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家属接何观娇失败,疑似公安联手精神病院拘禁访民谋财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2041日,本网获悉:福州市晋安区的何水姑于325日得知姐姐被非法拘禁在精神病院的福州神康医院后,今天和大姐何二妹赶到神康医院,要求该精神病院放何观娇回家,但该院以必须由公安来人,或者结清费用为由,拒绝放人。向福州市110报警后,辖区新店镇派出所拒绝出警,导致解救失败。
今年已经54岁的何观娇,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因中越关系恶化而跟父母归国的侨民,无精神病史,却因为劳工权益和住房权利而上访维权,已经两次被非法拘禁在精神病院,还被强制性吃药。这一次从大年三十一直被非法拘禁至今,已整整三个多月!
2006年到2011年,何观娇分别在深圳市宝安区公明镇摩打制造厂和深圳市飞狮电子工业有限公司工作,因为长期接触有毒胶水,导致呼吸困难,多次昏倒,差一点死掉。何观娇多次要求用人单位调换工种被拒绝,加上得不到积极治疗,终失去劳动能力,被用人单位赶出厂门,到劳动仲裁部门要求进行工伤鉴定,被拒绝,遂开始了上访之路。
2019818日,正在深圳追索劳工权益的何观娇与家人失联,到“双十节”时,一个自称是深圳精神病医院的康宁医院的翟医生电话告知何水故,何观娇被深圳市公安送到该精神病院。后几经交涉,康宁精神病院医院直到20191221日才将何观娇放回福建福州。
由于何观娇在福州市晋安区新店镇横厝2420302(福州北郊华侨塑料二厂)的房屋又遭政府强拆,且没有得到政府的任何安置,一直借住在姐姐妹妹家中。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何观娇趁春节前乘车方便,遂于大年大年三十(武汉肺炎封城前一天)购买动车票,准备再次进京信访,却在福州市火车站遭绑架失踪。
今天上午9点多,何观娇的妹妹何水姑和大姐何二妹赶到福州神康医院后,根据此前联系的医生(电话18305971114)留下的电话,但该电话号码似乎已经将何水姑的号码设置了黑名单,连续拨打都一直处于“正在通话中”而无法接通。一个保安跟医院内部进行了联系,然而来了一位大约45岁左右的蔡医生,及一位30多岁的医院负责人。
蔡医生告诉何水姑,何观娇是福州市公安局火车站民警送来的。当何水姑问,医院对何观娇进行了哪些治疗?是否用药?蔡医生说只是观察治疗,有对何观娇用药。何水姑即然是观察治疗那为何要用药?蔡医生没有正面回答。当何水姑提出,要求医院给予何观娇被强制送到精神病院的手续,及相关材料时,那一位30多岁的医院负责人说,要么让公安来处理,要么结清何观娇在医院的费用,否则不可能放人。
无奈,何水姑只能拨打110报警,请求110出警到神康医院解救姐姐何观娇,福州110接警并问清情况后,指令福州市晋安区新店镇派出所处警,该派出所一位张姓民警用手机联系了何氏姐妹,得知姐妹俩就在医院门口后,拒绝出警处理。

由于交涉时间比较长,何水姑的情绪也比较激动,居然惊动了精神病院内三楼的何观娇。何观娇通过病房窗户,告诉医院大门口的妹妹和姐姐,大年三十那些实施绑架的人把她送进医院时,称是以无名氏,以1439的编号进医院的,目前住的床位是4539号。
将没有精神疾病的人,公安机关为了所谓的维稳,以公权力送精神病院关押吃药,福州公安的行为不仅违宪,也显然违反了《精神卫生法》的规定,而精神病院借机收取费用,显然有谋财之嫌。
下一步,何观娇的家人准备就福州市公安滥用职权践踏人权的违宪行为,向福建省公安厅、国家公安部投诉反映。
何水姑电话:14759111644
张警官电话:13905028535
福州市神康医院:18305971114
家属接何观娇失败,疑似公安联手精神病院拘禁访民谋财
家属接何观娇失败,疑似公安联手精神病院拘禁访民谋财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家属接何观娇失败,疑似公安联手精神病院拘禁访民谋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