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新华社“疫情纪事”距离真相有多远?(2) (国际合作篇)

在新华社4月6日发出的疫情纪事的“时间轴”中,按中国媒体的话说,“人们看到的是一个与国际社会患难与共、团结协作的中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4月9日也再次强调,“中国第一时间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疫情,第一时间同世界各国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第一时间开展疫情防控专家国际合作”。那么,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

中国是否在第一时间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疫情?

新华社发布的“中国发布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推进疫情防控国际合作纪事”( 后面简称 “新华纪事”)写道:2019年12月底,湖北武汉市疾控中心检测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 1月3日,中国定期与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国家和地区组织以及中国港澳台地区及时、主动通报疫情信息。“新华纪事”还特别提到,1月3日,中方开始定期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举措。

如果确实像“新华纪事”说的那样,中国在2019年12月底才开始发现了新冠肺炎的病例,那么,中国政府的反应无疑是迅速的。 世界卫生组织网站4月8日公布的世卫疫情时间线是这样记录:当地时间2019年12月31日,中国向世卫组织报告了一组湖北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病例。

但是,越来越多的资料显示,中国武汉发现第一个病例的时间是12月1日,甚至更早。1月24日,中国学者在英国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论文显示,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于去年12月1日发病。这篇论文的发表也得到了“新华纪事”的背书。

除此之外,在武汉卫健委1月5日发布的第三份官方通报中,提及患者最早发病时间为2019年12月12日。1月11日官方通报中将最早发病日期更新为2019年12月8日。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05年通过的新的《国际卫生条例》,各成员国负有对“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作出迅速反应的法律义务。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标准有四条:事件对公共健康的影响是否严重?该事件是否异常或意外?国际传播是否存在重大风险?国际旅行或贸易限制是否存在重大风险?只要满足其中的任何两条,成员国就应该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

国际卫生条例》还规定,一旦成员国确定了关注的事件,就必须在48小时内评估这个事件的公共健康风险。如果确定这个事件为可通报的,则该国必须在24小时内向世卫组织报告相关信息。

即便是依据武汉官方的发布的最早发现病例的为12月8日,中国也是在病例发现三个多星期后,才通报世界卫生组织的。

值得指出的是,中国政府向自己的公民通报疫情的时间更晚。在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以及其他国家通报疫情的同一天,中国武汉的医生李文亮因为在朋友圈内发布疫情的消息被警方“训诫”。

由于中国官方的隐瞒和淡化处理,武汉市长周先旺也曾承认,从疫情发生到1月23日武汉封城前,大约有500万人离开了武汉。 英国南安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研究团队2月6日公布的一份大数据分析报告指出,其中大约6万武汉人离开了中国境内,到达全球至少382个城市。

中国向世界通报,却隐瞒了疫情的严重性

“新华纪事”不止一次指出,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主动通报疫情消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曾就疫情与世界多个国家领导人,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讨论疫情的情况。“新华纪事”也多次指出,中美两国疾控中心负责人多次通电话,讨论双方技术交流合作事宜。

但是,事实是,西方国家怀疑中国并没有告知其他国家事情的严重性。彭博社4月1日的报导说,据三名美国官员透露,美国情报机构在给白宫的一份机密报告中总结称,中国掩盖了中国冠状病毒的实际疫情,并瞒报了实际感染总数和死亡人数。报告还称,由于武汉地方政府以及其他地方中层政府的隐瞒,中国政府自己也不知道病毒的规模,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盲目。

在英国广播公司BBC 3月29日的政论节目(Andrew Marr Show)中,英国保守党重臣之一内阁府大臣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 )在被问及英国政府应对疫情的准备工作时说,中国方面的报告没有清楚地说明病毒疫情的规模、性质和传染性。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前官员、现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全球卫生学院副院长杰拉尔德·帕克(Gerald Park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说,中国确实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了疫情,但是,他相信,中国没有通报疫情的规模和严重性,特别是在最初的阶段。

帕克说:“尽管中国政府根据《国际卫生条例》于12月31日报告了在武汉发生的多起不寻常的肺炎案例,但我认为他们并没有向世界通报局势的严重性。那个是几个星期后,一月份才告知的。”

他说,中国在疫情爆发几个星期后才承认“人传人”的问题以及医护人员中存在感染的问题。

不过帕克承认,与17年前“萨斯(SARS)”的疫情的通报相比,中国确实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2002 年11月,中国广东佛山出现了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例。中国官方在第一例病例出现两个月后的2003年1月21日,才把这种疾病正式称为“非典型肺炎(不明原因)”。3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把这一原因不明的病症定名“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缩写为SARS。

中国没有及时向世卫组织分享医护感染的信息

《华盛顿邮报》2月26日的一篇报道说,中国没有及时与世界卫生组织分享医护人员感染的信息。

报道援引专家的意见说,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有可能成为全球大流行病的时候,及时了解前线医护人员的健康状况是了解病毒传播模式和制定旨在遏制疫情的战略的关键。但是,中国却没有向世界组织及时通报。

《华盛顿邮报》报道说,世卫组织表示一直有要求中国官员提供”分类”数据,即从总体数据中细分出具体数据,这些数据可以揭示目前医院传播的情况,并有助于评估一线医护人员面临的风险。

报道援引世卫组织发言人塔里克·贾萨雷维奇(Tarik Jasarevic)的话说:“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收到中国关于疫情的‘分类’信息,但是一直没有任何有关医护人员病毒感染的细节。”

其实,根据中国媒体的报道,第一例医护感染 是1月7日开始的。1月11日前,有7例武汉医护人员感染发病。后来,1月21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通过健康武汉官微通报说,目前,我市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为疑似病例。而同一天的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通报没有提医护感染的事情。

直到2月14日, 在中国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才透露,截至2月11日24时,中国全国共报告医务人员确诊病例1716例,其中有6人不幸死亡。

关于病毒“人传人”的信息,世界卫生组织也是在中国1月20日承认有人传人的现象后,世界卫生组织才在1月21日宣布,新冠可能持续人传人。世界卫生组织(WHO)1月21日通过其官方推特发布声明称,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存在持续 “人传人”的情况,但需要进一步的分析和更多的细节来确定“人传人”的范围和程度。

正是因为世界卫生组织在这次疫情中对中国的过于信任,以及与中国的密切关系,世界卫生组织被外界批为“中国卫生组织”。

中国是否在第一时间同世界各国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

新华纪事:1月2日,中国疾控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收到湖北省送检的第一批4例病例标本,即开展病原鉴定。

新华纪事还说:1月12日中国疾控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指定机构,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在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ISAID) 发布,全球共享。这一点,世界卫生组织的疫情纪事上也有说明。

但是事实是,在去年12月底之前,有不少于九名不明肺炎病例的样本被从武汉各医院采集,基因测序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SARS冠状病毒。而且,中国的科学家在1月2日就已经测出了新冠病毒的基因组序列,但是,因为政府的层层管控无法及时公布。这比中国政府宣布的提交基因测序的日期又晚了一个星期。

中国财新网2月27日刊出长篇调查 “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实际上揭露了疫情警报被“摁灭”的全过程。报道说,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于12月30日晚收到金银潭医院送来的不明肺炎样本,72小时攻关后,于2020年1月2日确定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11日上传至GISAID。

财新网的报道援引一个承接武汉不明肺炎检测的基因测序公司人士的话说,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位官员的电话,通知他,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

报道说,1月3日,中国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了《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该文件要求,未经批准,各相关机构不得擅自向其他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信息;已从有关医疗卫生机构取得相关病例生物样本的机构和个人,应立即将样本就地销毁或送交国家指定的保藏机构保管。甚至中科院武汉病毒所都一度被要求停止病原检测,销毁已有样本。

美国之音记者并没有在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的规范性文件中找到这个文件。但是,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2月3日在一份给复旦大学的关于开展“上海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预警预测模型研究”研究项目的通知(沪卫科教〔2020〕006号)中说:“请你单位本着严谨治学的求实精神,认真科学地开展研究工作,并严格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国卫办科教函〔2020〕3号)有关要求,不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研究结果,相关论文、成果发表须经我委审核同意”。

世卫组织专家和美国CDC专家迟迟到不了中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第一时间开展疫情防控专家国际合作,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积极评价。

“新华纪事”说:2月16日中国-世界卫生组织联合专家考察组开始为期9天的在华考察调研工作,对北京、成都、广州、甚至和武汉等地进行实地考察调研。

根据“新华纪事”,联合考察组由25位中外专家组成,其中包括两位美国专家。他们分别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员国家过敏及传染并研究所临床主任莱恩和美国疾控中心国家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流感科医务官周为公。

但是,事实是,在此之前,中国多次拒绝了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控中心提出的组建联合专家组进入中国进行实地考察和援助的请求。在这其中,只是在1月20日到21日,中国专家和世卫组织西太平洋地区的专家曾对武汉进行了短暂的考察。然而,根据《国际卫生条例》,成员国被要求要在24小时内及时透明的提供信息,并对疫情带来的风险参与“协作评估”。世界卫生组织的“流行病情报服务”小组成员通常会在24小时内启程。

根据“新华纪事”,中国是1月25日告诉世卫组织总干事,欢迎世卫组织派遣国际联合专家组,与中方合作加强疫情的防控。中国对美国的欢迎要来得晚一些。1月3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通过官方渠道告诉美方,欢迎美国加入世界卫生组织联合专家组。

不过,根据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艾利克斯·阿扎尔(Alex Azar)1月28日在一个记者会上的说法,美国在1月7日左右就提出了向中国派遣疾控专家的请求,但是均遭到中国的拒绝。阿扎尔当时说,美国三个星期前向中国提出了提议,一次是向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提出的,第二次是在北京的世界卫生组织会议上提出的。

直到2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先遣组成员抵达北京的时候,美国的专家仍然在等待中方的邀请。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所属的国立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主任安东尼・弗契(Anthony Fauci)2月11日在华盛顿的一个研讨会上表示,美国还不能确认能否派美国专家前往北京。他说,美国需要了解疫情的实际情况,包括疫情的范围、严重程度、无症感染以及病毒传播的情况,因为这会对美国的政策决定产生很大的影响。

转自:VOA

Post Views: 3

赞过:

正在加载……

相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新华社“疫情纪事”距离真相有多远?(2) (国际合作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