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陈平专访: 沉默十年后转发公开信 人心思稳变最大公约数 ?

日前,中国著名媒体人、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通过微信转发了一封要求召开中共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检讨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在舆论界引发关注和热议。陈平打破十年沉默,透过视频,在社交媒体Youtube上解释了转发这封信的缘由。本台记者王允就此对陈平做了专访。

记者:陈平先生,现在舆论界对您转发这封信的关注,甚至超过了作者本人,原因是什么?

陈平:主要原因是这封信代表了一种民意,而这种民意可能更代表了来自既得利益阶层的民意。

记者:外界对您在近日视频中的发言,主要有哪些不同的反馈?

陈平:这两天我越来越明显感觉到,有两种不同的反馈。一种是认同,因为我讲的主要是对于习近平自十八大上台以来所作所为、前因后果和内在逻辑的一种理解。

而且我也一直说,第一,变革一定是必然的,并且也正在到来;第二,这种变革我称之为是“稳变,”即在相对稳定状态下的一个变革。

但同时,我也成了被骂的对象,说我是给习近平、给中共洗地,说我晚节不保,这些意见就是非常极端的。某种程度上,它反映了希望是一种传统的、改朝换代式的,或者象法国大革命的心态。

记者:您是认同这封信的基本立场的,是这样吗?

陈平:对这封信,讲白了,我是没有观点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这封信提出来的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本身是不太可能发生的。现有的体制让它不太可能发生。

一般来说,由一个党的内部会议来解决纷争,或者解决领导人的去留,在某种程度上讲就是内部的政变。既然是内部政变,怎么会先到外面去呼吁呢?它应该是秘密进行的。

记者:我的问题集中于这封信的立场。你在视频中提到了这封信是最大公约数,反映了“人心思稳变”的政治立场,你是认同这种立场的吗?

陈平:对,我是认同这种立场的。为什么呢?从我本人来说,我是怕激进,我是希望稳。但我并不是既得利益者。大家可能知道,大约十年前,对阳光卫视在大陆的遭遇,我没有做妥协,实际上,我和这个体制从此就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由利益而产生的稳变的心态,我是没有的。

但是,如果你不考虑涉及到的广大阶层和方方面面的要素,中国大陆的变是不可能的。中国大陆有九千万党员,其中有至少七千万感觉到自己和这个体制是有利益关系的。同时,中国大陆第二个比较有力量的阶层是企业家阶层,这个阶层根据地在中国大陆, 当然他们希望中国大陆:第一,变好;第二,也希望权力受到制约。但所有这些,他们也希望别乱。

再说到美国,包括美国的政界、企业界和资本界,他们也是希望中国大陆向着普世价值的方向去接近,但也不要发生动乱。

记者:这封信主要诉求实际就是让习近平下台,但习近平下台能解决目前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吗?

陈平:习近平是下台、还是被迫发生转变,这两者的可能性都有。无论是下台,还是发生转变,这封信所揭示的民意的潜流,都让方方面面认识到,这个国家应该向什么方向走。

记者:您的意思是习近平还有可能进行民主转型,您怎么理解这种可能性?

陈平:不排除,当然很难。

记者:您这么说的依据是什么?

陈平:我的依据是,他是一个有梦的人。

记者:但他的这种梦,是乌托邦的梦,还是民主的梦呢?

陈平:梦是可以变的嘛。

记者:您和习近平、王岐山和任志强,多年前就认识。任志强因为涉嫌发表批评习近平的公开信而被警方拘押,根据您的消息,任志强现在到底怎么样?

陈平:总的来讲,有一点,我有自己的判断,任志强现在的处境不会太差。我相信习近平还不是毛泽东那样心狠手辣的人。但这并不是说我在给习近平洗地,在中国的道路选择上,我当然坚持,天下是中国人民的天下,是共和的国体,而不是党国的国体。

记者: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转自:RFA

Post Views: 3

赞过:

正在加载……

相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陈平专访: 沉默十年后转发公开信 人心思稳变最大公约数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