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每周维权评论:湖北人的“英雄”桂冠与继续泛滥的地域歧视

特约评论员:王恤民
迄今为止,距离武汉奉旨突然封城已经两月有余,这座户籍人口900多万,流动人口500多万的贸易交通枢纽城市,至今仍然处于严厉管控状态。在三镇一望无际的钢筋水泥森林当中,矗立的每一栋居民楼,都已经形同外观各异的新式监狱。按照官方的安排,这种状态至少还要维持到48日。
210日,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将“英雄”的桂冠送与了湖北和武汉人民,310日,习近平亲临武汉这座疫情风暴的中心城市时,再度复述这种称谓。随着疫情的逐步好转,武汉依然处于封城状态,居民无法出门,只能网购蔬菜和生活用品,看病需要预约,市内交通也暂时无法恢复,据说贫困人群有低保补助,基本生活尚能解决,但不清楚是否老弱病残孕这些特殊人群都能得到特殊服务。复工复产方面,一般的工厂尚未开工,部分重点工程开始续建,除大型超市外,一般的商店和公司不许开业。
3月下旬开始,除武汉外湖北的其它城市次第进入“低风险”状态而实现基本解封,复工复产成为第一要务。除了大型餐饮场所和人流集聚的场所推迟开业之外,其它的行业都可以复工,不过,很多公司担心疫情反弹,慎重起见,依然处于观望状态,大街上行人和车辆寥寥。大批的湖北人在解封之际为了生存,再度背井离乡,然而,在前往外省时,却遭遇重重阻力和严重歧视,似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按照官方的通告,自325开始,武汉市之外的湖北人凭支付宝或者微信上“健康码”绿码即可前往外省。然而,上海警方一度将来自湖北的复工人员拒之门外,322日,腾讯视频、搜狐等媒体报道称广东佛山警察要将湖北女工一家5口强行带走隔离。最为引发民怨的是,江西九江警察跨省执法,拦截来自湖北黄冈的复工人员,在黄冈警察交涉的情况下,反被指为“李鬼”,对其大打出手。其后引发众怒,上万黄冈人越过障碍,与九江警方对峙,将警车掀翻。
“口里为湖北人加油,手里却拿着砖头”,已经成为近段时间很多省份对待湖北人的诡异态度。即便是“首善之区”的北京,也公然制定了歧视湖北人的政策。在湖北省防控指挥部的通告当中,虽然表明湖北人可以凭借绿码离鄂,但“北京除外”,显然,这是北京暂时拒绝接纳湖北人的原因所致。很多希望前往北京复工的湖北人即便手持绿码也无法进京。更为荒诞的是,即便你的目的地不是北京,也不能从北京路过,一名湖北的乘客买了武昌至廊坊北的火车票,结果在武昌就无法上车,不得不诉诸网络,该文的访问被屏蔽。
在方便湖北人复工的政策上,本不该“一国两制”,既然官方认定绿码可行,就应该全国各地一视同仁。种种迹象显示,北京正在行使特权,和其它省份对湖北人的政策不一样,一直将湖北人视为洪水猛兽。既然北京不信任湖北人,其它地方为何就非得信任?背后的逻辑非常清楚,歧视湖北人的不仅仅是上海人、广东人、江西人,更有北京人。
和几年前的驱逐“低端人口”政策一样,在疫情好转的情况下继续歧视湖北人可能并非北京官方的自选动作,或许得到了中共高层的支持,因为北京是首都,如云的高官在此工作与生活,需要采取更为严厉的防控措施。很多人推测,这或许就是对湖北人严防死守的原因。将健康的湖北人全部视为病毒,即使你手持绿码依然是巨大的“安全隐患”。
湖北的铁道部门之所以出售给湖北居民去京广上和其它省市的火车票,显然是认为符合政策的,然而,已经成功购票的湖北人却被拦截上车,这折射出专制体制下,特殊时期各个部门似乎更看重自己的利益,在处理这一问题上出现龃龉,这与平时的表现截然不同。平时,地方上各行其事,如果与中央政策不符,会很快受到制裁。但是目前一个宣称由最高领导“统一指挥、统一部署”的抗疫国度,竟然出现了这种自相矛盾的情景,让人不得不扼腕长叹。同样,江西警方对湖北人的绿码不认可,也显示出了地方政权的自私自利与反应过度。说明在危机来临时,统一的指挥和部署未必完全奏效。
各式各样的歧视令湖北人怒火中烧,在微信等自媒体平台上,一篇篇讨伐这类现象的檄文引发了湖北人的广泛共鸣,譬如,微信公众号“天方智库”上王志鹰的文章《不待见湖北的都倒霉了,善待湖北,收获善果》,得以迅疾传播和获得跟帖相挺。同时,也得到了部分非湖北籍人士的支持。在疫情面前,不少国人在自媒体和大众媒体高度管控、信息封锁、仍然有病毒恐惧、同时也不相信官方的疫情消停的说法。但是,也毫无道理把所有湖北人都当成病毒携带者。
在中共统治之下的今天,各种歧视已经泛滥成灾,除了地域歧视、健康歧视之外,还有阶层歧视、性别歧视、学历歧视、城乡歧视、民族歧视等等,可谓不一而足,许多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感受。一个高声称其提倡人人平等的政权,却时常在政策、法规、和执法层面有形无形地鼓励各种歧视性偏见和做法。专制体制下,信息封锁,媒体受到严格审查、宣传洗脑无孔不入,公民社会力量急剧削弱,不少人缺少独立思维判断能力,显然会造成缺乏科学依据的偏见、对特定群体的歧视泛滥。

湖北人遭遇歧视,很多时候可能不单单是外省人的个人行为,譬如说北京和江西,阻拦湖北人过境复工,明显是当地官方政策规定的结果。在“全国一盘棋”的战略部署之下,实现健康码互认并不困难,可是,湖北的绿码却备受冷诺。可见,不同层级和不同地方的统治者之间,也存在严重的互相不信任。
此次疫情中遭受重创的湖北人,一方面既然感受到了外省捐款捐物和无私援助的友善,又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歧视,有时候让人倍觉悲伤与凄凉。武汉作为已知的疫源地,之所以病毒泛滥并蔓延全国和全球,主要责任在官方和体制。为了防止病毒扩散,湖北人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中央应该尽力采取有效消除歧视的措施,推动各个省份和直辖市政府善待“英雄”的湖北人,在做好严格防控的同时,秉承平等、博爱的精神,为湖北人复工、享有其平等工作权和尊严、养家糊口提供保障,司法部门应该就政府机关、公司和其它机构的歧视行为依法追责。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每周维权评论:湖北人的“英雄”桂冠与继续泛滥的地域歧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