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公民的身份、民间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被羁押和强迫失踪的劳工和工运人士

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被羁押和强迫失踪的劳工和工运人士

August 7, 2019       Comments Off on 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被羁押和强迫失踪的劳工和工运人士

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被羁押和强迫失踪的劳工和工运人士

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被羁押和强迫失踪的劳工和工运人士

——对劳工权利的持续镇压再次显赫中国政府自称“保护生存权和发展权之楷模”的虚伪和荒谬

(English version)

(中国人权捍卫者――2019年7月25日)在深圳镇压佳士工人罢工一年后,中国政府继续迫害工人、劳工组织和劳工维权人士。 自2018年7月27日当局首度羁押佳士科技工厂的抗争工人及其支持者以来,政府便加紧了打压劳工运动,并对佳士罢工事件以外的人员,包含工厂工人、工运人士、研究人员、非政府组织工作者、社工,以及社群媒体编辑等人,进行羁押与骚扰。中国政府再次显示,对于劳工的社会经济权利,包括劳工争取平等工资、安全工作环境或独立工会的权利的保护缺失,当局没有诚意听取工人的诉求并改革现行政策和政府行为。 反之, 中国政府将劳工组织者和那些支持劳工的公民视为眼中钉,加以严厉惩罚或者禁止他们发声。

中国的发展模式不断深化社会经济的不平等,引发社会不满。中国许多城市近年来不断发生工人罢工和游行抗议,其诉求是改善工作环境和提供社会保障。当局对这些抗争活动的镇压,对劳工组织者、维权人士和公民记者的迫害,以成为其自称的的所谓“中国模式”之一部分。中国政府仍在国际舞台上竭力推销这一模式。2019年7月10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了一项中国政府牵头的决议,该项决议试图以发展为名削弱对普遍人权的保障。这项决议再次排除了国际上已普遍接受的,即 “不能以发展为由来削弱人权”的准则。

近年来,劳工组织和维权人士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打压,包括2015至2016年在广东番禹打工族服务部被逮捕并被定罪的非政府组织工作者,以及被监禁的劳工维权人士刘少明。 佳士罢工事件中被指控领导或组织罢工的工人遭遇失踪或拘留,甚至其他未参与佳士罢工的劳工维权人士也遭到羁押。

CHRD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被羁押的劳工权益运动人士。这些人都是被任意羁押的,因为当局是为了压制他们和平行使集会权、言论自由和组建独立工会的自由结社权利,而羁押了这些人。强迫失踪违反了中国刑法准则和国际人权标准。被羁押者被剥夺了获得公正审判和法律辩护的权利,那些被迫失踪的人面临遭受酷刑的危险。

佳士工厂工人因维权而被逮捕

去年夏天被佳士科技厂解雇的劳工因试图组建工会进行抗争,有数十名工人和一名支持劳工运动的学生遭到深圳警方拘留。一年后,其中四名工人— 李展、刘鹏华、米久平和余俊聪仍被拘留。接下来7月27日的突袭行动中,警方拘留了深圳打工者中心的工作人员-付常国。

工人们曾试图组织工会,并就工厂恶劣的工作条件问题进行罢工;他们指控,公司肆意改动工作表来限制他们每月的工资、低报工资以减少社会保险和住房基金的缴纳,制定了一个任意罚款制度,泄露员工身份信息,非法建立员工黑名单,以及侵犯工人的隐私等。

但中国官方媒体却将整个劳工抗争描绘为一个受到海外资助的“非法”非政府组织所策划的行动,而不去改善工人面临的恶劣工作条件。

联合国六位独立专家,根据CHRD年初所提交了一份申请,于2019年5月共同致信中国政府,严重关切这五名劳工人士遭遇的长期羁押、被拒绝与律师会面,以及傅长国目前仍行踪不明的情况。

  • 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被羁押和强迫失踪的劳工和工运人士
    从左至右:李展、刘鹏华、米久平,余俊聪和付常国

学生声援佳士罢工行动被认定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佳士工人筹组工会的努力吸引了许多在校学生或刚毕业的精英大学毕业生的注意,他们组织并前往深圳支持佳士工人的罢工,以协助他们进行维权。但官方将学生声援行动视为一个严重威胁,无视学生们对捍卫佳士工人权利的温和要求,以及许多学生过去参与了许多马克思社会主义的校园活动。北京大学的党委书记竟声称,有一个“非法组织”渗透到了大学,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这是政府常用的伎俩,试图抹黑所有反对歧视性的或社会不公平政策的地面行动者。截止到今年三月,至少有23名学生或应届毕业生仍然处于失踪或羁押状态。

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被羁押和强迫失踪的劳工和工运人士
岳昕

2018年8月,警方首先针对深圳一栋公寓里暂住的学生们进行突袭。随后的几个月里,警察拘捕并造成数十名学生和毕业生的失踪。在8月份的突袭中被拘留的四位主要组织者,如北京大学毕业生岳昕、顾家悦、中山大学毕业生沈梦雨和南京农业大学毕业生郑永明,至今仍然与外界失去联系。2018年12月,这四位学生出现在一段自白视频中,这段视频由官方在校园里传播、用来警告学生停止相关行动。我们无法得知这些学生的下落以及他们面临怎样的遭遇。他们很可能遭到刑囚或强迫在镜头前认罪。11月,警方又逮捕并秘密拘禁了超过12名学生,其中包括从北京大学校园绑架的学生张圣业。对学生/毕业生的抓捕一直持续到12月和今年1月。其中,活跃于北京大学马克思社会主义学会的学生,如邱占萱和展振振也因庆祝毛泽东诞辰被拘留。

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被羁押和强迫失踪的劳工和工运人士
张治儒

镇压升级:劳工权利NGO工作者在今年一月被抓捕

2019年1月20日,深圳警方拘留了5名非政府组织工人,进一步加大了打击力度。被抓捕的有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主任张治儒,、两名前工作人员简辉、宋佳慧,以及深圳迪威信工厂的前员工、劳工维权人士吴贵军,还有何远程—原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法律助理,曾任《集体谈判论坛》编辑。除简辉以外,其他人都被羁押在广东。简辉在被带到深圳之前是在湖南被抓捕的。

2月26日至27日间,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罪名,正式逮捕了这五人。这五人都被关押在深圳市宝安区拘留所。

他们接触律师的机会收到严重限制:3月份,当局拒绝了吴贵军的律师探访的请求,但此后获准進行两次会面。简辉已会见了他的律师两次,张治儒也会见了他的律师两次,最近一次是在7月4日,尽管前几次请求会面都被拒绝。

虽然羁押的时间点以及对他们的刑事指控似乎是一致的,但仍不清楚这五位的案件是否有关联。其中三人似乎与春风中心有关联,但警方曾询问何远程有关2014年的集体行动。简辉也被询问到关于春风中心的问题,包括其资金来源,以及张治儒的角色。

网媒编辑因报道农民工抗争而被拘留并失踪

有几位努力引起人们关注劳动权益的公民记者被当局锁定为打压目标。三名经营在线独立媒体平台――《新生代》(iLabour)的维权人士,被警方抓走后遭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惩罚,宛如人间蒸发。

对这三位人士的羁押很可能是为了报复他们报道湖南尘肺工人的境况和抗争。过去20年来,这些湖南打工者在深圳工厂打工期间因吸入粉尘而导致尘肺病。深圳警方于2019年1月8日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拘留了《新生代》主编杨郑君,并于2月6日将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3月20日警方又抓捕了他的同事柯成冰和危志立,随后于4月19日也遭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这三位网络媒体人于2013年建立了《新生代》独立网路平台,通过报道与劳工有关的故事和新闻,提高人们对劳动权利问题的意识。该平台发布的文章由包括学者和工运人士在内的特约作家撰写,分享劳动人权的倡议经验,并提供一个劳动权益的咨询平台。

当局对这三位人士的家属施加压力,要求他们解雇自己聘请的律师,并强迫被羁押者“解雇”或“拒绝”让律师代理他们案件。危志立的妻子郑楚然(又名大兔)是一位知名的中国女权人士,她经常在网上公开谈论危的案件,因此她也遭受了官方人士不断的骚扰和压制。

  • 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被羁押和强迫失踪的劳工和工运人士
    从左至右:柯成冰、危志立、杨郑君

对社会工作者的打压仍在继续

2019年5月8日这天,有三个城市的警察同步拘捕了三名从事关注农民工和就业问题的社会工作者,这显然是一次警方的协同突袭行动。

清华大学博士后的梁自存,同时也是 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志工,他在广州的家中被警方拘捕。警方查扣了他的个人电脑、电话,并且带他到办公室去查扣了他的工作电脑。深圳市龙华区「清湖社区学堂」的主任李长江,当天也被警方带走。北京警方在冷泉“希望社区”办公室抓捕了李大君,查扣其电脑、电话等物资。2011年,李大君在北京成立了希望中心以帮助农民工子女入学获得教育。

这三个组织与当地政府部门都有所联系,甚至他们当中有些人的公益行动还曾被管媒报导。因此,当局的打压目标似乎是针对关注劳工权益的研究人员、非政府组织和社会工作者的,因为他们帮助工人了解和保障他们自己的权利。这三名劳工人士面临的刑事指控和具体下落尚不可得知。

  • 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被羁押和强迫失踪的劳工和工运人士
    梁自存(左)、李长江(中)、李大君(右)

广东警方于6月19日从河源市华登玩具有限公司工厂抓捕了劳工维权人士凌建华(又名凌浩波),第二天以不明罪名将他处以刑事拘留。他目前被关押在广东河源市拘留中心。凌原籍湖北随州,近几年来一直在广东生活与工作。

凌的推特号为@52ling。此前,凌浩波因为声援邓传彬,并在推特发布邓案的相关消息,于5月29日被广州白云区公安分局传唤。邓传斌(又名晃晃)因5月在天安门30周年前夕在网上发布“把酒六四”酒瓶商标图案遭到刑事拘留。被警方传唤后,凌浩波曾返回湖北随州老家。6月14日凌回到广州住所后被房东告知:已应警察要求注销其门卡,强迫其搬迁。凌于6月17日到河源工厂上班,19日被警方带走后失联。后确认被刑事拘留。家人获准见到过凌,但是迫于压力不敢发声。

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被羁押和强迫失踪的劳工和工运人士
凌建华

中国工人和劳动权利倡导者要求工人得到公平的工资和劳动安全保护以及合法工伤赔偿,却遭到中国政府持续不断的高压迫害,这是对中国共产党声称自己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和“保护“社会经济权利(诸如“吃饭权”、“生存权”)的“楷模”的巨大讽刺。仅仅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政府对劳工运动的镇压,包括劳工组织和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遭到监禁或被噤声,这一恶劣现状再提醒公众和良心界以及国际人权界必须为他们大声疾呼,追究中国当局迫害劳工和劳工权倡导者的责任。

Contacts 

Renee Xia, Director (Mandarin, English), +1 863 866 1012 reneexia[at]nchrd.org, Follow on Twitter: @ReneeXiaCHRD

Frances Eve, Deputy Director of Research (English), +1 661 240 9177 franceseve[at]nchrd.org, Follow on Twitter: @FrancesEveCHRD

Back to Top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权公民网 » 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被羁押和强迫失踪的劳工和工运人士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