所提交多个被剪辑过的执法记录仪就能证明抢手机现场)。(我保留部分录像、照片、120、被打人员的医院诊断为证据)
6、依法追究2017年3月20日铁锋区城管违法强行叼走商亭的经济损失和行政违法责任和刑事责任。

我们请求各界人士援助,电话:13604524119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黑龙江城管勾结社会人员违法强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