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湖南政府隔夜强拆养猪场

民生观察2020年4月9日消息】本网获悉,3月31日,湖南新邵政府强拆一村民养猪场,拆除通知于30日晚上6点才发给村民,仅隔一夜时间,在31日早上7点政府即来强拆,完全没有给养殖户处理的时间及准备。由于毫无准备,强拆导致许多生猪被打伤,养殖户曾先生损失惨重。4月6日,曾先生找到法律人士咨询获悉,根据《畜牧法》、《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关于促进规模化畜禽养殖有关用地政策的通知》规定:“畜禽养殖用地实行分类管理,畜禽舍等生产设施及绿化隔离带用地,按照农用地管理,无需办理建设工程许可证”。据此,曾先生准备起诉当地政府。

曾先生反映,自己是地道的农民,为了解决生计问题,也为了响应政府鼓励致富的号召,近年来自己自谋生路,在湖南新邵筹建了一家养猪场。筹建这个养殖场,自己付出了很大的心血,期初由于缺乏资金,自己东挪西借多方筹资十余万,并开荒村里的闲置野地,经过数月开垦,最终建成一个拥有数百平米的生猪养殖场。能够顺利建场及经营多年,这在当时毫无疑问是得到了当地政府及周边群众的许可和支持的,否则是不可能兴土动工并发展壮大,更不可能存续至今。

猪场地处偏僻荒山,条件艰苦,开始我都是靠肩挑背抗搬来材料建造,平整场地我也是自己人工挖掘。创办养殖场多年,困难和付出可想而知。为了猪场的发展,我倾注了全部心血,也把亲朋好友的家当押了进来,年年借债,年年搞建设。为了扩大再生产,我前后投入房舍、猪栏、仓库、修路、绿化、通风及采暖等各项建设的费用高达数十万元。

正当我的养猪事业逐上规模,母猪越买越多,猪仔越产越多,肥猪出栏越来越多,眼看赢利在望,哪知道意想不到的厄运降临。2020年1月中旬,事前没有预兆,镇政府突然送来一纸通知:以猪场在禁养区为由,强令我自行处理存栏生猪并拆除所有猪栏。

简直难以置信,存续多年的养猪场,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禁养区?明明在政府允许之下建起来的猪场,怎么说拆就拆?不谈补偿只谈拆除,天底之下哪有这样的事情?投入这么大,损失怎么办?这么关键的问题能避而不谈吗?

到了2020年3月30日晚上6点,新邵县农业农村局再次下发通知,令我于2020年3月31日自行拆除,否则将予以强制拆除。

没有协商、不谈补偿,仅给了一夜时间就要强拆,让我完全没有时间和准备,这太不合理了。但是,政府说到做到,果真于2020年3月31日早上7点,出动镇村干部及未出示证件人员十余人,对我猪场旋即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暴力强拆,动用设备将我猪栏主要之处一一破坏,弄得一片狼藉。

不仅如此,强拆人员还使用棍棒将我的几十头生猪驱赶打伤,他们还生拉硬拽的拖住生猪的尾巴、耳朵、蹄子野蛮撕扯,导致许多生猪哀嚎不止,受惊拒食。

4月6日,我找到法律人士咨询获悉,根据《畜牧法》、《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关于促进规模化畜禽养殖有关用地政策的通知》规定:“畜禽养殖用地实行分类管理,畜禽舍等生产设施及绿化隔离带用地,按照农用地管理,无需办理建设工程许可证”。

据了解,近期各地掀起了一波强拆养猪场的浪潮,主要适用的就是“养猪场不环保,产生大量环境污染物,因此要予以强制拆除”的名义。国务院出台的行政法规《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对此作了规定。

第二十四条,对污染严重的畜禽养殖密集区域,市、县人民政府应当制定综合整治方案,采取组织建设畜禽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设施、有计划搬迁或者关闭畜禽养殖场所等措施,对畜禽养殖污染进行治理。

第二十五条,因畜牧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调整以及划定禁止养殖区域,或者因对污染严重的畜禽养殖密集区域进行综合整治,确需关闭或者搬迁现有畜禽养殖场所,致使畜禽养殖者遭受经济损失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依法予以补偿。据此,有关闭或搬迁就有补偿,仍是原则,补偿责任主体是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

曾先生认为,政府在一夜之间强拆了自己的养猪场,无论出于何种理由、名义,都不能在法外行事,都必须合情合理,必须严格依照法定的权限和程序实施相应的行政行为。政府集中、突击强拆养猪场可能是为了产业结构调整,但这不能成为其滥施行政违法的借口和理由。否则,权益人就有权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令政府为其肆意妄为付出法律上的代价。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湖南政府隔夜强拆养猪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