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火神山滞留工人集体抗议

民生观察2020年3月21日消息】本网获悉,湖北经过近两个月的封城防疫,“武汉肺炎”疫情已经好转,截至3月19日,武汉市已出现零新增,其他市县已连续10多天零新增,除武汉市外的其他市县已经开始复工复产。在形势好转之际,滞留在武汉市的“火神”“雷神山”医院的建设者们却被“过河拆桥”,遭当局冷落“抛弃”。他们在3月14日结束了隔离期,现如今他们既不能出城返乡,也不能在武汉谋生,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局。3月17日,377名工人在隔离点集体抗议,向政府提出了两点诉求:一是希望可以尽快返乡开工,或是明确能返乡的时间;二是继续发放隔离期以外的补贴,不能无限期的滞留在武汉而又没有收入。

据武汉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1月24日,武汉市火神山医院开工,1月26日,雷神山医院开工。为了响应国家应急的号召,大量工人不顾个人安危,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应召而来;为了完成“中国速度”,早日救治新冠病患,工人们不辞劳苦的加班加点抢工建设,终于在10余天后建成了两家应急医院。

医院建成后,一些工人“卸甲归田”,他们有的返回老家接受隔离,有的服从安排留在了武汉市等待下一所医院的建设。在此过程中,“过河拆桥”式麻烦接踵而至。3月8日,湖北浠水县2名武汉火神山医院援建工作者返乡,被安排在当地一家宾馆集中隔离,镇政府按150元/天的标准收取了4200元集中隔离费。并且,由于两人是从疫情重灾区武汉返乡,浠水很多人都不让他们回家,说是回家后可能把病毒传播到家乡。最后,两人被要求在偏远的地方隔离,隔离期满后也不敢返回家中。

建筑工人王先生反映,自己从武汉“火神山”返乡后,询问了湖北浠水疫情防控指挥部的隔离要求,他们表示必须要自费隔离,收费标准本来是200元/天,经一番讨价还价后,变为150元/天。并且,隔离期结束后,还要视情况而定能否回家。王先生表示,当初应召去建设火神山医院,彼时我们被称为“英雄”受到褒扬,但是建设完成后我们就被人鄙视,甚至被一些地方政府和民众视为“瘟神”,处处为难,既要压榨我们的收入,还要抵制我们返乡。

完工返乡后,按照防控举措隔离也是应该的,但是当地干部却非要让我们“远处隔离”、自费隔离,我们赚的钱都不够支付隔离费用的,而且隔离结束后还未必能返回家中,因为左邻右舍都把我们当作“武汉肺炎”的携带者看待,唯恐避之不及,太让人心寒了。

与之对比的是:武汉江夏区乌龙泉街灵山村此前在安置雷神山医院建设者方面,做得就非常妥帖:有些建设者会被安置在酒店集中隔离,由医护人员定期检查;经专业检查没有感染症状者可根据个人意愿回家隔离;他们可以按300元/天的标准领取隔离补偿金;村委会还会安排专人给居家隔离的建设者家里送菜,并要求他们测量体温并上报。对比可以看出,差距不在于当地要花多少钱,而是让无症状的援建者居家隔离,这可是比强制在酒店集中隔离成本更低。主要差距,其实在于决策者的工作理念、工作方式,在于他们是否有“善待贡献者”的智慧与意识。

3月17日,从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撤下来的377名工人,在武汉市洪山区的一座活动板房隔离点集体抗议,工人反映,他们最晚一批撤出的22名工人于2月28日开始隔离。到3月14日,所有377名工人都已经隔离满了14天。隔离期满,武汉当局既不让他们离开武汉市(封城未结束),也不给于经济补助,让他们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

抗议过程中,工人们围住隔离点大门,不让工作人员进出,城建局、信访局的人也来了,但没能给出明确的结果,“只能再报到市政府,尽快出返乡方案,但是现在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武汉。”工人们向政府提出了两点诉求:一是希望可以尽快返乡开工,或是明确能返乡的时间;二是继续发放隔离期以外的补贴,不能无限期的滞留在武汉而又没有收入。

抗议工人张师傅说,我们现在一天的住宿费加上伙食费、医药费,至少要花掉一两百元钱,他听说武汉对滞留人员有一天300的补助,工人们给市长热线打电话申请,对方告诉他要通过社区登记,他找到社区,社区说他并不属于滞留人员的范畴,“必须要封城前到武汉的才算滞留人员。”火神山工人现在想回家,工友已至少有9人确诊,疑似患者也不少,损失太大,而且滞留武汉无法工作,生计已经为继。

有建设方领导指,工人们的不满情绪已经持续了好几天,甚至出现了有人负气损坏隔离点设施的现象。该领导称,已经给武汉政府各个部门沟通了,但现在还没有解决方案。目前,工人们最大的困难就是在隔离期满后没有收入,一些没有被集中隔离管理的工人选择在武汉寻找其他工作机会,武汉目前仍然在郊区建设方舱,但工人的需求量并不大,大部分人只能就无收入的等待。

关于建设者的隔离问题,起初规定是无需在武汉市隔离,可以返乡隔离。但是到了2月13日,湖南援建武汉火神山医院的工人中有两人返乡后确诊新冠肺炎。随后,新的政策马上出台,所有撤离出两山的工人们,一律不准返乡,统一在武汉隔离观察。

隔离期间,会给每个工人发放总额约5000元补贴,外地工人会增加几百块的返程交通补贴,直接打到工人提供的个人账户上,14天后,补贴停止。但是,3月14日,所有377名工人都已经隔离满了14天。隔离期满以后,武汉当局既不让他们离开武汉市(封城未结束),也不给于经济补助,让他们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窘境。

许多被困工友表示,在疫情突发之时,工人响应政府号召,召之即来,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部分工人甚至还感染了“武汉肺炎”。在疫情纾缓的今天,政府不能“过河拆桥”,不能陷入工人于进退两难之中,应给于被困城中的工人们续发补助,或者在体检健康的情况下予以放行,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了!

火神山滞留工人集体抗议

火神山滞留工人集体抗议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火神山滞留工人集体抗议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