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甘肃武山县访民孙金秀出狱后其信访事项被违法终结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20410日,本网获悉:在官方宣布武肺人传人的前一天获释的甘肃省武山县城关镇访民孙金秀,这几天趁武肺疫情平稳之际,到天水市信访局、政法委上访,结果被告知其信访事项因在其服刑期间没有提起复查和复核,已经被终结。
信访是中国特色的一种权利救济渠道,说白了就是在司法不独立,公正难实现情况下,为了让很多含冤受屈的人,有一个麻醉式所谓救济途径,起到社会高压锅的减压阀的作用,其实能够实现权利救济的信访人寥若晨星。
201382日下午,孙金秀到府右街邮局准备给国家领导人邮寄上访信,结果在遭到盘查后,被一个警号为028910警察拖到摄像头盲区,该警察将其头摁在地上,跳起来用穿着大皮鞋的脚猛踩头部,导致其右耳听不见声音,右眼失明肿痛出血,并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下被扔在永定门的马路边。为此,孙金秀一直在执著地找北京公安督察讨说法,要求验伤、追责。
2014226日上午10点半左右,北京督察总队的郭强督察正式答复孙金秀,称经过前期调查,西城府右街派出所警察属正常执法,没有过错,府右街不允许上访,你们有肢体接触,我们愿意支付一部分医药费,现在督察总队的工作已经结束,没有书面结果。当孙金秀到督察总队提出质疑时,魏保军副总队长出来说,如果再找他,就会对孙金秀不利。
201710月初,武山县委常委林如海到孙金秀家中,做孙金秀妈妈的工作,说要解决孙金秀的信访问题,让其妈叫其回家。同时武山县公安局领导在电话里也给孙金秀承诺,说就在家呆十天,最多到月底,然后爱干啥干啥去,没人管。于是,孙金秀于1011日主动找到了在北京的武山公安,配合他们回到地方,没想到直接拉到公安局,刑警队把其强制到地下室强行照相后,强制到铁椅子上问讯问,然后以“涉嫌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起诉,因其开庭时态度不好,就又被加了一个“扰乱法庭秩序罪”,最后判刑两年三个月,直到2020119日刑满释放。据孙金秀说,其在庭审结束后,还遭到法警的暴力殴打。
既然信访是一个权利救济途径,而且也出台了信访条例,属于国务院的法规,应该有规范的程序,譬如孙金秀的情况,信访答复在其失去人身自由后,导致其未能及时性申请复查、复核,那么当恢复自由后,完全可以重新计算申请的时效,而且应该扣除疫情期间信访机关停摆的时间。
武山县政府以时效为由,终结孙金秀的信访事项,证明政府也没有真的让信访的救济渠道发挥应有的作用。
孙金秀电话:18393980259
甘肃武山县访民孙金秀出狱后其信访事项被违法终结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甘肃武山县访民孙金秀出狱后其信访事项被违法终结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