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雷神山工人曝两次被像犯人一样押送出湖北的经过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后,各地的工人纷纷赶赴武汉帮建医院,但医院建成后,他们一些人不但只拿很少的工资,而且还像犯人似的被押送出湖北,到地方遭遇歧视,很难再找到工作。

雷神山工人两次被押送出湖北

微博用户名为“用户5963934469”,是帮建武汉雷神山医院的工人。4月11日他在微博上爆料,4月8日他们一行六人被分到不同的车上,其中一个工友是回四川的。他们被以“押送形式”送出湖北省,送到了湖南界好远。“后面他们还不放心,让发路上的视频,定位,非让共享位置,明显就是远程监控。”

“当时觉得很恼火,把我们当犯人一样押送到湖南,之前的人他们从来没有这样过。赤裸裸的威胁,结果我们很恼火,一定要讨个公道,问个明白。”他说。

到了湖南以后,他们临时吃了一顿饭,然后晚上又返回湖北,直接到了省政府。到了省政府以后,旁边门卫让他们去信访办,并打好了招呼,让他们去那里投诉。

去了以后没多久,中建三局的人和领导就来了,说让他们回公司隔离点解决,回去了中午吃了饭,把他们晾在外面两三个小时不理。快下午两点,还有几个人在那边监视他们,上厕所都跟着。后面等不下去了,他们想去项目部那里问,但遭到拒绝,有人还跑过来拦,随后双方发生争执。

随后,中建三局的人还叫了一些人,共一、二十个人把他们围住,不让他们动,蹲着不准起来,渴了没水喝,也不让出去买水,不让上厕所,还问要干嘛。

9日那天,他们在外面从下午两点到晚上十一点一直被围着,下午晒了好几个小时,也不给他们饭吃,他们要出去弄点饭也不让。然后工友坐在一根管子上,没水喝,也没吃饭,体力不支,一下子往后一倒,把手划破了,流了好多血,也不让出去买药和包扎。

把他们当犯人一样押在那里,他们打报警电话也没人管,也不来。后来让他们进了办公室,办公室有好多人,他们五个人不得不听从摆布,删除了他们之前用手机拍的照片,包括雷神山照片、他们干活的照片、之前隔离时工人和保安发生矛盾打架的视频等。

最后,还让他们写保证书,出去以后不再提雷神山的事情,不再提那天晚上的事情,还按了手印,拍了照片,而且连夜又一次把他们送出湖北和武汉。

雷神山工人连个证明都拿不到

工人说,中建三局承诺的东西没有做到,说话不算数,“我们提出的诉求他们也不解决”;“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公道,要一份证明工人参建的证书和证明,包括上面给的多少钱一天,而劳务公司和负责人又给我们多少钱一天,现在我们五个人”。

中建三局总经理陈卫国3月28日接受中共央视采访时曾称,2020年1月起,从全国各地来武汉的工人有3万余人,帮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他还称,这些工人是“英雄”,并且会为他们每个人做一张“荣誉证书”,“证明他曾经奉献过,曾经在这里拼搏过”。

他说:“如果哪天听不到我们的消息了,那就是我们在外面饿死了,或者遭到某种黑恶势力的迫害,想想这两天经历,想想被人威逼和在现场被一二十人围起来的感觉,没人能体会我们的感受。”

雷神山工人无地方可住

4月11日,该工人又发微博说,他们一行人目前找不到住的地方,没人接受,进不去,宾馆更是去不了,被别人赶,被排斥,要被拉去隔离,只能待在外面公园和草坪。这两天天气很冷,他们又困,两天两夜没好好休息了,并发出两张工人在公园台阶上睡觉的照片。

雷神山工人曝两次被像犯人一样押送出湖北的经过

雷神山工人被层层盘剥

4月12日,该工人又发微博说,他们的具体诉求就是想把工资拿回来一些,因为建医院一天才拿500块,后来才知道别人一天拿2500元,大家对这劳务外包制度无可奈何,现在只想追回来一些补贴,但被三局无情镇压。

他还透露,他们没有合同,都是临时过来建医院的,前后上万工人施工,七天换一批,加班加点,包括开工之时和尾期工程,合同只有中建三局和劳务公司签订,他们有的就是唯一一张走的时候的留观证明。他们之前也问过,三局之前也告知是没有合同,发工资都是现金,一层发给一层,到工人这里可能就经过三手,或者四手了。每天也没有签字,从上往下只有他们知道工价是多少钱一天,有一些东西也是口头上的。

据报,参与兴建雷神山的工程款遭利益集团3到4层盘剥后,不少工人每天只拿到500到800元,工人维权但又遭到保安和警察殴打。

雷神山工人回地方遭歧视

为此,大纪元记者曾试图联系爆料的工人,但未能如愿。后来,记者采访到一位曾参建雷神山医院的工人黄先生,他确证确实有人的工资被克扣。

黄先生来自贵州,当时正在深圳干活,他们一行十人今年2月中旬被邀请去武汉。去了之后,白天工作八个小时,晚上差不多天天都加班。

“我们上了七八天,我们去的时候差不多是收尾的时候。工资每个人不一样,有一些小工头谈好的,每个人价钱不一样。我上了七、八天,一天1000块钱,晚上加班差不多1600左右。上七、八天能挣一万多,虽然工资高也是挺危险的,下面全是病人。”黄先生说。

黄先生披露他也曾被“穿小鞋”。他们曾跟小老板吵了一架,随后他们十个人去被隔离时,到了隔离点指挥部不让进去,说不认识他们。

“应该是小老板给打的招呼,他们说不认识我们;然后那警察也不管我们,还是最后我们打电话给三局公司,给我们搞定的。”他说。

尽管黄先生一行还比较顺利,但他们还是在武汉被多隔离了十多天。他们被邀请的时候说,被告知离开前隔离十五天,但是十五天到的时候又走不了,政府不给批文件,所以总共在那里呆了三十多天。

回深圳后,他们一行又被隔离了十四天。到深圳后,如果自己一个人租的房子,就让你居家隔离,给你上个封条。如果没有租房子的就在酒店。

黄先生说:“社区的居民都不知道我们住在这里,只有社区的人知道。”

黄先生还披露,从武汉过来的受到歧视。“我们几个目前还没有工作,这边有规定不能歧视武汉过来的人,”黄先生说,“但我们在这边找工作,人家问在哪里干活,我们说在武汉,人家就说不要。”

转自:大纪元

Post Views: 1

赞过:

正在加载……

相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雷神山工人曝两次被像犯人一样押送出湖北的经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