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维权网特别报道:方斌、陈秋实、李泽华:“冠状病毒”疫情中的领先逆行者

作者:李纯风
中国内陆城市武汉,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而成为国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自从封城的那一刻起,市民的正常生活被彻底打乱,随着封控的不断升级,曾经人潮汹涌的都市迅速成为了一座大街小巷荒无人烟的鬼城。不计其数的人因为感染病毒而丧生,这些人当中,很大一部分并未进入官方统计的死亡数据。据作家方方在37日的日记当中透露,武汉宁波商会秘书长沈华强一家5口均被感染,27日,他与母亲同日去世,因为至死未确诊,所以无法进入官方统计序列。
然而,在哀鸿遍野,大多数人对这种病毒唯恐避之不及的情况下,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李泽华却逆疫而行,用视频零碎地记录下了发生在武汉这座城市的一幕幕场景。他们的报道内容与风格迥异于官方媒体,力求向观众和读者呈现疫情当中最真实的场景。然而,他们三人先后分别于26日、9日、26日在武汉失踪,迄今为止官方没有任何说法。
三人当中,方斌系武汉本地人,此前,因为信仰问题而成为相关部门的关注对象,即便不是疫情爆发,在平时的生活当中,方斌的言行也一样勇敢。在封城之初,因为武汉市内并未完全禁足,在大多数人足不出户的情况下,他奔赴武汉多个地方调查拍摄,其中包括收治感染者的医院和承担火化遗体任务的殡仪馆。
方斌所拍摄到的一段时长约40分钟的视频显示疫情的严重性,一家大型医院的门诊走廊人满为患,方斌在停泊的特种行业车辆内发现八具已被套上运尸袋的病患遗体,并且当时该车辆的侧拉门仍处于拉开状态,而工作人员正在医院内继续搬运尸体,从该视频透露的实际信息量来看情势令人触目惊心。这段视频曾被人们广为散发,方斌因此而迅速走红网络。
29日晚,方斌曾发出一段短视频,告诉外界警方已在他家门外,欲将其带走,随后方斌便与外界失联。方斌失踪后,有武汉网友曾尝试寻找其下落,可惜一无所获。因方斌一人在汉独居,家庭情况无人知晓,因此,到目前为止尚无渠道联络家属。在其失踪前几日,其实警方就已经多次拍门警告威胁过方斌。
比方斌失踪时间更早的陈秋实系一名律师和演说家,现年35岁,原籍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此前在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主要执业方向为知识产权、劳动法、争议解决。曾参与几十档电视与网络法律节目、综艺节目的录制,并在大陆70所高校进行巡回演讲。
陈秋实特立独行,拒绝与世俯仰。2017年,共青团中央将“五四优秀青年奖”授予中国大型女子偶像组合SNH48,陈秋实拍视频对此作出抨击。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后,陈秋实突破城市出入管制,在封城期间赶赴武汉,表示与武汉同胞共同进退,要将武汉的声音传递出去,并于次日凌晨赶往武汉中心医院实地探访。在失踪之前,方斌和陈秋实录制了几十个发自武汉的视频,这些未经官方审核、过滤的视频画面令人心碎,也令官方极度恼怒。
李泽华是继陈秋实和方斌之后,第三个被关注的涉及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在三人当中,他的年龄最小,现年仅25岁。不过,他有一段特殊的职业经历,那就是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过后曾在央视担任节目主持人。
在陈秋实和方斌失踪过后,李泽华继续采用陈秋实的报道方式讲述在武汉的所见所闻,他曾去过百步亭社区、武汉市殡仪馆、武昌火车站、P4实验室,期间曾被人尾随。失联之前,李泽华在入住的酒店通过网络直播称“我不愧于自己,不愧于我的父母,不愧于我的家庭,也不愧于我毕业的中国传媒大学,不愧于我学的传媒,不愧于这个国家!我没有做任何对国家不利的事情”,随后开门,直播中断,这被称之为他“最后的演讲”。
三位公民记者的失踪,显然是被警方控制的结果。当他们无法用视频为公众传播武汉的最新实况时,很多习惯于通过他们了解信息的人们感到不习惯的同时,对当局的这种行为义愤填膺。没有他们的日子,面对疫情,又恢复到只有一种声音的状态,那就是眼前耳畔充斥着官方的垄断宣传。武汉市民没有渠道传播自己真实的声音,唯有在副总理孙春兰视察时,无奈喊出了那句振聋发聩并余音不绝的“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这样的大实话。
38日上午,一段被称之为“生化级别大舔街”的短视频在湖北省内各大微信群和朋友圈当中疯传,视频当中,大批的消毒人员全副武装地拿着消毒工具如军人列队般沿着街面进行消杀,阵容强大,蔚为壮观。当时,嗅觉敏锐的人便推断,习近平可能将要亲赴武汉。果不其然,两天后的310日,习近平突然现身武汉街头,当他下车时,在地方官员的引导下,居民开窗一致向其问好,没有出现任何不和谐的杂音。然而,事后有人爆出,之所以不再重演孙春兰遭遇的那一幕,是因为每户居民家中都有两名警察值守,谁敢乱喊,将被立即抓捕。此举被市民再次奚落为“摆拍”,另外,习近平此行也被称之为“迟来的到访”。
公民记者的失踪牵动着千千万万人的心,一封题为“拯救独立记者陈秋实和勇敢武汉市民方斌”的请愿书于28日提交给美国白宫,并在白宫网站上征集签名,一旦在三十天内达到十万签名,就会获得白宫的官方回应。除此之外,大陆的知名格斗人士徐晓东则在一段YouTube视频中透露,这两人受到当地有关部门以“隔离”为借口的关押。
据大陆官方媒体报道,截止221日,全国因言论受罚的案件已有5511起。迄今为止,人权机构搜集的案例就有452个,这些案例绝大部分都被大陆媒体所报道,但未经独立核实。据报道,案件当事人大多数被行政拘留315天和强迫认罪,一些人还受到行政罚款、口头警告、教育训诫,有的甚至被刑事拘留。
从李文亮等医护人员因为发出疫情预警而遭武汉警方非法训诫,到三位公民记者的失踪,再度给这个宣称准备“依法治国”的国家新闻言论环境提供了最生动的注脚。相信在一党专制和权力定于一尊的情况下,这三位公民记者绝不是最后的因言受难者。冠状病毒肺炎肆虐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另一种病毒的无孔不入和对民众的戕害,那便是大陆官场所独有的“冠状病毒”,这种病毒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病。
维权网特别报道:方斌、陈秋实、李泽华:“冠状病毒”疫情中的领先逆行者
维权网特别报道:方斌、陈秋实、李泽华:“冠状病毒”疫情中的领先逆行者
维权网特别报道:方斌、陈秋实、李泽华:“冠状病毒”疫情中的领先逆行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维权网特别报道:方斌、陈秋实、李泽华:“冠状病毒”疫情中的领先逆行者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