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我儿常玮平这次能挺过你们的道道酷刑吗

我是常玮平的父亲常拴明。2020年1月12日到2020年1月23日,玮平被你局国保人员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月23日下午突然通知我去办取保候审。当天晚上我接玮平回凤翔老家。第一眼看去他很憔悴。

回家之后,我就问他这十天是在什么地方,过的怎么样。他说是在一个宾馆,警察把他拷在一个凳子上,坐了十天,手拷的很疼,现在大拇指和食指,无名指没有知觉了。警察还不让他睡觉,每到晚上要睡觉的时候,他们就在里面打牌喝酒,大喊大叫,不让他睡觉。烟味浓的让他咳嗽。玮平不抽烟。警察换班着来,天天这么折磨他。每天早上一个小馒头,中午一碗稀面条,这就是一天的伙食。由于长期固定坐姿饮食不当,得了严重的便秘,痛苦万分。

后来,他的腿肿了,难受的哭,要求就医。但警察说,他们有经验,他这种情况还死不了,他们拷了一个月的都没死。在里面的日子度日如年。说这些的时候玮平数度哽咽落泪。我也很难过,没有想到警察会这么对待我的儿子。他犯了什么罪呢?警察说他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但自始至终,没见警察拿出一条证据来。莫名其妙的抓人,又莫名其妙的取保候审了。人家是官老爷,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虽然我内心很愤慨,但我还是劝玮平,既然人出来了,多的话就不要讲了。过完年去别的地方工作,离开宝鸡,律师能干则干,不能干了另谋生路。但是过完年后正月十七左右,高新分局的国保又打电话给玮平,不让他离开宝鸡,并且每天要打电话汇报自己的行踪。我还是让玮平忍。

等到三月份,深圳的小学开学了,我要带孙子回深圳上学,玮平也帮我们买好了机票。没想到临行前一天,宝鸡警方开着警车来到我家里,质问玮平,为什么我们离开宝鸡不给他们报备,没有他们允许,我们不得离开宝鸡。玮平非常愤怒,质问他们:我取保了,难道我爸妈,我儿子也取保了吗?鉴于国保的压力,玮平没办法送我们到机场,最终请朋友送我们去的。

宝鸡国保,你是一方的土皇帝,法律就是你的厕纸。我还是让玮平忍。

这期间玮平天天要向国保汇报行踪,精神压力极大,失眠严重,人也消瘦不堪。没想到,2020年10月22日晚上十一点多,儿媳妇接到电话,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通知她:常玮平因涉嫌违法犯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这一次连个啥罪名都不说了。法律是你家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老百姓是个屁。

据乡邻说,22日晚八点左右,警察还搜了我在凤翔的家。给谁出示的搜查证,又搜走了啥东西。我们家没有人知道。

10月22日抓的人,今天10月27日了我们还没收到任何法律文书。律师去会见,也见不到人。

我儿玮平,不知道这一次还能不能挺过宝鸡高新分局的道道酷刑?

2020年10月28日

我儿常玮平这次能挺过你们的道道酷刑吗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我儿常玮平这次能挺过你们的道道酷刑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