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谢显宁:恐惧

 谢显宁:恐惧
 
早上打开手机就看见几条短信。本来,“微信时代”大家已经不太使用短信,因为昨晚微信被疯(此处和下文的错别字皆属有意而为,形同被歹徒“逼良为娼”,原因“尽在不言中”。)朋友们发来短信表示安慰,令我甚是感动!从短信得知,昨天至少还有3位朋友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其中,老满兄“享受”的还是“永久疯号”。
 
同一个月里,这是第二次被疯了。想起来真想吼一声川骂:我……你的仙人板板!但是,骂谁呢?对方躲在无人知晓的地方,牌子看不见,阳光照不到。它们来无影去无踪,却能幽灵般随时随地在我们祖国游荡。只要被它认为“涉嫌”“违法”“违规”,即遭山屏jin疯,或者“四凌4”。其身手之快捷,连幽灵都自叹弗如!其行为之强势,连强人都无以自容!强人打抢,总是对着有几两银子的人家。被抢的人虽然无奈,好歹知道自己被打抢的原因。可这幽灵下手,却从不说理由,从不告诉你哪篇文章涉嫌“违法”、哪条帖子涉嫌“违规”。更不会告诉你违了什么法什么规,违了哪家的法哪家的规!
 
太TM霸道了,G-r-d!
 
想起来,其霸道恐怕也是一着“高棋”——它站在让你处于“违法”“违规”的高位,气焰万丈,居高临下一棒子把你打蒙,使你下意识地接受它的执法身份,甚至以为它就是“法”,就是“规”,它就是“国”的化身!而你真地违了“法”,违了“规”,成了TM的“戴罪之身”!
 
事实上也是。当被它们“四凌4”秒杀的时候,我们想得更多的,往往是怎么躲避,怎么不被它秒杀,反而少有考虑自己的文章本身实话实说“如假包赔”,转发的帖子世人皆知,昭然若揭。这强权蛮横,它知道我知道,它知道我知道它知道……。就像这次病毒之灾,吹哨人李文亮的帖子被疯ping禁山。明明是李医生在报警、想救人,结果大善之举反被冤打成“违法”“违规”,遭警方传唤训诫,被迫签字认“错”。假如不是毒魔疯狂,肆虐全球,以李医生34岁生命为代价的这桩冤案,不知会染红多少人的顶子?na粹假话重复千遍成为“真理”,鬼魅占据道德高地随便封任。真TMD岂有此理!
 
上次北风是3月5号,这次北风是昨晚3月31号。在此之前,曾产生过不看微信的想法。“微信时代”放弃微信,似乎矫情,或者“装逼”,都不是,原因主要有:
觉得微信信息庞杂老陈。如,前几天读到一条具有“轰动”效应的信息——“请辞资深教授,放弃院士待遇”(大意)——说的是武汉资深老教授、华中师大原校长章开沅先生,为了助力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5年前自愿请辞“资深教授”,放弃院士级待遇的感人事迹。发帖者在病毒逞凶,武汉首罹其难之际转发此文,估计意在彰显老先生高风亮节,使抗疫期间不上前线,渎职害人,追求享受的官员自愧形秽。但转发时不注明时间、来源,却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以为是章老先生针对疫情期间某些官员千夫所指的行为而特意采取的行动。
 
有的文章比这还要早,也不说明原作者、时间、来源,实在令人生厌。譬如,有人转发钱理群先生雄文:“老红味冰当zheng的担忧”,读来五味杂陈。但是,这篇文章是钱先生十来年前的旧作,当年碰巧读过。当时觉得,钱先生像是在说梦话。世界已经进入网络时代,谁会蠢到这步田地,怎么会有红味冰当zheng的忧虑呢?想必转发者赞叹钱先生“火眼金睛”,叹息先生“梦想成真”,痛心不已。但转发时不仅没有注明作者是钱理群教授,而且连原文写作时间都没有。
 
还有一篇退休上将刘亚洲还在成都空军任职时的讲话内容。这篇文章一段时间在微信广为转发,但转发时也没有注明时间地点,似乎刘上将在针砭时弊呢。
 
再则,微信上垃圾信息多。如,养生保健,岁月静好,欢呼庆贺……读得多了,发现喜好养生保健岁月静好的,其实往往不关心天天吸雾霾,吃污染食品。不在意自己出行难、养老难、看病难,孩子(孙子)上学难……对时刻损害着大众和自身的严重社会问题视而不见,或看在眼里却无动于衷。冷漠、麻木却以“超然物外”自诩。置身地沟油、瘦肉精大环境,却津津乐道于每天吃几滴醋几个苹果可以养生。为街边修了座豪华厕所欢呼感恩,却似乎不明白,在许多人买不起房子的时候,修再多豪华厕所都“然并卵”。
 
还有,微信还会吓人神经出窍——时不时有人会转发“枉信办”通知——某月某天某时,网jing将严加管制,凡发某种信息、某任情况的都要被删屏禁,甚至被“煽颠醉”……
 
当然,不上微信,肯定不会被删屏404,也不会遭受惊吓恐惧。但问题是,它们到底凭什么?我们难道没有权利?
 
就凭这点,4月3号解风后,老子还是要看微信、转微信、写微信,绝不放弃!
 
2020-04-01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谢显宁:恐惧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