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声援民主劳总:不向亲资政府乞怜,以抗议求得劳工尊严!

无需讨论文在寅在上任以前表明的态度、作出的承诺到底是真心实意还是空头支票,当我们看到韩国民主劳总的主席以“策划暴力非法集会”的罪名被逮捕的新闻,我们就知道了,这依旧是一个典型的、亲资本反劳工的资产阶级政府。

声援民主劳总:不向亲资政府乞怜,以抗议求得劳工尊严!
韩国民主劳总主席金明焕

“韩国民主劳总”,全称是“韩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是上世纪80年代以后,韩国各地工会为了与镇压工运的政府相抗衡,而自发组成的工会联盟。在1995年末正式成立以后,韩国大大小小企业的工会均由“民主劳总”率领发声。

声援民主劳总:不向亲资政府乞怜,以抗议求得劳工尊严!

2019年6月21日,韩国主席金明焕举行新闻发布会,谴责文在寅政府的劳工政策,当天便被逮捕。

2019年6月24日,“民主劳总”成员在总统办公室青瓦台前再次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在其主席被捕后举行大罢工的计划:公共部门的非正式工人将在7月3日举行他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之后将在7月18日举行全国性罢工。

声援民主劳总:不向亲资政府乞怜,以抗议求得劳工尊严!

是什么触怒了韩国劳工界?

除了逮捕主席金明焕,更重要的,恐怕是文在寅一直以来“只听雷声,不见雨点”的政治承诺。

他曾经承诺:到2020年,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0,000韩元(约合人民币59元),并将工时制度缩短到每周52小时。他甚至打出口号,要打造一个“尊重劳动的社会”。

确实,自从文在寅上任以来,韩国的最低工资标准已经提高了29%,从6472韩元增长到8350韩元(约合人民币49元)。

声援民主劳总:不向亲资政府乞怜,以抗议求得劳工尊严!

然而与此同时,该法案又偷梁换柱,把一些定期奖金和福利津贴也算成了最低工资的一部分——可谓精打细算、讨价还价,就是不让劳动人民真正受惠!

2015年,朴槿惠政府还承诺:到2020年,工人的年均工时要减少到1800小时。转眼间,号称“尊重劳动”的文在寅政府就全然忘记了,甚至还在《劳动基准法》中通过了一个置工人于水火的条款:延长某些岗位的工作时间到每周64小时,且不支付加班费,但累计每年不能超过6个月,美其名曰:灵活工时制。

64×4×6=1536(小时),嚯——1800小时的年均工时,显然是要落空了——这到底是尊重劳工,还是在出卖劳工??

政府出尔反尔,于是“民主劳总”又走上了抗议的道路。

今年3月和4月,“民主劳总”的领导人冲击了“灵活工时制”新条款的国会听证会,与警方发生了冲突,除金明焕外,另外三名劳工领袖因此被捕。

虽然金明焕很快就被保释出来了,但这并不是斗争的终点。恰恰是这一场抓捕,让“民主劳总”更加清醒了,一个幽灵般的声音回荡在空——

不要再沉浸于梦里,不要再沉浸于梦里!

这个打着“尊重劳动”之旗号的政府,只不过是披了羊皮的狼罢了!

相信它能够为劳工说话,简直是在相信麻雀也能开屏!

韩国人民要的,不是一个只说空话、乱做承诺的总统,而是一个真正代表劳动人民利益的坚强制度。

正如鲁迅所言,“被虐待的儿媳做了婆婆,仍然虐待儿媳;嫌恶学生的官吏,每是先前痛骂官吏的学生;现在压迫子女的,有时也就是十年前的家庭革命者。”

这是宿命论吗?

不是。

因为一个吃人的制度,不仅仅会吃掉被压迫者,还会吃掉压迫者:吃掉他们的良心,他们的过往,他们的理想……直到他们与这个制度完全融为一体。

在这个吃人的资本主义制度下,哪怕文在寅是人权律师出身,哪怕他曾经是学运领袖,哪怕他在特种部队训练过——作为个体,都敌不过把握着国家命脉的资本力量。

资本,才是真正的统治者,其他人,只不过是资本的傀儡和代理人,替它维护着整套不平等制度的运行,总统也是一样。

资本与劳工,是根本对立的。资本要存活,资本主义制度要存活,就必须保证剥削、必须损害劳工利益。

没有一个领袖或英雄能够护佑人民的一世平安、做劳动人民的救世主,只有人民自己可以。只有人民,才具有推翻吃人制度的能力。

声援团支持一切人民反压迫求民主的运动,更支持“民主劳总”为了劳工权益而进行的一波又一波抗议斗争——向勇于斗争者致敬!

希望各位左翼同志将这篇文章转给身边的朋友,让我们持续关注韩国工人的斗争,以斗争求取最后的胜利!

全文图片链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声援民主劳总:不向亲资政府乞怜,以抗议求得劳工尊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