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刘正清:献给空心树之挽歌 ——纪念唐吉田、刘巍吊证十周年

201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刘巍二律师吊证的日子。操刀者,北京司法局也。当初我曾为此写过一文,发表在《中国人权双周刊》上,然而几个书生弱弱的声音如萤火虫般,既唤不醒沉睡的人们,也照亮不了昏暗的大地。我的心由悲哀而渐渐的麻木,此后,便不愿提及,希望早日忘却。

之所以这样,是惧怕步唐、刘之后尘,还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悲哀?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在这似人非人的世界里,苟活至今的我,是悲凉?是惧怕?两者兼而有之吧!然而又不甘苟活的悲哀,而不能遗忘。

在这不能遗忘的日子里,我脑海里总浮现:几个啄木鸟“咚、咚……”的捉虫声,惊扰蛇儿、鼠儿、虫儿、蝶儿……的宇宙大梦,而遭报复的惨状。

于是,就期望啄木鸟少管闲事,让蛇、鼠、虫们精诚合作,加把劲把这棵大树蛀倒。本来嘛,这棵大树就是用氮酸氢铵吹出来的,松软的木质本来就是虫们的理想天堂;绿幽幽的叶怎能不诱蝶儿的喝彩与颂歌呢?……多么精妙绝伦的生物圈!食物链!你唐、刘二君“狗抓耗子,多管闲事”,效啄木鸟。不整你,整谁?活该!

然而,前些天一位我颇为欣赏的年轻律师给我私信,提醒我看某律师群。其实,凡涉律师人权问题的群我是必看的,只是不想说话而已!我知道他的意思,今年是唐、刘二律师吊证十周年了。

是的,我是应该有写点东西必要了。于私,以不负与唐、刘之谊;于公,尽管萤火虫孱弱的微光照亮不了黑暗的大地,总该可以照亮自己的心吧!至于是否还有别的深意,我却惶恐了。

然而,我心中的亮又在哪里呢?沉默啊,沉默!沉默就安全吗?沉默的姿势不对,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也成为鹰犬们献诸主子邀功的由头。前些年,李庄律师在重庆一个眼神换取二年的牢狱之灾。为纪念之,同僚们模仿其沉默的姿势也成了寻衅滋事之嫌而整肃。这是怎样的一个乾坤颠倒的世界啊!这片肥沃的土地,何至于结出如此怪树?幻想啊,等待呀!等来的却是一只比一只更坏更蠢的怪兽,来肆虐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

我曾暗笑唐、刘的迂,竟不知氮酸氢铵吹出的大树。天然的钙少氮多,木质松软。怎不招虫蛀成隧,隧引鼠栖,鼠诱蛇至呢?鼠本为蛇食,现竟蛇鼠一窝,其乐融融。以至蝴蝶也耐不住寂寞,围着它唱起春词来了。然而,叶虽绿,根却烂,干已空。纵使你唐、刘清高,不屑于蛇鼠,效蝶儿讨点残羹也未尝不可,何须你“咚、咚……”的啄木声扰乱鼠辈们的春梦,竟至如此境地!

笑归笑,历史的铁律是不会因蝴蝶的春词而改变。只待风儿吹,哗啦一声,树必倒。树倒,兽必散。兽散之日,还要你唐、刘植树嘞!竟不料,昨笑他迂,今日自己也步了其尘。便更觉有作文纪念其迂的必要。至于还有什么深意可挖掘的话,那就将此作为一份见证献诸未来吧!

我与唐吉田的友谊始于其吊证前,网上看到其办信仰群体案的事迹,与其网上有过交流。真正闻其名又见其人是其吊证后不久,他和郭莲辉,张赞宁三律师来广州交流办郭泉案经验。我特留其同宿寓所私聊。方知其原为体制内的检察官,而其秉性又难为粪坑所容,故不得不跳出粪坑做律师。我与他有同样的选择,故深悟其意。古人说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污泥容得了莲花之不染,可粪坑里的蛆和闻臭而至的蝇有莲花存活的空间吗?故我俩都有跳出粪坑的窃喜。

我与刘巍的友谊始于其吊证后的下半年,在广西北海的一次关于反酷刑的研讨会。期间,同她有过简短的交流。始终微笑而和蔼的刘巍律师,温文尔雅的她,竟成了扰乱法庭秩序者,这是怎样反讽与悲哀啊!只不过某集团的谎言多了,现在诓世非但不灵,反成人们倒而视之为嘉奖。闻其壮举,不免心中肃然起敬了!

据北京司法局给唐、刘二君《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的理由是“不服从审判人员的多次制止,不服从审判人员的指挥,扰乱了法庭秩序。在法庭辩论阶段,无正当理由退庭,导致庭审被迫中止一段时间,干扰了诉讼活动的正常进行。”党国呀,党国!现在进步了,文明了!也懂得玩程序了;定罪判刑也要开庭,走过场了。只不过它玩的不是程序正义,而是程序遮羞布。做流寇时“土豪劣绅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滚一滚。”(见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匪性,至掠到宅子成了主人后,匪首们滚牙床上的小姐不匀时的内讧,有程序吗?要过遮羞布吗?

现在让你律师辩护,于宣传,是党国何等的伟业呀!你却把它当真,竟在庭上讲“法理”,谈“定性”。《商君书》的愚民术,外儒内法的障眼法,全被你等律师破功;这些只能做不能说的上不了台面的御民术,愚民不知,你等律师难道也不知?你揣着明白装糊涂,吃我党国的饭,却砸我党国的锅。与其你砸我党国锅,还不如我党国先砸你碗。

十年前,砸饭碗算是便宜你了。唐、刘二君知足吧,不信请看今日之“709”诸律师

唐吉田、刘巍二律师吊证。初闻之,我怒;后渐喜;今大贺。

怒,此荒谬之举,不可理喻!

喜,其仅砸碗,未夺命。有“青山依旧在,不怕没柴烧”的窃喜!

贺,西谚“上帝要他灭亡,必先使他疯狂。”终得应验。唐、刘扯下了皇帝最后的一块遮羞布,让人们看到其神秘的GG,原来是蔫的。知道了黔之驴的半斤八两,不再恐惧了!

四月天的初阳,温暖和煦,正是万物生长的最佳时间节点。

我习惯性地推开窗户,察氮酸氢铵吹出来的那棵大树的些许变化。啊!翠绿的叶子开始蔫了,蛇鼠虽仍在交欢,……。然而,啄木鸟不见了,蝶儿少了许多。不由使我忆起了南美蝴蝶的翅膀。

怀着好奇心,我下楼,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树的主干。“咚、咚、咚……”,如敲鼓的声响。经验告诉我:里面已经空了!我窃喜!!

这片肥沃的土地,是生我养我的唯一之所在,绝不能让它荒芜。但愿唐吉田、刘巍二君,养好身体,随时准备锄头和铁锹植树!

故以此纪念唐吉田、刘巍吊证十周年!

  刘正清

   2020年4月12日

授权中国公民运动网发布

Post Views: 3

赞过:

正在加载……

相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刘正清:献给空心树之挽歌 ——纪念唐吉田、刘巍吊证十周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