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肖太太要打官司 一

  我们一家是秋雨圣约教会的基督徒,转到教会的时间不是太久,却蒙受神大的恩典,有火炼的试炼到如今。
       从2018.12.9(二宝刚出生,马上我就要出月子)凌晨两点便衣大声敲我家门,没开,早上七点多被不明身份人士口头告知秋雨教会被取缔了开始,楼下门卫处自此有5个人,3个人,2个人一直跟踪监视我们一家,不论寒暑,不论节日过年,甚至瘟疫期间。这期间发生了很多奇葩故事:譬如只要与秋雨教会的一个人在一起聊天就会被阻拦、甚至带去衙门;我去学校上课,监视我的人坐在我教室隔壁;我们去基督徒朋友家吃饭,上门查身份证,没有任何手续私闯民宅进各个房间搜查;中秋节肖弟兄去大门口接朋友上门吃饭,马上就有人来我家里查朋友身份证……
      为什么被跟踪监视骚扰16个月,480天了(也就是我们教会王怡牧师和覃德富长老坐这么久监牢的时间,他们分别被判刑九年和四年,他们的太太和父母现在也处于比我级别高的监视中,没有自由)我才开始想起打官司呢?1.我太懒了,怕麻烦,怕家人朋友担心,但是一个大律师说过,明知道不能赢的官司,也要打,每个人都不打他们作恶不更肆无忌惮?2.确实是厌烦他们像苍蝇一样,如果我不再拿起法律武器,我怕我做出杨佳那样的行为来,就是血亲复仇,谁跟我我找谁。3.邪恶没有代价,是我精神上不能容忍的,至少我要努力过。我知道他们作恶的结局是灭亡,自父及子三四代,我希望他们能够悔改认罪。4.基督徒不是软弱可欺的,有人觉得小孩可怜,为了他们,算了。但是我不这么认为,我不争取,他们以后也会遭遇不公不义。我要维护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我要用我打官司的过程彰显黑暗。
       于是,肖太太要行动了,咨询了一些相关法律知识。
       今天好戏上场:
       1.今天上午11点10分出门,两个人尾随我和两个小孩,我就在离家200米远处停下大声质问他们为什么跟踪我,姓名,公务行为还是私人行为?什么都没有告诉,叶乃斌(他自己以前说他是战旗社区专门维稳的,每个社区有两个维稳人员,他守过法轮功,说像我们这种年轻的早就抓起来了,老的守到死)大气的甩下一句话,要投诉就投诉,要告就告,欢迎你投诉。
       2.打110,府南派出所“老熟人”警察到场,我要他们核实身份,要求做笔录,他们却把我和娃带到派出所说会处理,慢慢聊。车上问肖弟兄怎么样?娃娃这么大了?是啊,二宝从月子里到走到跑,见证了他们的知法犯法,体制的邪恶。
     3.到了府南衙门,到处是“老熟人”,接待的差役让我吃他们的饭,我不吃,吃人手短。我多次要求核实跟踪人员身份,要查出他们是公务行为还是私人行为,要求做笔录。他一看我是有备而来,在衙门办案中心甩下一句让我大跌眼镜的话:“不要讲法律,都是工作”,我说:“对于你们是工作,对于我是迫害”。他坚决不做笔录,也指示第二接待人不做笔录。
       4.我在派出所继续打110投诉接待警察,要求督查到场。
      5.衙门督查领导到来,了解了一下情况也不让做笔录。
      6.青羊区督查打来电话,询问我为什么跟踪我,是欠款?有纠纷?认识吗?我说没有,就是跟踪监视,他说别人又没有对你怎么样,再说我们国家没有跟踪的法律云云,不立案,就挂了。
     7.我出了派出所,那两个人继续尾随,还是甩来那句话,欢迎告我,你告撒。我在派出所几百米远打110,没有到场,再打,一个“老熟人”警察到了,说了一些套路话。
     求大家为我们一家代祷,求神预备合适的律师。求神在这个打关司的过程中赐我喜乐刚强,温柔坚定,求神赐我智慧和力量!
   (转为我们的代祷:自12.9之后被无理看守一年多,真是给人很大的搅扰,求主赐给我们里面的平安。求主使我们在受难周来默想主耶稣基督在这一周所走过的路程,祂为我们喝下苦杯,为我们承担人的羞辱和鞭打,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那些羞辱我们的,逼迫我们的人,他们所抵挡的,是天地的主,他们还不晓得这样做的严重后果。求主按祂旨意赐下审判,也赐下拯救。)
                               2020年4月8日晚
                                                肖太太
肖太太要打官司 一肖太太要打官司 一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肖太太要打官司 一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