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铁牛:两大元凶

目前,武汉肺炎病毒—这个 “没有人传人明显证据”的病毒已在全世界大规模传播,已造成两百多万人感染,十五万多人死亡,感染和死亡人数还在继续上升,造成这个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大灾难的元凶有两个,疫情一开始,这两个元凶出于政治目的,互相勾结,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隐瞒疫情,打压告诚人民要防范这个病毒的医生。这个病毒的来源本来是个有目共睹的事实,但为了逃避责任,他们又相互勾结,栽赃外国,挑起了本来非常清楚的病毒来源的政治大战。
 
1.元凶习近平
 
非常清楚,造成这个特大灾难第一号元凶就是习近平,由习近平定于一尊的中共政府在疫情“可控可防”(他们承认可控可防,李文亮爆料时也确实可控可防)的初期,隐瞒疫情,不但不防不控,还一而再、再而三地麻痹人民,在病毒已经大规模人传人后,还一再重申,没有人传人的明显证据,严厉惩罚提醒人们、要人们防控疫情的李文亮等8位医生。 1月17日,武汉同济医院已人满为患,不得不腾出三层楼房收治病人,医院当局秉承上面的旨意,禁止任何消息外泄,谁外泄了实情,谁就是造谣,武汉中心医院等其它医院,情况类似或更加糟糕。但中共当局在1月16日还在宣称没有人传人的明显证据。有人说隐瞒疫情是武汉市政府,不是习近平,但谁都知道,中国地方政府虽然经常欺骗人民,他们也经常欺上瞒下,但他们的“欺上”,实质上是在迎合上面的口味,报告些上面喜欢的假消息,隐瞒一些上面不想听到的真消息,但他们深知,对于这种类似SARS的疫情,如果不向中央报告,有可能会掉脑袋的,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对习核心撒这种大谎,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明确表示,武汉市政府已向中央报告,但地方政府没有得到说真话的政治授权。周先旺的讲话表明,他们的一言一行都是根据一言九鼎、定于一尊的习近平为的脸色。如果真的是周先旺向习近平隐瞒了疫情,这个罪羊早就被习近平杀掉了。
 
1月13日,武汉肺炎传播到泰国,一月16日,武汉肺炎传播到日本,在武汉肺炎已开始向全世界传播时,武汉市政府还没有得到说真话的授权,1月11日到1月16日,武漢市衛健委連續7天宣佈未有新增病例。
 
这个病毒能不能人传人,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科学问题,一开始就是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换一句话说,这是一个鹿到底是鹿还是马的问题,很多被感染的病人和他们的亲属、医生,更不用说一排排的被感染的医生和已死去的病人,比谁都清楚,这个病毒传染性非常厉害,可怜当时那些死于武汉肺炎的人在死前都不允许说自己是被人传染的。
 
4天以后,1月20日,全国感染的人数已无计其数,习近平终于知道继续隐瞒、继续指鹿为马自己也会被感染,当局才授权钟南山出来说这个病毒可以人传人,可以说鹿是鹿不是马了,而早先说鹿是鹿的人,包括李文亮医生,都受到了严厉惩处。
 
几天后,1月23日,他们突然对这个“没有人传人明显证据”病毒,采取了封城措施。人们惊呼,几天前还在说没有人传人的明显证据,怎么突然封城了?他们组织了大量网络水军歌颂对对这个“没有人传人明显证据”病毒采取的封城措施,他们在制造这个人类历史上少有的大灾难后,为他们的罪行歌功颂德,他们在网上大量转帖:“请问哪个国家有这种执行力?
 
一纸命令,封城!
 
你们向往的美国、日本、欧洲谁能做到?”
 
确实,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事只有习近平定于一尊的靠谎言和暴力维持流氓政权能做到。
 
封城后,无数家庭被被居家感染,父亲、母亲,子女一个个感染,一个个死去,而习近平却躲在紫禁城高墙内,继续指挥打击为武汉民众说话的英雄,这些英雄一个个被抓。
 
赶在武汉彻底封城之前,公民记者陈秋实冒着被感染、被专政的危险坐北京到武汉的最后一列高铁列车到武汉,他说,他的责任是一个公民记者,作为记者出现了灾难,你不敢第一时间冲到前线来算什么记者呢?所谓公民记者,不同于那些国家花纳税人的钱养的那些记者,他们不拿国家一分钱,却冒着危险,走街串巷,获取真情,告诉人民最需要知道的事实真相,当时的事实已证明,真相知情权就是生命权,当时好多武汉人都是在这个病毒不会人传人的谎言中被感染、后死去的。由于习近平当局最害怕的就是真相,2月6日,他们抓捕了陈秋实,是死是活,现在还不知道。很多人看了他的事迹、听了他们讲话,都感动得流泪。另外,公民记者李泽华和武汉本地公民记者方斌也因为告诉给了武汉人民很多真相而被抓捕。
 
2.元凶谭德赛
 
 
第二个元凶就是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从疫情一开始,他就配合已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政府,欺骗、麻痹中国和世界人民。
 
一月12日,谭德赛主持的世卫组织还在宣称;“目前,在医务人员中没有出现感染,也没有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这段话引用于世卫组织的官方网站,无法抵赖:
https://www.who.int/csr/don/12-january-2020-novel-coronavirus-china/zh/
 
实际情况是,从1月1日开始,武汉已有多名医务人陆续感染: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7372
 
这个链接来自于国内的网站,内容已被删除,两个月前,我就估计中国网管当局就不会让这个真实信息长存,做了个截图:
 
铁牛:两大元凶 
1月13日,一名武漢遊客在泰國被確診患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成為在中國境外確診的首例病例,在谭德赛的把持下,世卫组织还在说谎:
 “在一份1月14日(周二)发给BBC中文的声明中,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该种病毒的传播方式仍未确认,并未有明确证据表明其可以在人际间传播。”
武汉肺炎:曼谷出现中国境外首例患者,世卫称“人传人”尚无证据-BBC中文(链接)
 
病毒已传到国外,谭德赛把持的世卫组织还在说没有人传人的明确证据,你看荒唐不荒唐!
 
普通的中国人,在没有亲眼看到亲人或朋友被传染的情况下,相信了习近平的谎言,丧失了警惕,这是正常的,但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长谭德赛是医学博士,并且拥有大量的人力资源,信息资源,不可能相信这个病毒不会人传人,他之所以鹦鹉学舌,完全是昧着良心,有政治目的,如果没有习近平的政治支持,他是不可能得到卫生组织总干事长这个职位的。
 
由于中共撒谎已臭名昭著,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是不会相信被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政府的谎言欺骗的,但由于谭德赛以世卫组织的名义积极配合,世界各国丧失了警惕,使得这个病毒在全世界得到传播。基于对世界的影响,应把谭德赛定为“元凶”,不应定为“帮凶”。
 
由于习近平勾结谭德赛打压台湾,将台湾排除在世界卫生组织之外,台湾这次疫情只受中共的疾病的输入的影响,没有受谭德赛的“没有人传人的明确证据”的欺骗的影响,台湾人民提高了警惕,采取了很多有力的措施,抗疫非常成功,为世界各国创立了标样。
 
谭德赛在回答川普对其的批评时说:“如果不想见到更多的裹尸袋,就不要把新冠病毒政治化”。这句话本身没错,但问题是谁把新冠病毒政治化?世界都看得很清楚,首先是习近平为政治目的的欺骗和打压,后得到谭德赛的积极配合,将新冠病毒政治化了。
 
就是因为习近平-谭德赛将新冠病毒政治化了,全世界增加了无计其数的裹尸袋,如果谭德赛不下台,世界上还会增加更多的裹尸袋。
 
3.两个元凶互相吹捧
 
尽管由习近平定于一尊的中共政权如此撒谎欺骗中国和世界人民,给中国人民和人民造成了人类历史上少有的灾难,谭德赛还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肉麻吹捧习近平的表现。
 
1月28日,谭德赛在北京肉麻吹捧习近平: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20-01/28/c_1125508752.htm
“他表示,在疫情面前,中国政府展现出坚定的政治决心,采取了及时有力的举措,令世人敬佩。习近平主席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展示出卓越的领导力。中方公开透明发布信息……”
 
打压告诉人们有人被新冠状病毒传染,提醒人们防范得医生, 抓捕告诉人民真相的公民记者的习近平政权,“采取了及时有力的举措”,“ 公开透明”,世界人民会把牙齿笑掉。
习近平在给谭德赛的回信中肉麻吹捧谭德赛:在你的带领下,世界卫生组织积极推动抗击疫情国际合作,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可。
实际情况是,谭德赛和习近平沆瀣一气,欺骗世界,得到习近平的认可。
 
4.一个元凶帮另一个元凶甩锅
 
关于病毒或流行病的命名,西班牙流感起源于西班牙,埃博拉病毒起源于刚果(金)北部的埃博拉河沿岸的村庄,这次瘟疫起源于武汉,人民自然而然地称其为武汉肺炎,以习核心为首的中共政府,当病毒在中国最猖獗的时候,已经开始做好了甩锅的准备,他们知道如果按照事实将其称为武汉肺炎,对他们嫁祸于他国政府很不利,他们赶快勾结谭德赛,将这个病毒改名为“COVID-19”,当时国际社会吧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帮助中国抗击这个瘟疫上,都没有想到这个改名是为中共嫁祸于美国和其它国家作准备,都接受了这个改名。
 
在谭德赛配合习近平将武汉肺炎病毒改名后,在中共的操纵下,微信和中国其它网络平台出现大量病毒是在武汉举行的军运会上由美国政府操纵让美国运动员带入中国的,他们雇佣了些御用科学家,进行了些编造。对于这种凭空捏造,美国人认为根本不值一驳,很少有美国人去理他们。川普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也表现出惊人的克制,尽管习近平政权组织的网络水军和御用科学家在网上铺天盖地地造谣,但由于中国官方还没有直接跳出来栽赃,川普政府没作任何反击,后中国官方中国造谣的胆子越来越大,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直接跳出来造谣病毒是美国传给中国的。
 
这种政府层面的栽赃当然会引起美国的反弹,但历史上总是如此,民主政权的领导人在和独裁国家领导人打交道的过程中,独裁国家领导人总在采取各种欺骗手段,欺骗民主国家领导人,民主国家的领导人总是对独裁国家领导人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总认为独裁政权的领导人不至于那么坏,经常被独裁国家领导人蒙骗。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胆子再大,在没得到习核心的同意情况下,是不敢公开跳出来栽赃的。赵立坚跳出来栽赃后,川普和习近平通过电话,川普说习近平不是这样认为,这种完全没有证据的栽赃,习近平肯定不敢当着川普的面说是他授意的。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胆子再大,在没得到习核心的同意情况下,是不够公开跳出来冒这个险的,可以肯定,习近平是总导演。在这个问题上,习近平再次成功欺骗了川普。
 
中共在“六四”大屠杀后,发明了一个新词组—舆论导向。换句话说,就是要共产党的喉舌用谎言去欺骗民众,因为“六四”以前,胡耀邦、赵紫阳给了人民一点说真话的权利,他们发现,只要人民有一点点说真话的权利,这个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的政府就会岌岌可危、只有靠舆论导向误导民众加暴力镇压,他们这个政权才能苟延残喘。可以肯定,几万网络五毛水军为中共惩罚李文亮等8个说真话的医生点赞,微信上大量的病毒是美国传入中国的帖子,和大量的欢呼病毒传到美国、加拿大、欧洲的帖子,都是习核心为首的中共舆论导向的结果。
 
中共除了暴力和撒谎这两最重要的法宝外,还有一个法宝就是行贿,他们通过行贿收买一些国家的官员,推行一带一路,在国际组织中安插自己的人和代理人,他们还把黑手伸进了国际学术机构,最近,“自然”杂志突然跪倒在中共的膝下,他们只字不提谭德赛配合习近平为病毒改名是为他们诬蔑病毒是美国带入中国作准备,不去谴责中共栽赃,而为原来根据病毒的起源地称呼病毒向中共道歉,国际社会应组织调查“自然”杂志的负责人是怎样和习近平政权勾结的。
 
西班牙政府为什么不要求世卫组织将西班牙流感改名,刚果(金)政府为什么不要求世卫组织将埃博拉病毒改名,很简单,他们并不想嫁祸他国,他们都有做人的底限。中共政权是一个完全无底限的政权,他们可以做任何人无法想象到的伤天害理的事,在武汉肺炎刚在武汉出现时,人们认为他们会(按常理任何人都会)接受2003年由于他们撒谎造成SARS大流行的教训,但他们错了,他们没认清中共这个政权就是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的,他们通过谎言,受益太大,如果不是靠谎言,这个政权早就垮台了。这次疫情过后,他们只会变本加厉地撒谎,给世界带来更大的灾难。
 
5.御用科学家帮习近平甩锅
 
实事求是地说,钟南山在2003年抗击SARS的斗争中还是有很大功能的,这是因为他当时还一个没有投靠谎言政府的科学家。当一个人出了大名后,中共政权就会千方百计收买,对于这种收买,有人一身正气,拒绝同流合污;有人很快就卖身投靠。很明显,钟南山属于后一种人。谁都知道,钟南山在2003年后就变成了一个依附权贵发财的商人。钟南山在这次抗疫的最大的“功劳”是在李文亮等无数人告诉人们要注意防范这个人传人的病毒几个月后,“大吼”(这是五毛水军吹捧他用的语言)了一声“人传人”,很明显这是在习近平感到继续隐瞒真相会造成更加不可挽回的后果,授意或同意他出来说的,比他早几个月冒着危险说出真相的的人被严惩,一个多月后说了一声路人皆知的事实后就变成了大功臣,这个故事一定会编入历史笑话册。
 
3月18日钟南山宣称:新冠肺炎的疫情是发生在中国,但是不等于它的源头在中国,为中共政府正式栽赃美国造舆论。
 
钟南山不久前宣称,与2003年抗击“非典”(SARS)疫情相比,当时“有关部门是有隐瞒的”,但对抗新冠肺炎疫情,“这一次中央政府是完全透明的”。
 
钟南山明显在撒谎。
 
出自于共产党政权撒谎的本性,2003年SARS疫情爆发后,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领导人隐瞒疫情,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这是世界公认的事实。但与习近平政权相比,胡锦涛政权还有一点底限,胡锦涛政权没有像习近平政权那样,当这个病毒已开始大规模传播时,还在欺骗中国和世界人民说这个病毒还没有人传人的明显证据,更没有像习近平政权那样,大肆惩罚说真话的医生,大肆抓捕为民众说话的公民记者。钟南山自己也绝对不会相信他自己所说的习近平政权比胡锦涛政权透明的谎言,为了讨得习皇帝的欢心,他已丧失了科学家的人格,任意编造。
 
实际情况是,习近平在这次疫情中隐瞒造假的严重程度远远超过胡锦涛政权上次隐瞒造假程度。
 
6.看中共的过去,就知道中共的现在,看中共的现在,就知道中共的将来
 
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有头脑的中国人,就知道疫情过后,习核心为首的中共会做以下两件事:
一件就像陈秋实的在武汉封城的第二天在汉口火车站门口预言的:
“我想对那些拥有更先进医疗资源和技术的发达国家说:“请帮助中国,请帮助武汉”。……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政府说了太多的霸道的话,但这些话并不代表中国人民的声音。我们知道,即使你们帮助中国人民克服了困难,中国政府也会继续说你们是西方敌对势力,是中国的敌人。但是我们无能为力;中国政府就是这样。然而,14亿中国人是无辜的。如果你相信人道主义,请帮助中国,请帮助武汉。”
正如陈秋实的预言,疫情刚开始好转,习近平政权开始开动一切宣传机器,指责帮助中国人民战胜疫情的民主国家和人民为西方敌对势力。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粮食进口国,这个由中国一手制造了人类历史上少有的大灾难已经开始引发粮食危机,接下来中国中国肯定会出现粮食短缺,尽管中共从来没有停止,以后也不会停止对美国的渗透;过去、现在将来还会不停的造谣、妖化美国。但美国出于人道主义,还是会帮助中国度过粮食危机的,当美国正在帮助极度困难的中国那几天,他们表面会降低一点反美的调子,一旦美国帮他们度过了危机,他们又会丧心病狂地造谣中伤美国,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第二件事就像一个网友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怀念他的死于疫情的父亲的文章所预言:“分明已经闻到庆功宴的味道,勋章已经铸好,赞歌已经写好,坐等疫情结束后就开席,感动中国,热泪盈眶!历届人祸天灾都是这个套路,这次能例外吗?而我的悲伤注定是不会有一席之地的。”
 
实际情况是,庆功宴没等到的疫情结束就开席了,庆功宴的主食就是数以万计的人血馒头,这个政权一直是靠吃人血馒头长大的,他们正在强迫人民为歌颂他们犯下的滔天罪行,为他们犯下的滔天罪行为庆功。
 
对国内说真话的民众的镇压和打压,他们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只是在疫情结束后更加变本加厉,现在,他们已开始对以文学形式忠实记录武汉疫情作家方方进行疯狂打压,说明在当今中国,人民完全没有说真话、只有歌颂邪恶政权的权利,武汉发生的情况比方方揭露的残酷的多,方方完全有能力写得更深刻,但方方深知,她所面对的是一个任何伤天害理的事做得出的邪恶政权,她如果写得更深刻,她会和陈秋实、方斌、李泽华一样,突然从人间消失。有些多少还尊重点事实的人,承认方方说的是真话,但认为家丑不应外扬,说国外已掀起要中国索赔的浪潮,方方暴露了真相,让国外抓到了把柄。共产党多年向人民灌输的谎言文化,确实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他们忘记了,和共产党制造的所有大灾难一样,这次夺去无数同胞和亲人的大疫情的扩散,都是源于谎言,你逃过了中共用谎言扩散的这次疫情,你今天帮助中共欺骗外国,很可能逃不过明天中共用谎言制造的更大的灾难。这种索赔,针对的不是中国人民,而是谎言政权,当然人民也会跟着受些苦难,但这种索赔会加速中共谎言政权的垮台,中共垮台后新的民主政权是没有义务偿还中共政权所欠下的这笔债务的,国际社会也会通情达理的。将中共这个毒瘤铲除后,人类将进入一个崭新的纪元,我们将拥抱这个新纪元的到来。
 
7.习近平比谁都清楚,他是中国人民最大的敌人
 
尽管习近平在疫情期间,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露面,更没有到武汉去一次,但1月28日,习近平会见谭德赛还是说:“我一直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疫情期间,他不敢出紫禁城一步,还要抢李克强的风头,因为李克强刚到过武汉。当然这句话也导出他不是不知情的天机,出了这么大的事,下面确实不敢对他隐瞒。谎称没有人传人的确切证据,对说真话的民众进行打压、惩罚,抓捕,确实是他亲自指挥的。大家都知道,习近平最喜欢抓权,他身兼好多领导小组的组长,他肯定知道,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无比重要,但他为什么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职务让给了李克强,他太害怕了!他知道,如果他兼任这个领导小组组长,即使是装模作样,在疫情期间,也起码到疫情中心武汉去一趟。他实在不敢!一方面他怕病毒,然而他最怕的还是人民,因为他最清楚,他是中国人民的最大敌人,无论什么时候,习近平只要离开紫禁城一步,他都是面临大敌,疫情前和疫情后他的两次武汉之行,是两个典型的例子。
 
武汉疫情过后,习近平感到病毒对他个人的威胁不大了,可以到武汉作秀了,但他仍然面临另一个大敌—武汉人民,为了防范这个大敌,他调用了两万警察,习近平路过的小区临街人家中还进驻警察,守在临街玻璃窗或阳台上,四周高楼顶上全是狙击手。
 
公民记者】习近平视察小区一结束,特警和便衣就都离开了!黑压压的一片! 大爷家里来了四个警察蹲点,他还看到了对面的狙击手!(链接)
 任何人看了以上视频,都会得出习近平自己最清楚自己是人民最大敌人的结论,如果他不认为他是中国人民的最大敌人,为什么他一出紫禁城,就调用几万警察和阻击手对付人民?
2018年,他去过一趟武汉,同样是调大量警察,阻击手,深入到楼栋门户防止人民这个他的最大敌人加害于他。
当这个病毒扩散的全世界后,不少国家的领导人被感染,为什么会?一是因为这个“没有人传人明显证据的病毒”太狡诈,传染性太强,二是因为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是人民选出来(不要脸的习近平也会说他是人民选出来的),必须对人民负责,不能害怕疫情就躲在家里,73岁的川普每天都要和政界、医疗界、商界……各方面的人士协调,如何抗疫情、如何保持国家运转,每天还要召开记者招待会,一站几个小时,向人民汇报他们是如何领导人民抗疫的,还要回答很多记者提出的刁钻问题,还和病毒感染恢复者进行亲密交谈,还要和保持国家运转的行业代表交流,给他们送纪念品(如亲自给卡车司机代表送礼仪钥匙),场面非常感人。如此众多地和人民接触,感染的风险当然大。现在看来,川普应该更早采取些措施防止疫情扩散,但川普不是神仙,他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能作出最正确的决定,川普受习近平的误导,开始对这个疫情的严重性认识不足,采取行动晚了些,但他早期采取的有效措施,如2月初取消中美航班,却遭到习近平政权和他的政敌的强烈批评。当然川普还可以做得更好,但他总的来说,他做得相当不错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习近平那在疫情期间不出紫禁城一步,坐在家中自指挥,亲自部署如何打压说真话的人民大众,当然不会感染。
谁代表人民,谁是人民的敌人,以此对比非常清楚。
 
8.结束语
 
这两大元凶还在继续隐瞒真相,祸害人类,人类要避免这个灾难继续扩大,必须与这两个祸害进行坚决的斗争,借用谭德赛的话,如果不想见到更多的裹尸袋,国际社会应争取尽早把这两大元凶推送历史的审判台,如果还让两大恶魔继续沆瀣一气,将会给世界带来更大的灾难。
 
我在这里还提一个问题,既然习近平可以抓捕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美国为什么不可抓捕勾结习近平欺骗世界人民,造成世界上无计其数的人感染和死亡的谭德赛交国际法庭进行审判?
 
为了嫁祸他国,他们给这个病毒改了名,因为这个病毒是谭德赛的配合习近平在世界大规模传播的,我们应该命名这个病毒为习近平-谭德赛病毒。
 
国际社会应该尽最大的努力,拯救以陈秋实、方斌、李泽华为代表的良心公民记者,中国民运人士应该共同努力,争取将今年的若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以陈秋实、方斌、李泽华为代表的中国公民记者群体。中国民运人士也也应共同努力,争取把今年的若贝尔文学奖颁发给方方。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铁牛:两大元凶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