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恶意举报”泛滥之源是剥夺言论自由的公权

“恶意举报”泛滥之源是剥夺言论自由的公权

11月9日,中国大陆毛左网站“乌有之乡”发出了一封叫张兴德声讨首都师范大学的公开信——《就“11月5日请沈志华讲四史的报告”事件致首都师范大学党委一封公开信——兼评沈志华学派之十八》,出来为中断播放沈志华学术讲座事件中的恶意举报辩护,更将学术观点上纲上线为政治观点与路线之争,并意欲将首都师范大学捆绑成庇护学术观点的事件责任人,显示着中国当下“恶意举报”者有恃无恐的猖狂,与对现代文明的人权、法治的无视。

据网络披露,11月5日,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组织讲座,“沈志华: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建立与终结”。但在直播当日,一些朋友询问为何讲座在开始一小时后中断?主办方的官方在网站发表了正式声明,指出线上讲座中断原因是因为遭到恶意举报,故而中途转移。主办方对干扰正常学术交流的行为表示严正谴责,并声明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力。

沈志华教授讲座中谈到:“朝鲜战争的问题确实是中国人特别关心的问题,尤其是年纪比较大的,这可以想象,这是那一代人经历的非常重要的事件。但对于这件事情,人们的记忆曾经是错误的。”历史学研究的依据是档案文献,以前的历史记忆有错误,也不奇怪,因为过去关于朝鲜战争的档案文献从来没有解密过,所以人们都不知道,报纸上说什么就是什么。从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档案开始解密,中国档案也陆续披露出来,大概从1996年以后,各国学者对于朝鲜战争的理解才比较接近真实的历史事实。

从沈志华教授通过前苏联解密档案来研究朝鲜战争而得出结论来看,他是个言说有据持论有理的学者,完全超越政治偏见与权力定论,是真正立足学术的探索。然而,他的观点居然遭致毛粉的恶意攻击,一些倚仗权力后盾而假借学术争鸣的政治御用文士蜂拥上纲上线,疯狂挥舞大棒,无端扣押罪名帽子。

正如张姓公开信开篇就说:(沈志华停播事件被首师大定为恶意举报)爆了一枚重磅炸弹。绝不同于一些“抄袭”“顶替”“论文作假”之类的没有多少“政治含量”的信息。它给人提出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这就是习近平多次强调的:“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各级党委要负起政治责任和领导责任”要守土有责。作为首都师范大学应该有这个自觉性。并断言“这是举办方,宣传方,有意无意地在客观上起到了反对前不久全国全民纪念志愿军出国抗美援朝70周年活动、否定习近平在这期间两次讲话精神、否定抗美援朝的正义性、正确性、正当性。为沈志华一向顽固坚持的错误理论提供新的宣传阵地,根本就不是学习‘四史’,不是‘正常的学术交流活动’。这是一起严肃地政治错误行动,为此,笔者呼吁主办方首都师范大学党委对此应该进行调查处理。”

从张姓公开信通篇就是政治棒子与帽子的言词来看,这显然不是学术探讨,而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并且不仅要审判沈志华教授的学术观点,而且连坐首都师大有包庇之责,意在将首都师大与沈志华教授一并绑架上政治审判台而封杀与治罪。

中国大陆近年来高校举报教授讲课,网络媒体举报公民言论等等事件已经泛滥成灾,以致于大批的大学教授因此被解聘,大批发言平台被关闭,大批的个人微信等等注册用户被封禁,甚至大批的公民被投入监狱。中国社会已经深陷入言必得咎,人人自危,人人畏言,随时因言获罪,进而道路以目的地步。

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权利”,作为学术研究,当然有自己依据事实得出结论的自由,并宣讲自己学术观点的自由。这即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也是学术繁荣的必需条件。然而,在中国当下,类似沈志华教授这样纯粹宣讲自己研究成果,竟被扣上政治错误的大帽,不仅讲座横遭停播,而且被一些捍卫政治正确者以学术名义穷追猛打,咬着不放,还要追究首都师大举办讲座的罪责。如此公然不顾基本人权,不讲学术道德与作人底线,本质上已经超越了“恶意举报”的范围,而达成了恶意构陷。

纵观中国今日之所以各种因言论而招致的恶意举报横行,根本原因不在于人性之恶,而在于极权制度唆使纵容激发鼓励这种恶。中共极权集团从建党之始就将各种举报作为阶级斗争的工具,尤其在夺取大陆政权后不断掀起的历次政治清洗运动,都借助过举报之风。近年来,中共为了强化极权统治,大肆宣讲政治,提倡一尊意识,进而设置各种举报,鼓励怂恿人们互相检举,以期达成民众互斗,清除社会一切与极权统治意识相背的思想与言论,于是中国社会在各各领域掀起了举报恶浪,使大批讲真话,做真学问的公民与学人遭致整肃。这本质上就是为极权统治清除异议服务。然而,如此一来,中国学术与思想统一于政治,就事实不存在任何研究与创新,而只能成为政治传声器,这样中国学术与思想必将死水一塘。

中共极权集团操控下的恶意举报,不仅违反宪法,侵犯公民基本言论自由权利,而且也严重阻碍着中国文化思想的创新与传承,必将阉割民族的生机,因此是毒化社会,灭绝民族的死路。

民生观察 2020年11月9日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恶意举报”泛滥之源是剥夺言论自由的公权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