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陈云飞: “巡视”温江看守所记

编者按:2019年9月19日陈云飞因支持香港反送中社会运动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一个月后被实施监视居住。2020年4月17日陈云飞被解除监视居住,但警方只是口头说明解除监视居住,未出示法律文书。

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的陈云飞是八九一代人。因2007年六四前夕在《成都晚报》上刊登“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的广告而一度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也因此被警察从家中带走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此后,陈云飞全身心投入到公民维权活动中,先后在各地被近40家派出所传唤扣押。

2015年3月25日,陈云飞与一众朋友前往成都市双流县和新津县为六四遭到屠杀的吴国锋、肖杰两位大学生扫墓途中,被百余名警察围堵,随后陈云飞被指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羁押近两年后,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出狱后以一篇《陈云飞:雅安监狱,人间地狱》讲述了遭受的种种酷刑。

以下是陈云飞被羁押在温江看守所的真实记录:

陈云飞: “巡视”温江看守所记

9月19日-10月18日在成都市公安局和成都市温江区公安分局精心安排下,让我突然对温江区看守所进行了为期30天的“巡视”。

9月19日下午近一点,市局国保伙同郫县国保,在我去彭州市前妻家的公交站牌前,突然将我逮捕,送到古城派出所审训室,用手铐将我铐在长条櫈上。我也借机午休一会。不久,成都市国保又把我强制带到温江区涌泉派出所。在审讯室老虎櫈上,温江区国保审讯我,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不知道多久,他们突然宣布对我刑拘,送我去温江区看守所。在经过五医院一整套固定体检程序后,我被丢进温江看守所。在进看守所前,我还被带到看守所附近的永胜派出所,作入狱前的手印建档材料补充。在这里,派出所警察在网上查我的案号,居然没有。听国保说案子涉密。这也让我知道了,他们对我的抓捕是在办黑案。

19号一进看守所就住B区205号,它是一个过渡监,进过看守所的人都知道,它是一个新入监人员的观察、教规矩的监室。这里的规矩除了省监狱管理局规定的权利义务外,还有看守所、各监室主管民警、各监室“牢头狱霸”(现改叫值日生)的规矩。这里的规矩是不管合理不各理,只要你进来就只有遵守的分,绝没有解释、分辩的分,否则将是各种处罚(耳光、川[穿]芎[胸]就是用拳头打胸堂、贝[背]母、水媾子[用鞋底打臀部]等)。

在205室,我呆了四天。每天按一日生活制度随大伙过活。在这里印象较深的事:1.监室12个床位,结果住了24个,晚睡觉,即使大家侧着睡,那挤得扁扁的(当然牢头们不受这样的罪,牢头一人睡一个床位,而下铺是七八人睡两人的床位),夜深上厕所回来,睡的地方就找不到了。我睡了一晚,加之我呼吸睡眠综合症,影响他人睡眠,就提出睡地下。没有被子,两人盖一床被子,地下垫一床被子,因被子是长久使用、内心棉花已烂成团,铺在地上出奇的冷,这是第二个冷冻之夜。第三晚,我向牢头申请要了床被子铺在底下,才暖和些,可是两人睡的单人被,第三晚突又变成了三人睡,这又挤、我睡中间又热,漫漫长夜……也就是这两晚的睡这冰冷的水泥地板,我腰部以下胀痛僵硬不适,特别是右臀部更为严重,都两三个月了,坚持吃药、锻炼仍没痊愈。2.这四天,我天天见牢头们殴打在押人员,有的天是几次殴打,主要扇耳光,偶尔也打水媾子,牢头有的是主管狱警安排的值日生,有时是值日生指定的打手。3.我四天做了二天外地卫生,随后安排我监督协助搞“金鱼缸”卫生。“金鱼缸”是四川看守所、监狱对厕所的‘美’称,因金鱼缸的卫生往往赏给新来的,或者是不听他们指示而被处罚的人员。在监室内务整理及卫生清理的分工,这也成为区分新老在押人员及牢头们处罚人的手段,而打扫外地、“金鱼缸”(厕所)是最低级的活.4.这里吃饭也分着等级,分上铺(狱警指定的值日生或关系户)、中铺(较早入狱的)、下铺。下铺在外监蹲着吃,我是下铺,不知什么原因,我被特殊一下,坐着吃。饭菜也有很大差异,上铺被特别关照,多打菜。这多打的菜,上铺吃不完,就给中铺。“仁慈”的值日生,将上中铺吃不完的还给下铺,要是心硬的,他们吃不完,倒掉也不会给下铺吃。5.我刚进监室,值日生还送给我一条新裤子。据他说,不是随便什么人他就给衣物的。听他这样说,我也感动不已。新裤子的来历,我也给读者交代一下,这要么是他家属送的,要么是用他牢头狱霸威风,占用其他在押人员家属送的,我相信后者概率大,因他们经常霸占其他人的财物。我考虑,我如穿这新的,把我穿进来的旧的扔了,这太浪费了,于是我仍穿我的,将新的留下,说不定后面来的没有裤子我还可以给他。想是这么想,可等我转监室,他们还是没让我带走这裤子。6.在这里,我也遇到一名基督徒。他是因多次盗窃电瓶车等小物件而入狱。我给他讲摩西十戒。他也后悔,他说每次就是控制不住,事后又后悔。我反复提醒他,要不停地祷告,求主给他力量。他跟我在同一天被调换监室。

22号上午,温江区国保来审讯我后,我就被调到A区10号监室。

在A区10号监室,按省监狱管理局的规定,一日生活制度如下:6:30起床洗漱整理内务;7:20-8:10早餐;8:10-8:40学习(盘腿);8:40-9:10点名;9:10-10:00学习;10:00-10:20早操;10:20-11:00学习;11:00-12:00午餐;12:00-13:30午休;13:30-14:10整理内务;14:10-14:40学习;14:40-15:00点名;15:00-15:20午间操锻炼;15:20-16:00学习;16:00-17:00收看电视洗澡;17:20-18:00晚餐;18:00-18:30放风;18:30-19:30收监点名;19:30-20:20学习监室会务;20:20-21:40看电视;21:40-22:00洗漱;22:00-次日6:30晚休。另外午休、夜里睡觉轮流值班。

然而监室主管狱警,及他任命的监室长(其实就是过去牢头狱霸的新叫法),他们又在此基础上加上了他们的内容,叫监室规矩,监室不同,牢头不同,这规矩就不同。譬如,我们监室牢头规定,除他们上铺四人外,其他人下午4:20-4:50和晚8:20-10:00解大便。又譬如,中午晚上值班,完全由牢头安排。又譬如说,吃饭除牢头们质量数量占优势外,他们还将余下人员分成不同小组,给他亲近的以照顾,我也被照顾过(就是后面牢头把肉选了,给你加点菜)。再譬如说,监室里的卫生内勤整理,完全牢头说了算,等等。

我在A10监室,头七天按他们规矩,打扫金鱼缸(厕所在四川的牢中都美名叫金鱼缸),后来照顾我,让我负责窗墙的卫生,这都是很轻很照顾的活。其实里面活都不累,只要牢头不故意鸡蛋里挑骨头。挑骨头就说你这里没打扫干净,那里没摆放整齐。轻则吆喝,重者打骂体罚。

按他们牢头规矩要求,新来的要值10个白晚班,我头七八天因为中午晚上值班,每天只能睡六个小时,加之我打呼噜,他们更不让我睡踏实,估计只睡四个小时。其间因提讯中午没值班就延后,所以就与晚班错开了,也就轻松了二三天。他们还照顾我,让我晚班值22:00-24:00的班,这算一晚四班中最轻松的一班。反正那七八天要命。

睡觉,我睡的下铺位置,那挤的成刀片,我每晚轮起睡,因为我打呼噜,我也主动卷缩进床里睡,这样头不在一水平线上,我比旁边的矮一头的睡,免得打呼噜影响他人。那滋味你可以想象(11个80厘米宽的位,我们监要18-19人住,除四个牢头,牢头一个人占的面积,相当于我们要二三个睡的面积,大家可以想象要怎么睡,好在监室还有四人睡地铺)。

这里的伙食,公开的标准是每个人每个月300元。早上馒头+粥(量都足够),每周有两鸡蛋,十一期间占光,多吃一个鸡蛋;中午荤素菜(时而肉多点,大概0.2两,时而少些一两片,蔬菜时多时少,每周品种有白菜、土豆、胡萝卜、白萝卜等,如牢头不占用平均分到每个人手里,应该还是够的,菜里的油也是时少时多)+足量米饭;晚餐是素菜(时而里也加肥肉沫)+足量米饭。

个人购物品种还是多,但就是没鸡蛋等价廉的食品供应。另外,里边价格高昂,以大蒜、牛奶为例,看守所9个大蒜(大概就一斤)卖18元,我出狱到外面市场去买,零售也就5元多;牛奶250×24蒙牛奶卖72元一件,外面市场价当时50元多一点。

这次入狱,总的来说没特别虐待我。当然小难也没幸免,如刚入狱睡水泥地铺,才两天,落得个右臀部一直僵硬、酸胀、疼痛不已;又比如刚转到A10当天,因喊口号声音不大,遭到第四把手牢头的辱骂威胁;再譬如说,我在做体操时,明明认真,结果遭牢头无端指责辱骂,目的就是敲打我,显威风;还譬如说,牢头故意抽查背诵监规、一日生活制度、监室口令等,不对就大声训斥、罚值班(我被罚了一个班)等。

上次2015年入成都新津看守所,四年后我入成都温江区看守所。变化比较大,有变化好的,有变糟的,总体变好了些。

变好的方面:
伙食标准由原来的每个每月240元,提高到300元,每周有了两个鸡蛋;饭菜也基本分到个人(但牢头们还是多占有了些大家的菜),为什么就不能全分到每个人呢?我知道狱警是想用一部分在押人员的伙食,来笼络牢头狱霸,这样他们才会卖力地管监,这样思维与社会大环境一样,用恶人来治理社会,为什么就不能用民主的方法来管理监室呢?你知道牢头狱霸在背后,干了多少践踏人权的事呢?他们的暴力管理,只能将其他在押人员学会用暴力解决问题;买的东西基本上能自己用自己的(但有部分所有再押人员出资买的物品,如矿泉水、香辣酱等仍由牢头们独享独控);牢头们打人的情况少了,A10监室除了我刚去四天四次打人外,到我出狱再没打人现象;监室里烟被断了,烟也是矛盾之源;监室内外监多了一道窗户,相对通气多了,外监增加一窗户,通气就更好,利于传染病阻断。等等。

变糟糕的方面:
个人崇拜严重,强迫在押人员见警察必需喊“警官好!”,否则要受处罚。尊重不是强迫出来的,是你给他尊重给他关爱,他自然不自然的会尊重你。这也不怪狱警,这大环境也就这样,官小的怕官大的,下面的只对上面的负责及表忠心,官员们没有学会什么是仆人,他们不是纳税人选出来的,他永远不会为纳税人负责,“为人民服务”只是骗人的鬼话。
不让在押人员用笔。我30天就不让我写字。连看书也是20天以后。
利用学习时间,强制盘腿,变相对大多数人员的体罚。我见很多在押人员的两脚腕外侧,都被磨成厚厚的茧巴伤痕。
收监早、下午、晚上(早、下午看守所领导入监查监)点名,每次分两批人程序繁琐,每次搞这收监,要罚在押人员站半小时之久。

相关内容:人权活动人士陈云飞因推特言论由刑拘转为监视居住

Post Views: 15

赞过:

正在加载……

相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陈云飞: “巡视”温江看守所记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