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广东警方铺就寒冬,进步青年携手同行

编者按:
本学期开学以来,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先是注册受阻、再是会内会员频遭约谈,旋即关于马会属于非法组织的流言四起。立足工农、传播马主义的学生社团在中国马克思主义发源地屡遭打压,荒诞的事实使我们认清了北大党委内部分反动势力的真面目,更让我们警觉了国内某些名为真“马”、实为假“马”的破坏分子打压进步青年的别有用心。

“在黑暗的旧中国,地是黑沉沉的地、天是黑沉沉的天……“
《东方红》剧中的这句话,原本是要用以反衬工农群众当家作主的新中国的幸福——可魔幻般的是,在新中国建立后将近70年的今天,我们不得不怀疑,这描写的是不是今日的广东!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在改革开放桥头堡的深圳,实践着人生理想的进步青年于上月横遭厄运。我们得知,广东警方的阴云自11月起便笼罩在公益机构“青鹰梦工场”的上方,包括机构创始者贺鹏超和王相宜在内的多名公益人士于11月9日被广东警方秘密带走关押,直至今日广东警方仍然未曾给出任何合理答复。
但是青鹰梦工场是可怕的洪水猛兽吗?它不过是由青年学生扎根坪山,服务青年群体的社区公益机构而已,其中的创始人贺鹏超和王相宜在北大毕业后投身公益理想,立志推动社会进步,结果身陷囹圄,令人困惑又愤恨。
贺鹏超是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环境学院的博士毕业生,曾任北大山鹰社社长。曾经的他试图依靠团队的力量征服高山,可是当相关方面要求山鹰不再接纳北大工友时,他突然惊觉:这块黄土地原来也是这样陌生这样充满艰辛,从此立志公益,要为天下的打工者提供应得的帮助。
广东警方铺就寒冬,进步青年携手同行
王相宜与贺鹏超相识于山鹰,高远的理想、踏实的性情、为劳动者服务的情怀,两人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她说:“我们不活在云端之上的顶峰,我们终究活在脚下这片芸芸众生红尘滚滚的泥土里。”瘦弱的她与朋友们一起在北大工友之家、深圳青鹰梦工场帮助了一位又一位打工者。
即便是这样的两名青年,仍是被广东警方非法扣押着,非但未得到自由,甚至正蒙受着不白之冤。有消息称广东警方试图通过逼供等方式,以搜集贺鹏超相干的的违法“证据”,意在将其定罪为佳士工人斗争事件的背后主谋。
广东警方铺就寒冬,进步青年携手同行
主谋呵,主谋,这言辞听着多么的熟悉!今年年初广州读书会事件传出时,广东警方不也想把其中的郑永明定为主谋吗?熟悉的阴谋论,熟悉的别有用心!可是,佳士建会工人和其他声援人士合理合法维护工人权益有错吗?没有错!北大毕业生贺鹏超等进步青年开办公益机构服务外来务工人员有错吗?没有错!我们认为,正是因为没有他们坦坦荡荡、问心无愧,在法律上难以被追责,所以广东警方才要拿出“背后操纵者”这样一顶莫名其妙的帽子作为打压他们的证据材料。
除此之外,他们的手段远远比此前想象得更为复杂,他们带走机构其他工作人员、体罚被捕者,甚至是精神压迫……这些理应发生在百年前的场景在今天的广东复活了,难道广东警方不觉得自己滑稽吗?
作为实践马克思主义的学生团体,我们决不能接受这样颠倒黑白、罔顾事实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一方面,学长学姐奉献自我、走入工农的理想与勇气令我们敬佩,我们相信他们行得正、站得直,经得起人民的检验;另一方面,同为进步青年,我们本应互相声援。昨天有关注工农的马列社团活动受阻,今日可以有服务工人的公益机构被封闭,那么明天呢?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看着进步的青年们在北大、在广东遭到封杀吗?不,绝不能!
在此,北大马会的同学们一致要求广东警方:
1.立即释放包括贺鹏超、王相宜在内的所有支持工人维护权益的被捕人员,反对以莫须有的罪名迫害进步青年
2.尽快恢复青鹰梦工场的名誉,以消除相关人员被捕带来的负面影响。
3.深刻反思此前的政策方向,彻查广东省内存在着的违法企业,切实保障工人阶级的合法权益。
鲁迅先生说: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而这个时代下的我们,同样深知“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的深刻含义。
这两日的北京虽有大风冷气,但它扑不灭进步青年心中燃起的熊熊火焰,更不可能把正义与良知都冻毙在风雪之中。我们相信,无论是北大党委,还是广东警方,任何压迫青年学生、打击正义人士的团体和行径都会被人民群众所牢记,它们都逃不过来自历史的审判!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广东警方铺就寒冬,进步青年携手同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