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王清、王聚才等被以“扫黑”的名义重判

民生观察2020年4月10日消息】本网获悉,河南南阳著名维权人士王清、王聚才等同案4人被控“敲诈勒索罪”二审法院宣布维持原判,王清获刑14年。被迫流亡至泰国的维权人士杨源林呼吁同伴无罪。

 

据悉,王清2018年9月19号被南阳市公安局龙升分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随后便被检察院快速批准逮捕,经检方两次退回补充侦查,超期羁押至2019年3月,王清被“涉嫌敲诈勒索罪”才移交至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审查起诉。2019年8月,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将此案移交至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进行起诉。

 

知情人士透露,在王清被抓捕一个月后,其同案陈强也于2018年10月18日被抓捕。王聚才、韩猛则在2018年10月30日也相继被捕。同案杨源林在旅行中得知消息后到处躲藏,现流亡至泰国。

 

王清、王聚才等四人被抓捕后迄今,均被羁押于南阳市看守所。

 

王清被抓捕后,其家属在微博爆料称,“2016年2月,王清将南阳市逸美时光咖啡店投诉到工商机关,工商机关经调查核实后按照《消法》规定组织双方调解,南阳市公安局龙升分局(王清涉案侦办机关)局长徐华远代理逸美咖啡店出面调解,其声称咖啡店是其亲属开的,让王清撤诉,因其盛气凌人,遭王清拒绝。经两次调解未成,工商机关依法对该店罚款四万五千元, 2018年工商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不久,全国“打黑”运动开始,已经对王清威胁恐吓过的龙升分局趁势先将王清以敲诈勒索罪拘留,然后依职权到工商机关调取了“涉及”王清的全部投诉材料,然后将被投诉过、处理过,跟王清进行过民事调解赔偿部分钱款后被撤诉的违法商户,作为“受害人”逐一核实,并在微信朋友圈群聊等标注刑警队长朱岩的电话,以查清退钱为诱饵,公开让处理过的违法商户到公安局举报王清,并在公安局信息平台“平安南阳”上以及大街小巷贴满公告公开征集王清所谓的“犯罪线索”。

 

在龙升分局提审王清的过程中,大队长朱岩一再的跟王清强调让他赶紧认罪说他们早就跟检察院和法院在一起研究好定过调儿了,要判他有罪!王清说这是迫害,他只是依法投诉,没有触犯法律,永远都不会认罪!

 

9月6号王清案件即将在卧龙区人民法院开庭,面对已经羁押一年之久的王清和侦查机关一开始就以构陷入狱为目的,不计后果搞的轰轰烈烈响彻南阳的这样一个王清团伙案,希望南阳卧龙区人民法院能顶住所谓的“压力”,公正办案,为了南阳清正廉明的法制环境,也为了法制中国避免再出现冤、假、错案!“

 

记者多方了解到,王清1982年出生于河南南阳,十余年前因“向南阳市181个政府部门申请信息公开”的壮举而名震全国。

 

胡温执政期间,温家宝提出“让政务公开在阳光下之下”的治理理念,在2008年5月1日推出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王清也因此开始了他对“政府信息公开”的思考与实施,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要求其依法公开本单位上年度“三公消费”信息,他曾一度被人怀疑为间谍。当时,他在官方眼中成了一个难以对付的“刁民”,却在老百姓心目中成了敢于监督政府的英雄。

 

王清的朋友称,他并不在乎官方称自己为“刁民”,他说,如果“刁民”能够在法律的范围内捍卫公民的尊严与权利,我愿意做一位“刁民”。

 

那时,王清似乎成了媒体的宠儿,《人民日报》等国内各大主流媒体相继对其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2009年网络公布的《2009十大公民》,王清与韩寒、艾未未、钟南山齐名。

 

王清、王聚才等四人到底是“敲诈勒索”的罪犯?还是因“打假”而触动了一些商家的利益被官方以“扫黑”的名义打击报复?

 

为此,记者采访了王清的同案,现已流亡到泰国的杨源林。

 

记者:杨先生你好,请你介绍一下你自己,以及你是怎么认识王清的,在你眼里他到底怎样的一个人好吗?

 

杨源林:好的

 

我叫杨源林,出生于1994年9月26日,家住山东省栖霞市苏家店镇,风电专业学校毕业,曾在血汗工厂富士康工作,后转入韩国LG工作。因家庭和个人经常会买到一些假冒伪劣的商品,并且经常碰到手机乱扣费、骗人广告等, 但随后越来越多针对食品安全问题报道层出不穷,其中对堪称起到断代工程的假疫苗事件,更加感到震惊与愤怒。父母因身体不好,经常在电视节目中看到一些广告,并大量购买一些所谓的“特效药、神药”结果几乎每次都上当受骗,但是这些节目不仅没有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查处,并且愈演愈烈。这让我觉得非常可怕。我想,如果这样全民造假的现象得不到制止,现在我的父母受害,将来受害的就是我的孩子。于是我便开始关注食品安全问题,在网上搜集学习相关的法律知识,学习分辨假冒伪劣产品的相关知识,从自己做起,拿起法律的武器,向那些危害人类健康的黑心商人发起挑战。

 

后来在网上搜索河南南阳王清因要求政府信息公开被当作间谍的新闻。看到各个媒体对王清的报道后,发现他在面对各种打击报复及被监视后,仍不屈不挠、不妥协,坚持推动社会进步的精神震撼了我,也更加坚定了我对打击假冒伪劣产品的信心。随后就通过网上公开的信息联系到了王清,希望可以向他他请教学习法律法规。王清很高兴的答应了我,因为他更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推进社会的进步行列中来。

 

结识王清后发现不光我一个人想向他请教学习,全国很多的人都曾跟他交流讨论过。但是王清也同时遭受巨大的精神压力,经常会有人打电话恐吓、威胁他。今天有人要报复他,明天公安、检察院、纪委要调查他,后天国家巡视组也要调查他,在受到各种威胁同时,精神压力特别大,因此王清患有抑郁症。

 

记者:你参与食品安全、及其他维权活动后,受到过来自于商家及官方的威胁吗?

 

杨源林:我曾在南阳也受到过威胁,因为我起诉南阳工商局不作为时,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就带着制假售假的不法商户在法院威胁恐吓我。2018年5月份曾起诉南阳交警二队行政乱作为,后法院判交警队败诉,动了当地政府和公安的奶酪(交通罚款处罚的财政收入十分惊人,而且存在乱执法等问题,实际上敛财居多,在中国有社会关系的人违法根本没人管)。交警败诉后交警队恼羞成怒,打电话威胁我,不得已我才离开南阳。并告诉他们应该通过正常的程序来处理此事。到现在此事也没有最终的处理结果。

 

记者:你有想到警察会抓捕王清等人吗?

 

杨源林:不知道。当时南阳交警队恐吓我,我很害怕就走了,告诉他们会用邮件的方式继续起诉他们。2018年9月份在途中通过网络消息才得知王清、陈强被以所谓的举报违法广告涉嫌敲诈勒索被抓,后王聚才、韩猛等人被南阳公安抓捕。

 

记者:王清他们四个被抓捕后,你作为同案南阳警方有没有找你?

 

杨源林:我先跑到泰国后,得知南阳公安发公告收集我的线索。我很害怕、恐惧不敢回国,签证到期后就流亡到老挝,并在老挝找了一份工作,2019年9月24日,两个河南警察带着老挝警察去找我,他们说是通过签证查到我在这里上班。随后我就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继续开始了流亡生活。

 

记者:后来南阳警方又找你了吗?

 

杨源林:后得知自称南阳公安的副局长直接去山东我家骗我父母说:他们只想搞王清,我回去按照他们说的做就没事。他们说可以让我取保候审。我知道他们是想骗我回去,他们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就关掉手机再也没跟任何人联系,一直在流亡中。

 

记者:你对官方以“敲诈勒索”的罪名审判王清、王聚才等四人有什么看法?

 

杨源林:南阳公安这是构陷!判他们有罪入狱是对王清、陈强、王聚才、韩猛等人的迫害,这是赤裸裸的公开利用公权力打击报复!

 

王清、陈强、王聚才、韩猛已被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一审非法判刑十四年、十二年、八年不等,并处罚金。判决书显示,王清他们四个被判刑全是按照笔录,笔录里没有任何威胁恐吓敲诈勒索商家的证据。判刑的理由全部是向工商局等部门投诉举报。但是工商局的人都已经证实所有人的投诉举报都是按照法律规定程序进行,而且经查证后所有的投诉举报全部属实。难道王清、王聚才他们四个按照法律程序投诉就是犯罪?

 

记者:你想对南阳公安办案人员说点什么吗?

 

杨源林:南阳公安龙升分局徐华远局长(据说已被调离原岗位)朱岩队长,你们利用公权力迫害、构陷王清、王聚才、陈强、韩猛等人的行为是非常无耻的!你们早晚会被送到历史的审判台上得到人民的审判!请你们停止迫害,无罪释放南阳王清、王聚才、陈强、韩猛!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王清、王聚才等被以“扫黑”的名义重判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