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港人权组织反对中国代表加入联合国人权小组

香港人权监察和SOS(Sounds Of the Silenced)组织联名发表声明,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慎考虑容许人权纪录“恶名昭彰、劣迹斑斑”的中国派出代表出任属下其中一个谘商小组的成员。他们认为,人权纪录恶劣的中国仍然不应肩负如此重要的人事角色。

在美国,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Tom Lantos Human Rignts Commission)共同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日前发表声明反对中国代表出任小组成员。他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蒋端将被任命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协商小组成员,而这个位置将在任命至少17名人权调查员、审查媒体自由、酷刑、法外处决和国家批准的失踪等问题上发挥关键性作用。

史密斯说:“在中国自己的记录得到清算之前,没有任何理由授权中国政府官员蒋端调查侵犯人权的行为。”

在香港,SOS和人权监察已经收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Human Rights Council))主席发出的信件 (署名日期为昨天,即2020年4月9日),表明理事会正在寻觅人选出任四个专职报告员的职务,邀请非政府组织协助广传讯息,鼓励不同背景的人士提出申请。四个职务空缺(其中两个涉及原有专家续任)包括:

一,危险物质及废料的无害环境管理和处置对人权的影响问题特别报告员;

二,人人有权享有能达到的最高标准身心健康问题特别报告员;

三,促进和保护意见和表达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续任);和

四,贩运妇女和儿童问题特别报告员(续任)。

声明指出,中国于2020年4月1日被亚洲地区国家推举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Human Rights Counci)属下谘商小组 的一员,参与甄选独立人权专家的候选人,以出任理事会为监察不同范畴人权而设的专职人权报告员和工作小组。这些职务亦包括上述四个特别报告员。我们关注到第一和第三个职务的现任特别报告员曾就香港的示威活动以强烈字眼致函中国政府表达重大的关注。

就不同范畴的人权,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时设立专责的特别报告员或专门工作小组,去关注、监察、调查研究和跟进相关范畴的人权。这些报告员和小组成员的甄选工作,首先由一个五人谘商小组负责,人选经它面试和审议后排出优次,以便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提交一分名单,列出最适合各个专职空缺要求的候选人。理事会主席经谘询后再将名单交人权理事会议决任命。谘商小组建议的人选,一般都会得到理事会通过接纳,所以小组在人事任命上有甚大的影响力。

声明指出,虽然除中国外尚有另外4名国家代表参与,而对中国的任命并不等于赋予中国包办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人事任命的工作,亦非由中国制定挑选独立专家的条件与资格。但即使如此,人权纪录恶劣的中国仍然不应肩负如此重要的人事角色。

人权监察和SOS极度关注是次推举中国的安排是否恰妥,因此举实质上将大幅增加中国共产党在联合国人权事务上人事任命的话事权,便利中共阻止坚守普世人权价值和敢言的人选出任或连任有关的专门职位,甚至方便中国安插其属意的人选,而且亦会让中共更容易向在任的人权报告员和专门小组施予压力,干预全球人权事务的监察工作。

他们同时指出,中国大陆人权纪录甚差,镇压人权并无一刻止息,恶名昭彰、劣迹斑斑,而且将侵权延伸至香港。仅以言论自由为例,中共一直无间断压缩大陆甚至香港的言论空间,甚至令维权人士以至香港政经书局经营者“被失踪”或是对他们进行任意拘留,此乃无从抵赖的铁一般事实。又如发生于2015年、针对维权律师的“709大抓捕”一事中,至今仍然有人下落不明或被非法软禁。此外,亦有部份香港2019年的社运参与者在北上大陆时,经历过中国政府的无故“行政拘留”。现时,香港当局更连番打击香港电台,以政治凌驾专业,侵犯港台的编辑自主,连提问求真的采访都受到干预打压。

他们认为单单就着中国得以位列谘商小组的一员已是极不恰当,恐怕会引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可信程度下降,不单影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职能,尤其是与其他维权人士和人权组织的合作,更损害理事会的公信力和形像。就着此事,SOS已去信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以表达严重关注,并恳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仔细考虑对中国的任命以及日后谘商小组的建议,以免危及人权理事会的职能和声望。

转自:RFI

Post Views: 3

赞过:

正在加载……

相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港人权组织反对中国代表加入联合国人权小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