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回归后最乱一天:陆空交通瘫痪警方出动装甲车滥捕大公报记者

8月5日相信是香港回归之后迄今最乱的一天,受到大罢工以及反送中示威者“不合作运动”和设置路障的影响,航空和路面以及地下铁的交通出现空前混乱。

包括天水围、屯门、大埔、荃湾、金钟、北角、铜锣湾、尖沙咀、旺角、黄大仙、深水埗等港九新界多个地区从5日中午前已经出现骚乱,警方在日头顶空下施放多枚催泪弹,示威者又在港九其他地区进行快闪和破坏活动,警方6日凌晨在旺角更首次出动装甲车“镇暴”,在深水埗的清场行动,警方明知对方是记者身份下,粗暴将一名大公报记者不由分说带返警署并指其袭警,但20分钟后被释放,当时有其他大批记者在外声援。

此外,在北角和荃湾新移民聚居的社区,分别有“白衣人”手持长棍向示威者叫嚣并追打,但由于他们势孤力薄,示威者反抗将他们击退,北角的“白衣人”在英皇道且战且退,退回内街一个外墙挂上“青年义工团”招牌的单位里面,其中一个身材肥胖理平头的大汉还声声不忿拿出菜刀在窗边向示威者对骂;而在荃湾,由于有示威者之前被至少三个“白衣人”袭击受伤,伤者伤口见骨怀疑被刀砍伤。根据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示威者找到并包围其中一个行凶者,将他痛打一顿。所谓的“白衣人”是对示威者动用私刑者的统称,他们当中有多人穿上其他颜色的衣服。

示威者在5日又再次做出让北京愤怒的象征性行动,在尖沙咀天星码头旁的“五支旗杆”,卸下一面五星红旗并丢进海港。这面旗一天前才被换上,取代早前被示威者丢进海港的一面。

在全日的抗争事件中,截至8月6日清晨6时,医管局辖下医院共接收41名伤者,当中两名男子情况严重、14人稳定、23人出院,余下两人未分类。

多个地区的抗争活动到了6日凌晨之后,仍未散退。在旺角有大批示威者包围当地的警署,到了凌晨2时30分,约300名警员身穿防暴装备,包括速龙小队人员,在旺角警署对开戒备,并沿弥敦道向尖沙咀方向进发。期间两辆外号称“锐武”装甲车亦有出动,尾随警员殿后,一直有闪着蓝红警示灯,未有响警号,但现场示威人士已快闪离开。

“锐武”装甲车由德国宾士车厂制造车身及其环境保护柴油引擎,法国则负责制造军警专用四轮驱动底盘,行驶速度比较旧款装甲车辆快速,而且防弹性能更佳,车的外层还可接通电流,防止示威者靠近或攀上。香港政府进口一共6辆,每辆价值600万港元,每辆可以运载包括驾驶员在内共10名人员。

在深水埗,警方在警署门外进行清场,并追赶示威者到内街,根据现场记者描述,其中一名摄影记者因为头部中了警方的催泪弹流血倒在地上,旁行的大公报记者眼见防暴警察即将践踏该倒地记者,于是用手阻挡警察,渠料有一名防暴警察粗暴用力紧箍大公报记者,将他扯走。当时他身穿等同记者制服的荧光背心,上面写着斗大的PRESS(新闻人员)字样,他又出示记者证证明身份,但警方仍不由分说将他带返深水埗警署,随行有大批记者声援,但遭到警察用棍威吓要他们离开警署门外。他当时高叫“你们看看,这就是警察执法的样子”。

大概20分钟后,大公报记者获得释放,在警署外告诉其他的记者,警方告诉他全是误会一场,并已向他道歉。

就深水埗大公报记者无理被捕一事,香港记者协会发表声明指出,记者当时穿上写有记者或PRESS字样的反光衣和头盔,并出示记者证,现场记者亦已相继证实该记者身分,但未获警员理会。事件反映有警员刻意用不同方式,包括武力,阻碍记者采访,及无理拘捕记者,严重践踏新闻自由。记协指,倘特首继续无视部份警员的滥权行为,任由他们践踏新闻自由,将严重破坏香港的国际地位,亦为政府与传媒之间,造成难以修补的裂痕。

从5日中午之前就开始的抗争行动,到了6日凌晨3时左右才告平息下来。这次名为“全港三罢、七区开花”的反政府运动,长达超过15小时,受到影响的地区和范围也是之前未有之广。最是反讽的,就是特首林郑月娥从7月22日在港人眼前“退隐”至8月5日才召开记者会,警告示威者越来越激烈的行为只会对香港造成“玉石具焚”。她选择在大罢工当天“复工”,结果当天的抗争却是越来越烈。

转自:RFI

Post Views: 145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回归后最乱一天:陆空交通瘫痪警方出动装甲车滥捕大公报记者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