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山东曾玉环被投毒关精神病院

民生观察2020年5月31日消息】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双桥镇曾楼行政村村民杨秀兰,系烈士杨四之独女,实名控告烈士家属待遇被他人冒名领取,地方维稳官员对烈士遗属进行打压残害。今年86岁的杨秀兰因年事已高,委托其女儿曾玉环为代理人继续进行控告,曾玉环因为母维权,遭地方维稳官员下毒谋杀,并两次被送进精神病医院关押。

曾玉环对本网表示,2019年在郓城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发现有份2012年2月23日,关于我母亲杨秀兰享受烈士子女补助的《申请书》,但非杨秀兰申请,是冒名顶替人写的申请。

2018年6月1日,在双桥镇郭庄农村工商银行里,又发现有人冒名顶替杨秀兰办理了小麦补贴消户证明,奇怪的是冒名的人拿着杨秀兰的身份证原件。而小麦补贴证被盗时间,则是我2018年6月5日,被镇政府副书记吕继钦抓住,关押在镇政府计划生育办公室大院里面一间房子里,一直关到15日,11天期间家中被盗贼小偷进入,目的是来偷烈士证的,却偷走了小麦补贴证和我父亲的大学毕业证书等其他证件。

我怀疑进家偷盗、到银行里销户、到我家里投毒害我母亲杨秀兰的,以及冒名领取烈属待遇的是同一人所为,为此我特向郓城县双桥镇派出所报案,要求指纹鉴定及调取2018年7月18日在银行里,冒名杨秀兰之人在办理消户证明时的监控视频,但派出所不作为、乱作为、串通造假。

不得已,我只好起诉到郓城县人民法院要求指纹鉴定,委托山东省浩德司法鉴定所作指纹鉴定。2020年4月15日鉴定机构提取了材料,共提取被告三个指纹。5月14日我接到法院的电话,说:鉴定机构把鉴定材料邮寄退回来了,理由是无法鉴定。

曾玉环说,本是很清晰的指纹,我用放大镜都能看出来,2012年申请书上的指纹和银行里消户证明书上的指纹是同一个人的指纹,此人连指头都没有换。

正当我准备再找鉴定机构作指纹鉴定时,2020年5月16日双桥镇派出所一伙民警闯进我家屋里抓住我,要强制将我带走,在我被抬上警车时,他们用力过猛碰伤了我的右边肋骨,他们如此欺压烈士后代,当场气晕了我母亲杨秀兰,老人直到现在还在病中。

这些人不顾我母亲的生死,把我送进郓城县双桥镇丁庄村民兵训练基地关押,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一直到5月28日。其目的是为了阻止我再作指纹鉴定,主要是怕我们查出来冒名领取烈属待遇的人,可见冒名人在当地有一定的势力。

以上这些事都是双桥镇副书记吕继钦安排的,之前我已经被吕继钦下毒谋杀过一次,并两次被送进当地一家精神病医院陷害。

据悉,曾玉环的外公杨四,生前乃部队115师独立旅二团排长。1936年在西安参军,1940年2月28日在山东菏泽市鄄城县因战牺牲,后发现档案被篡改。而母亲杨秀兰作为烈士家属,其补助和抚恤金被他人冒领,小麦补贴证被他人在银行销户,曾玉环为此长年为母亲投诉控告,至今无果。

曾玉环电话:18253279586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山东曾玉环被投毒关精神病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