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 – 中国政府必须结束针对网络疫情言论的打压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 – 中国政府必须结束针对网络疫情言论的打压

April 15, 2020       Comments Off on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 – 中国政府必须结束针对网络疫情言论的打压

English version

2020年4月1日

人权捍卫者网络CHRD — 2020年4月1日)中国政府必须释放被羁押的公民记者和直言不讳的批评者,并结束自新冠肺炎爆发以来对网络言论自由的新一轮镇压。中国当局打着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幌子,通过屏蔽独立报导、疫情信息共享和对政府应对措施的批评意见,加大了对网络言论信息的压制力度。攻击性的网络警巡和侵入性的在线监测,在政府最初掩盖疫情和阻碍重要信息流通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也造成了对紧急应变的严重延误和生命损失。

应对此一全球疫情大流行,世界各国领导人与政府必须谴责中国政府的侵犯人权行为。这些人权侵犯,在习近平领导下,被中国政府包装成控制病毒传播的所谓“中国成功的故事”。在香港、台湾和韩国,那里透明度较高的政府采取了更为及时和有力的措施,并为新闻自由提供了更好的保障。这些措施证明了它们在遏制病毒早期传播和挽救生命方面的有效性。

自从中国政府开始对新冠肺炎采取严酷措施以来,侵犯人权的事件在大陆激增。这些措施包括删除网上的重要信息、审查媒体、惩罚“吹哨”的医生,拘留并强迫失踪独立记者和政府批评者,以及驱逐外国记者

1月20日,官媒新华社承认了冠状病毒的流行,并且声称习近平已经亲自领导了一场抗疫“人民战争”。 一个月后的2月21日,公安部公布说全国各地警方处理了5111起涉及“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有害信息”案件,这些案件当事人受到警方的干涉和处罚,但并没有提供有关这些案件的任何详情。这一宣告表明中国政府已经下决心进一步阻碍信息流通和独立报告、压制批评声音,完全无视信息流通和新闻自由对有效应对如此严重的公共卫生紧急情况的至关重要性。

人权捍卫者网络记录了897起涉及中国互联网用户的案件,他们因在网上发表有关冠状病毒的言论或分享信息而遭到警方处罚。这些案例发生在2020年1月1日至3月26日之间。大部分案例是我们从官方媒体的报道或政府的告示中收集到的。鉴于在中国互联网上获得未经过滤的公开的信息的巨大困难,此名单是不完整的。尽管如此,我们收集了这897例案例的一些详细资料。这些案例发生在几乎每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 – 中国政府必须结束针对网络疫情言论的打压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 – 中国政府必须结束针对网络疫情言论的打压

从这份不完整的案件清单上,我们可以看出警察的处罚主要分为几类: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强迫失踪、罚款、警告/审讯、逼供和“教育训诫”。有一半以上的案件,我们找不到针对“罪犯”的具体惩罚。而在其余的案例中,就具体的处罚种类来看,警方更常用的是行政拘留(占总数的18.5%)和“教育训诫”(占总数的17.8%)。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 – 中国政府必须结束针对网络疫情言论的打压
(注:在我们记录的897个个案中,我们总共记录了916项处罚,其中有19人受到两项处罚。)

当局用来支撑其惩罚的理由或原因或罪名包括“散布谣言”、“编造虚假信息”、“引起恐慌”、“扰乱公共/社会秩序”和“泄露隐私”。在这些案件中,绝大多数(占总数的93%)警方以“散布不实信息、扰乱秩序”为由惩罚与新冠肺炎病毒在中国爆发有关的网络言论。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 – 中国政府必须结束针对网络疫情言论的打压

微信是最频繁地被警方点名的“肇事者”用来分享信息或发表评论的社交媒体平台。警方没有具体点明其中678起案例涉及的社交媒体。在219起被警方点明社交媒体平台的案件中,94%使用的是微信。这表明大陆警方对微信的监控很严。微信是大陆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拥有近10亿用户。在有些案例中,微信用户因为在线评论新冠肺炎,帐户遭到删除,对许多人来说,这实际上切断了他们社交和职业的网络,限制了他们的旅行、食品递送、银行和支付,因为这些日常生活中行为都是通过应用程序来进行的。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 – 中国政府必须结束针对网络疫情言论的打压

我们按照这些案例的时间顺序构建的一个时间线显示,虽然政府在12月30日公开承认公开承认“新冠肺炎”感染,并在12月31日向世界卫生组织发出警报,但与此同时警方已经开始惩罚在网上分享感染信息的吹哨医生和网民。(点击查看时间线。)

中国当局针对冠状病毒爆发采取的早期行动之一,是强制几位吹哨的武汉医生噤声。武汉市中心医院的艾芬医生和李文良医生是首批传出新冠状病毒信息和提出感染警告的医学专业人员。他们遭到传唤和讯问,受到严厉警告,要他们保持沉默。警方对李文亮医生和其他8名医务人员进行了“训戒”。

根据这一时间线,在1月20日新华社发布公告后,当有关迅速传播的病毒的信息对于紧张又恐惧的公众至关重要时,中国警方在全国范围内采取了协同行动,惩罚许多网络用户——在897起案件中,有396起发生在1月21日至31日之间。在1月21日之前,只有10人受到处罚,1月1日8人,1月3日1人,1月18日1人。

今年2月,我们收集的这份名单上显示的惩罚数量达到高峰,有467人受到处理。2月6日,李文亮医生死于冠状病毒,在大陆社交媒体上引起了 巨大反应,网民们的悲痛、愤怒和对政府官员的谴责之情溢于言表。许多网民群起要求言论自由。警方在2月份对网络用户的处罚激增,很可能反映出当局对互联网上因李医生死亡事件网民表达的强烈情感而加强了打压。政府审查部门命令官媒淡化他的死讯,并从北京派遣中央监察官员到武汉进行调查

截至3月26日,我们共收集了23例。虽然我们名单上的897起案件中有许多可能已经被列入官方2月21日公布的5111起案件中,但我们仍找到了54起新案件,这些案件是在2月21日至3月26日期间发生或报道出来的。

李文亮医生去逝后,网络镇压事件也不断升级,随之而来的,是一些知名人物或网红人物被迅速拘留,如公民记者陈秋实和李泽华、法制改革倡导者许志永和有较深政治背景的富商任志强。在其中有些案件中,拘留和强迫失踪是在“强制隔离”幌子 下进行的

  • 公民记者、律师陈秋实自2月6日被警方带走后一直下落不明。陈秋实来自黑龙江,是一位律师,他在北京从事法律工作,并于2019从香港抗议事件之后,开始在社交媒体进行现场直播,在网上颇受欢迎。在1月23日湖北省有关部门强制封锁武汉后,陈前往武汉市,在前线报道地面情况。
  • 自2月9日被警方带走以来,公民记者、维权人士方斌一直下落不明。方斌是一名武汉居民,他开始在网上发布疫情中心的视频,其中一段视频 是1月25日拍摄的,凸显了医院当时不堪重负,他在视频中呼吁官方开通信息自由来抗击疫情。
  • 公民记者、前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李泽华,自2月26日被警方拘留以来一直下落不明。今年2月,陈秋实失踪后,李泽华前往武汉,开始报道当地情况,并在网上发布视频
  • 异议人士、曾服刑多年的良心犯郭泉,于1月31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并于2月因在网上公开发表有关冠状病毒爆发的言论而被正式逮捕。他被关押在南京市第二看守所。
  • 法律学者、维权公民许志永自2月15日失踪,后被证实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遭到“指定地点监视居住”。许志永去年12月在厦门出席一场聚会,他虽然躲过了警方搜查,但他后来在网上发表文章,其中一篇文章严厉批评 习近平对疫情反应迟缓。

在警方忙于处理惩罚吹哨人、独立记者和政府批评人士的同时,政府审查和网络监控机构一直在超速运转、压制言论自由和网络信息流通。据报道,自去年12月底和1月初以来,YY和微信等中国社交媒体公司一直在审查与冠状病毒爆发有关的信息,可能是迫于政府的压力。审查人员快速删除或屏蔽相关内容的在线帖子。这些帖子的内容包括:家庭成员生病而没有得到检测、死亡在家的故事,绝望的求助,网上自愿捐款的呼吁,目击医院不堪重负的视频,对遭受重创或丧失家人的家庭表达的同情,或对做出巨大牺牲的医务人员表示支持和尊重。《人物》杂志在3月份的一篇文章刊登了艾芬医生的专访,政府审查机构立即阻止了该杂志的在线发行,并回收了该杂志所有的印刷版。3月10日,正当习近平首次访问武汉之际,这篇文章在网上被屏蔽,但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开始了,网民纷纷再生“复活”各种文字版本的文章,试图超越媒体审查。

人权捍卫者网络敦促中国政府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基本权利,以及寻求、接受和传递信息的权利。这些人权都载入了《世界人权宣言》。中国政府必须停止利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来借机侵犯人权,包括搞任意拘留和强迫失踪。它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那些因公开谈论新冠病毒而被羁押的人。在目前的抗疫紧急状况下,更迫切需要取消国家审查制度、废除严重侵犯自由和隐私的在线监控。用不幸感染病毒去世的李文亮医生的话来说:“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

Back to Top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 – 中国政府必须结束针对网络疫情言论的打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